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終究落幕,從國家關係布局匯率方向

美中之外,歐洲也難搞

 美中之外,歐洲也難搞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基本大勢已定,由民主黨拜登當選美國第46任總統,川普雖然不服氣地提出驗票及選舉無效等訴訟,但國際上大致也都已承認拜登為美國未來政治領袖。在如此一大事件解決後,隨著不確定性消弭,大家總算可回歸金融市場,選前大家一直熱烈討論的,「誰選上會漲、誰選上會跌」的言論都已平息,從台灣時間11月4日開票,盤中激烈對抗、川普搖擺州領先,拜登翻盤,市場幾乎都給予正面反應,美國總統不會希望美國經濟變差,基本上無論誰上都可消除所謂的不確定性,而要避開選舉波動的早已避開,這些避開的資金都是潛在買盤,都在等待選後回歸市場。

接著市場該關注的就是未來的政策發展,可以期待選前一直卡關的新一輪刺激法案能否順利出台,以及聯準會的態度、資產配置都是關注重點,11月5日聯準會利率決策維持基準利率在0~0.25%,前瞻指引與購債計畫皆未改變,預期低利率政策在未來兩年不易轉向。美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客座講師王友民說,聯準會理應會專注在失業率上,並配合政府貫徹弱勢美元,藉由壓低美元來拓展出口、推動經濟。

國際關係牽動匯率變化

不過,隨著時序已進入11月份,艱辛的2020年終於僅餘不到兩個月時間就要結束,王友民說,是時候放眼2021年了!美國總統換人當,新任總統的態度將攸關全球政經局勢,各國關係可能會有新的布局,對各國的匯率會有直接影響,這當中尤其值得留意的就是英國,英國已於今年1月31日正式退出歐盟,接著進入所謂的「脫歐過渡期」,至12月31日結束,而英鎊及歐元都是國際主要貨幣,匯率勢必有波動。

不少意見都認為,歐盟主要倚賴幾個核心成員去支撐經濟,英國雖然不在歐元區,但也得出手救助那些陷入債務危機的盟友們,因此脫歐可以讓英國拋開這爛攤子,也能擁有獨立的政治經濟自主權,更能依照自身狀況調整貨幣政策,不再受到歐盟牽制;王友民認為,英國政府接下來該做的,就是要拚出口,想盡辦法壓低英鎊,讓英國產品變得便宜、更有競爭力,把Jaguar、Land Rover汽車推廣到全世界,讓英國人有工作、有收入,大家都來買英國的東西,英國經濟自然會回溫;王友民說,英國不妨學學日本灑錢,同樣都是島國且有工業基礎,能夠把英鎊壓多低就壓多低,東西便宜好用,別人自然就會來買,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中國的東西便宜好用,就算有簽協議、有簽合作,歐洲人還是去買中國的東西,因此,脫歐、壓低英鎊都是英國未來發展主軸。

至於歐洲?歐洲需要復原,歐洲基本上最大就是文化資產了,最好其他國家來歐洲消費時,能夠多付一點錢,2020年因為疫情,歐洲觀光整個墜入谷底,2021年如果疫情可控,能夠恢復觀光,希望大家能多消費,歐元貴一點,大家買東西多換一點歐元,讓歐洲經濟能夠復甦;綜上所述,大方向來看,明年有機會看到歐元走強,英鎊、美元則走弱。

回歸實務面操作,匯率都是相對的概念,無論英鎊還是歐元都是以美元做基準,投資上可以採取做多歐元、做空英鎊的策略組合,美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更提供了廣泛的金融工具供投資人運用,除了基本的歐元、英鎊期貨外,也有微型歐元、微型英鎊以及期權等商品。

了解更多投資走向>>>

延伸閱讀
美元指數不斷破底的隱憂與機會
交易避險兩相宜,淺談外匯選擇權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