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薪水是算在公司的營業成本」數字當溝通語言,打造人人懂財報的好公司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你的薪水是算在公司的營業成本」數字當溝通語言,打造人人懂財報的好公司

沒有數字觀念,是接觸次數不夠
有人會說,我們公司屬於中小企業,員工都沒有高學歷,基礎已經不好了,還要他們培養出判讀數字的能力,根本是異想天開。

如果經營者有這種想法,就是在侮辱自家員工。公司的數字與學歷無關。每個人只要多加練習,都可以成為數字專家。

其實人的大腦沒有太大的差異。以電腦來說,硬碟的容量大家都一樣。不管是東大生或國中畢業、老闆或一般員工,大家頭腦的性能都相差不遠。

差別在於裝在硬碟內的資料量,以及把資料組合加工的能力。電腦也是一樣,只要它擁有夠多的資料量,再加上可以加工的程式,就可以得出較為正確的解答。

幸好,資料量與加工技術都是後天可以增加的部分。資料量就是「知識」。學習越多就增加越多。另一方面,加工技術則是與「經驗」的量成正比。只要不斷增加各種經驗,就能累積出許多模式,知道「這時候應該怎麼做」,有辦法處理各種資料。

東大生頭腦好是因為他讀了很多書,腦中塞滿知識。而經營者比員工更容易看出本質問題,是因為他擁有各種經驗。即使是學歷較低的一般員工,只要努力學習累積經驗,大家都可以擁有和國立大學生、公司老闆一樣的能力。

數字也是一樣。員工對數字感到不在行,並不是他的能力不夠,而是接觸次數不夠。只要把判讀數字的方法作為知識教導員工,增加他接觸數字的次數,每個人解讀數字的能力(錢意識)都會變強,與學歷無關。

我們公司就有一個現成的例子,就是我高中時期的學長以及學弟,飛山尚毅部長與大森隆宏部長。

飛山他的數學成績完全不行,進公司後也是靠著毅力往上爬。他在樂清事業確實留下不少功績,但一轉到專門處理數字的經營支援事業,他就沒轍了。武藏野的公司政策有提到,經營支援事業部長級以上的人,必須具備能夠檢視長期事業計畫書的講師的程度。而飛山離當講師的水準還很遠。

畢竟,飛山從樂清事業異動到這裡之前,從未看過財務報表。異動後,他才第一次聽過「資產負債表」這個東西,還一臉認真的問:「是我在樂清做的BS(S尺寸的除塵紙)嗎?」

大森學弟也不遑多讓。雖然大森念理組,對於數字不會感到害怕,但因為知識與經驗不足,所以看不懂財報。我們經營支援事業有一項業務,是在客人參與製作營運計畫書的集訓時,我們得知他們的下一期的教育預算後,跟他們提議:「我們還有這樣的研習課程喔。」但是這場集訓中,大森直到最後一天才出現。在製作經營計畫書時,被客人問到「這個數字代表什麼意思?」時,還閃躲不願回答,而且逃離現場。

飛山與大森都是聽到數字的「數」這個字就拔腿就跑的人。武藏野的員工多多少少都有這種傾向,只是這兩個人的腳程特別快。

即使如此,這兩個人現在都對數字很在行,足以擔綱檢查講師的角色。就連飛山現在都當上了「經營者必用軟體(製作經營計畫所使用的原創軟體)」的講師,表現得可圈可點。

這兩人的數字判讀能力變強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增加了知識與次數。公司的政策是員工只要學習與記帳、財報相關的知識,在外頭補習的費用由公司全額負擔。大森就是這樣學會所有相關的知識。

為了增加練習次數,我強迫他們要擔任檢查講師。半期當2次講師,並參加事前讀書會2次,可累計4次經驗。很多員工都因此成長了。只要有正確的方法,誰都可以成為數字高手。

把數字當全公司共通的語言與工具
接著,我要介紹幾個教導員工數字觀念時的訣竅。

首先,不可以用概念教他。我在小學低年級的時候,還不會從1數到100。數到10或20還可以,但到了70、80左右,便失去現實的想像,腦袋突然當機。基於這個經驗的反省,我教我女兒數數時,是用硬幣來教她。我先準備10枚1元硬幣、2枚5元硬幣、10枚10元硬幣,以及2枚50元硬幣,用不同的硬幣組合1到100的數字給她看。透過眼睛看得見的具體工具教學,女兒很快就學會1到100的組合方式。

一開始,她幾乎是用硬背的方式記下來,但沒多久她就找出規律性,可以運用自如了。後來我甚至拿出100元硬幣和500元硬幣、千元鈔票,問她:「1240元怎麼湊?」她也可以輕鬆的找出答案。

對剛開始學習數字的我來說,沒辦法跳過具體的事物,一開始就透過抽象的概念來理解數字。人無法理解無法具體想像的事物。即使有必要理解抽象的概念,也要先了解具體的例子,再從中導出抽象的概念。

在教導員工與公司相關的數字時也是一樣,不能硬要他死背帳簿上的概念,應該要從與員工工作具體相關的事物教起,像是:
「你的薪水是算在基本開銷,也就是營業成本裡面。」
「那個材料如果你用高10%的價格購入的話,利益會變這樣。」

員工教育需要用到全公司共通的語言以及共通的工具。

在理解某個概念時,用日文與英文,或其他外國的語言傳達時,會因為傳達的方式與解釋方法不同,而產生微妙的誤差。數字也是一樣。如果不使用公司統一的語言,放任大家各自解釋的話,很容易產生誤解或誤差。在武藏野,即使是一般員工也要接受管理遊戲(MG)的訓練。管理遊戲會把會計用語用英文縮寫表示,像營業額用「PQ」,毛利用「MQ」等。由於全體員工都要接受訓練,所以員工之間會用「PQ大概多少」等用語溝通。P是price(價格),Q是quantity(數量),M則是 margin(利潤),不用記這麼多也沒關係。我們平常用國語溝通,也不代表我們都理解每個單字的緣由。與數字相關的簡稱也一樣,緣由只是次要,最重要的是使用共通的語言。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