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破爛紡織廠,扭轉成10兆企業》巴菲特50年合夥人,教會他的3件事:戒貪、勇氣及遠見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從破爛紡織廠,扭轉成10兆企業》巴菲特50年合夥人,教會他的3件事:戒貪、勇氣及遠見

用什麼方法,能把一個破敗紡織廠,打造成資產達新台幣10兆元的企業帝國?華倫.巴菲特主持的波克夏公司,用50年的時間,告訴世人答案:1條電話線。沒錯,這條電話線的一端,是在美國中西部小城奧馬哈掌舵的巴菲特,另一端是長住在洛杉磯的二當家查理.蒙格。

巴菲特與蒙格,兩人相距2,500公里,不常見面、興趣相異,不靠祖蔭,也沒有歃血為盟的換帖拜把儀式,憑著一身的本事及獨到的眼光,靠著電話溝通,讓46年前破敗的波克夏紡織廠脫胎換骨,成為資產價值10兆元的企業帝國、史上效率最高的賺錢機器。

因此,如果奧馬哈是波克夏真正的總部,那麼在洛杉磯市中心的蒙格辦公室,就是另一個隱形的總部、腦力及智慧的中心。每當巴菲特碰到難題,「幫我接查理!」電話通常就會撥向洛杉磯這頭。巴菲特說,因為蒙格,「讓我從猩猩進化到人類,如果我不認識他,我會比現在窮得多!」

如果夥伴關係,是由一連串的「給」與「受」組成,那麼,在巴菲特從「猩猩」到「股神」的進化過程中,蒙格這個亦師亦友的夥伴,給了他3個最重要的人生禮物:戒貪、勇氣及遠見。協助巴菲特克服了所有投資人可能都會犯的貪婪、恐懼及短視的壞毛病,逐漸邁向不凡,讓巴菲特說出「我對查理的感激,無以言表!」的肺腑之言。

第1樣禮物:戒貪

雖然惺惺相惜,但一開始,蒙格的投資思維,卻帶給巴菲特相當大的衝擊,因為「蒙格主義」衝撞的是他最尊敬的恩師班傑明.葛拉漢。身為首席高徒,巴菲特一直謹守葛拉漢學派崇尚的「菸屁股哲學」──再好的標的,一定要等價錢低到不能再低的程度,才能買進,出脫時才能大撈一票,「菸屁股哲學」的背後,其實是貪念作祟。但蒙格始終反對這種「撿便宜貨」的哲學,他認為,只要謹守「安全邊際」原則,平價的好貨,比便宜的爛貨,更值得投資!要擴張,就必須找到價格合適的「偉大企業」。

而美國股市,在1970年代的頭2年,也因為中產階級大量興起,欣欣向榮,連家庭主婦上理髮院也是滿口股票經,一點也不像恩師所言危機重重。巴菲特不得不承認,蒙格「把我從葛拉漢的局限理論中拉了出來,這是股強大的力量,他擴大了我的視野」。

像打通任督二脈一樣,巴菲特戒掉「菸屁股」的習慣之後,波克夏規模開始快速成長,50年來,巴菲特口中會下金蛋的金雞,包括:喜詩糖果、可口可樂、箭牌口香糖及至最近的柏林頓鐵路運輸公司(BNSF),都不是菸屁股股票。「追求價值而非價格」這個概念,成為波克夏文化的基石。

第2樣禮物:勇氣

巴菲特自傳《雪球》的作者施洛德(Alice Schroeder)認為,外表樂觀的巴菲特,在個性上有先天的缺點,他「害怕衝突,閃躲是他的本能,如果有人像母親那樣對他發作,他會像貓一樣溜走!」反觀蒙格,博學及法律世家的背景,他常說:「凡事一定要反過來想!反過來想!」練就一身反骨及對權威說「NO」的勇氣及能力,在處理經營上的紛爭時,適時補足巴菲特的缺點。

最經典的戰役,就是「所羅門醜聞」事件,波克夏靠著蒙格,度過了公司成立以來的最大危機。巴菲特站上國會作證,原本預期的嚴厲拷問,在開誠布公表現下,竟成為企業道德的典範。每年波克夏股東年會,幾乎都會將這段播放一次,提醒大家「不能讓公司賠上一絲一毫聲譽」的堅持。

第3樣禮物:遠見

在兩人合作的後期,東方勢力開始在全球投資市場快速崛起,醉心中華文化及儒家思想的蒙格,成為波克夏帝國東擴的引路人,特別是中國及南韓。最轟動的戰役,就是在蒙格主導下,波克夏買進中國電動車先驅比亞迪近10%的股份,在股神的加持下,比亞迪股價一度衝高到港幣84元,蒙格更被巴菲特戲稱為「比亞迪先生」。

一路以來,面對詭譎多變的資本市場及人事浮沉,蒙格總是一貫用最基本、最老派的態度應對。他說:「非常慶幸能當巴菲特的夥伴,他賺錢不是為了炫耀,只是靜靜的將波克夏經營成巨人,大家一定會記得,波克夏是用不一樣的方法經營企業,最後讓股東也享受非常好的報酬!」

蒙格一再提及自己對東方文化那種勤奮樸實的嚮往,更說他的基本理路,與孔子思想並無二致,殊不知,他跟巴菲特的夥伴關係,是在君臣父子五倫關係之外的新血統,50多年的夥伴關係,用財富當舞台,把「友直、友諒、友多聞」這個大同世界的理想,在充滿不完美的資本主義世界中,具體實踐了出來。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