放棄外商工作、重考大學負債百萬...一個醫生的告白:即使讀名校,未來也不會從天而降

撰文者讀者投稿
一個提供讀者朋友分享投資理財心得的園地。
放棄外商工作、重考大學負債百萬...一個醫生的告白:即使讀名校,未來也不會從天而降

如果你頂著名校研究所畢業的學歷光環、外商工作的光鮮經歷,當內心開始對眼前的工作感到索然無味時,你是否有勇氣順從內心的呼喚,讓一切歸零,重新設定你的人生?希望牙醫「賴容易」的真實故事,能給你掌握自己人生的勇氣。

在念台大之前,賴容易人如其名,人生過得很容易:念明星私立高中,成績名列前茅,念書對他來說容易得很。

說起來,他人生的失意是從進了台大開始

「台大是優等生吃優等生的世界,我則是在食物鏈的最底層。」
椰林大道的椰子樹像把利刃,一刀一刀地削掉他的自信。來自全台灣的考試高手,在這裡比劃大腦、寧靜又激烈的智商戰爭。
「上了大學後,我發現大人都在騙人。什麼考上大學,人生就有出路,你要什麼都有...這都是騙人的。你要的東西根本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賴容易考上台大土木系後,從天上掉下來的並非有求必應、事事如意的聚寶盆,而是「挫折」。「我們班上有些人是考試怪物,不管老師怎麼考,都能考90幾分。至於我,每次考卷發下來後,我只能寫好名字,再把題目抄3遍。」
「為什麼要把題目抄3遍?」我摸不著頭緒。

為了禮貌,也為了給自己留點顏面,他只好抄寫題目混時間,等時間差不多,就交卷。昔日的考試神童嘗到了墊底的滋味。「因為看不懂題目啊!」他放大音量,委屈地訴說著當年的尷尬。「整張考卷我只會寫名字,但如果只寫名字,1分鐘就交卷了,這樣不太好吧...。」

當了一輩子的優等生,念台大時卻差點被二一,「我以前覺得成績不好的人,一定是不努力,我不相信有拚命念書卻念不好這種事,來台大後我才知道,真的有『不會』跟『不懂』這種事。」要資優的他承認自己大腦不如人很難,只好用「很混」來掩蓋「很笨」。

「我每天7點半就出門,假裝去上課,卻是躲進師大附近的漫畫店,看到5點回家。我很早就體驗過中年失業不敢回家的心情,我是班上的邊緣人。」
「為什麼不去上課?」多簡單的問題。
「去了,也聽不懂。」多哀傷的答案。
痛苦了2年,大三時,他竟突然開竅了。「土壤力學」這門課讓他找回成就感,他賣力暑修被當掉的學分,在老天保佑下,準時畢了業。

接著他天天苦讀,考上台大土木研究所榜首。沒有人相信他會是榜首,連他自己也不太相信。

畢業後,他進了日商,公司負責在幫台灣蓋高鐵。

「蓋高鐵耶!很好玩吧?你的工作內容是什麼?」我莫名地興奮起來。
「也沒什麼啊,公司要我畫圖我就畫圖,要我改圖我就改圖,要我吃大便,我就吃大便。」

這句回答聽起來像是沒有經過思索,卻藏著工作的真相。職場上,本來就是主管要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去做。階層與食物鏈從學校來到了職場,人吃人、人指揮人的關係,還是沒變。

學霸出了校園,身價卻沒有超車太多

假設書念不好的魯蛇月薪3萬元,那他這個學霸的月薪是5萬,這多出來的2萬塊,是給從幼稚園優秀到研究所,又乖又聰明寶寶的犒賞,似乎有點少、有點心酸。

「我的工作內容很無聊。鐵軌旁有小水溝,我負責水溝蓋的配筋,比如鋼筋要怎麼彎、放在什麼位置。我每天都在處理這些事情。」
「聽起來很專業啊。」我說。
他不置可否。「不過是公司裡的小螺絲釘,換誰來做都可以。那時我想著:我做這種工作,有誰會記得?有誰會得到幸福嗎?水溝蓋又不是非得用鋼筋製成,拿草蓆去蓋也可以啊。有人會知道有一個葫仔(台語),用他的青春在這邊畫圖嗎?」他故意用台灣國語的語氣,搞笑似的說著無奈。

