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搶衛生紙到499之亂,台灣「低端經濟」警訊:再有錢,你現在都不該去買車買房

撰文者讀者投稿
一個提供讀者朋友分享投資理財心得的園地。

海嘯和火山爆發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它們來之前的訊號,沒有人看得出來或是沒人把它當一回事。

我有個朋友,去年花錢買了一堆生財器具,準備轉做小吃,沒想到才做不到一個月就宣告失敗。

後來,他上網把那些生財設備拍賣,結果不到幾天,就來了一堆人,死纏爛打地要求降價,甚至已經把切菜機和磨豆機都搬到貨車上了,還苦苦哀求再降個300元也好。

更誇張的是,他原本買了一袋紙杯,本來以為賣不了多少錢,心想如再無人問津就直接丟掉。 沒想到,某天來了一個女大生,她說自己不想繼續讀書了,立志要賣飲料,但她的創業預算只有2千元。她的計劃是把木板拖盤二端綁了繩子掛在脖子上,把自製的飲料放在上面,再到商圈附近沿街叫賣。

因此,她寧可坐捷運再轉公車,再走路到我朋友那個鳥不生蛋的倉庫,就只為了300元的一袋紙杯。

我朋友聽了她這般苦心的故事,就只收她200元。她卻拿了東西付了錢,就頭也不回地跑走,似乎覺得他收200元,還算賣貴了,有點不高興。

後來,他跟我說了這些怪現象,我聽了鐵青著臉跟他說,台灣應該要發生趨勢大轉折了。

在資本市場中,趨勢的轉折前會出現許多訊號。

有些是假訊號,有些是無效訊號。

但從我朋友的這個大家搶著賤買生財設備訊號,再加上台灣人搶衛生紙和怒排499事件,再到這幾天郭董的減資和FII在陸股掛牌,即使降低募資額度也非掛不可,這都讓我覺得,這些訊號的真實和有效性,高到令我感到毛骨悚然。

有人說,那些搶衛生紙和499的人是太閒,時間成本太低,機會成本也幾乎等於零,才會花那麼多時間和心力去幹這種驚天動地的事。

老實說,如果這是單一事件,那麼我也會從時間成本和機會成本去分析這些人的想法。

但從年初到現在的一連串詭異現象,再加上主計處公布的CPI數據,還有每隔一段時間就爆發餐飲業倒閉或欠薪的新聞,此外,再看看那些野狗比人還多的夜市,每走幾步就有一間的夾娃娃機,詹宏志不敵免運費割喉戰,無奈讓商店街下櫃,還有,即使通膨加劇,錢放在銀行已變成實質負利率,央行還是硬頸說不升息。

這些訊號像骨牌一樣,一張接一張地翻牌向上,我認為絕不是巧合,更不會是景氣繁榮的正向訊號。

有人說,現在走的是「末端經濟」,因為大家不敢投資,沒錢投資,寧可花少到可憐的成本,去賺那些連三餐都餵不飽自己的微利。

就像那位輟學卻只準備2千元創業賣飲料的女大生;就像那些也想做小吃,卻到處殺價找便宜再便宜二手餐飲設備的低端人士;就像那些不想請店員的夾娃娃店老闆;就像那些寧可排隊排到滿頭大汗血糖過低血壓升高,甚至情緒崩潰的閒閒老百姓。

然而,我卻認為,這種氛圍和市場訊號想告訴我們的是,這不是末端經濟,卻有可能是「低端經濟」的起始點。

「低端經濟」是要比「末端經濟」還可怕的經濟停滯和退縮現象。

如果景氣仍有循環動能,末端也只是一個循環的谷底,接下來再苦再慘也總有一天,會走到向上循環的周期。

但是,「低端經濟」走的是整體國家或經濟圈的向下降級,往下跳到下一層區間,可能花很長的時間在低端打底,卻一直在地上爬,再也站不起來。

例如,生產力下滑,因為,人口红利(demographic dividend)早就是鬼故事,台灣老年化和少子化,加上就業人口外移,未來不但沒有紅利,還可能變成人口負債,因為,老人佔比愈來愈高,會耗掉其他仍可生產的青壯和年輕人資源。

例如,投資萎縮,外資因為美國升息早晚逃之夭夭,熱錢當然也因為美國縮表和貨幣緊縮政策,加上台灣利息太低,沒有利差可賺,儘管它來和我們搞的不是一夜情,但也不會是一世情,哪裡有利就到哪去和人家山盟海誓。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