日復一日是穩定,卻也是種難耐,端看你怎麼想。

當難耐到極點,生命就會自己找出路,而出路的亮光往往藏在不經意的小地方,勾住你的魂魄,讓你如聽見魔笛的聲音,不顧一切地去冒險。

賴容易生命的亮光,原來藏在醫院裡

某次,他陪媽媽到醫院探望朋友,一旁等病床的人,正痛苦地哀哀叫著。他看著有那麼多人需要幫忙、需要治療、需要幸福,突然覺得「醫生」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
「我決定重考大學,去念醫學院!但我騙我媽說是要考公職。」他嘻嘻笑著說。

辭掉穩妥的工作,重考大學,這是一個賭注。「離職後,我每天都很茫然,常常問自己這樣是對的嗎?」所謂「勇敢」不是不害怕,而是就算恐懼到發抖,也想這樣做。

重考的補習費很貴,要20幾萬元。他沒有錢去補習,只能去重慶南路買參考書,自己念。念書的地點當然要挑不花錢的圖書館,從2月拚到6月。

媽媽始終被蒙在鼓裡,直到准考證寄到了家裡——某日他回到家,看到有封信放在桌上,信封被拆開了。

「誰拆的?這麼沒有禮貌。」他心想。
「你要去考大學喔?」媽媽語氣溫和地問。
「嘿啊,考考看。」愈嚴重的事情,往往需要更淡定的語氣來掩蓋。
媽媽沒有責備,只說出:「好啦,你想做什麼就去做。」有一種母愛叫做「你做什麼都支持」。

放榜後,賴容易考上了牙醫系,是班上年紀第二大的學生。一學期的學費將近8萬,只能靠助學貸款。畢業時,他負債了100多萬,生活費則靠家教。圓夢的代價,別人往往看不到。

如今的他已是一名資深的牙醫師,我問他:「當醫生開心嗎?是你當時想的那樣嗎?你過得好嗎?」人性害怕改變,卻總想走捷徑,期待在別人的故事中,占卜自己的未來。

「面對患者,看到患者從不舒服變成很OK,讓我很有成就感。患者給了我許多很好的回饋,而在幫助別人之餘,我還得到不錯的薪水,很開心。」我看見他的眼中透出了好不容易才捉住的光亮。

賴容易的人生一路走來並不容易。他決定歸零再出發,重新設定人生,靠的不是每天感嘆和後悔,而是以勇氣與行動力去修正過去的難堪與蒼白。

只要你想重來,不管幾歲都可再出發。唯有「歸零」,才可以開創新局,請勇敢吃下這碗圓夢的「龜零膏」。

賴容易的圓夢「龜零膏」

一、分析情勢,決定賽局
想當醫生的方式有2種:一種是考學士後西醫,一種是參加大學指考。

學士後西醫的名額少,報考者素質高。相形之下,指考有1,000多個名額,雖然有11萬人報名,但真正強的競爭者並不多,因此他選擇參加指考。他挑了一個有利於自己勝出的戰場。

二、設定目標,對自己下狠手
「我每天都設定了讀書進度,如果沒有達到,中午只能去超商吃便當,限定自己在10分鐘內吃完,不能浪費時間。若有達到目標,我就去餐廳吃飯。」賴容易說。每天在圖書館從早上9點念書到晚上10點,沒有假日。賴容易的重考必上心法: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三、不管別人的耳語,給自己一次機會
考上牙醫時,爸爸和奶奶都反對他去註冊,覺得土木研究所畢業的他,工作收入5萬多很不錯了,加上都畢業了這麼多年,這時候才換跑道,引來家人們的質疑:「這樣子,過去那些年不是都浪費了嗎?醫生的月收入有很高嗎?」他不聽雜音,繼續往前走,不管是誰都無法阻止。他只想給自己一次機會,而對於過去的辛苦,他心甘情願。

「如果我沒有去重考,也許這輩子就一直在處理水溝上面的鋼筋。」

賴容易的心情,一如美國詩人佛羅斯特的〈未走之路〉(The Road Not Taken)這首詩所描寫的:
「在某個地方,在很久很久以後;曾有兩條小路在樹林中分手,我選了一條人跡稀少的行走,結果後來的一切都截然不同。」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