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開發市場多的是價格被低估的好股票!8類型股票常遭冷落,「愈沒人愛愈好」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已開發市場多的是價格被低估的好股票!8類型股票常遭冷落,「愈沒人愛愈好」

已開發市場的做多好點子
已開發國家中,頂尖投資人特別留意以下類型的股票:
1. 冷門股。
2. 負面情緒股。
3. 特定類型的新上市股。
4. 新趨勢和事件帶來的機會。
5. 來自正確人士的建議。
6. 有觸動事件(catalysts)刺激的股票。
7. 從股價指數剔除的採樣股。
8. 其他各種機會。

以下將詳盡討論這8 項類別的每一項。這些股票為什麼傾向於被訂價錯誤或價值低估,會解釋得很清楚。

冷門股
一位炙手可熱的頂尖投資人喜歡在冷門股中抓魚,這些股票是人們不談論、在媒體上不受關注、分析師也懶得理會的股票。由於普遍沒人感興趣,這種股票傾向於被訂價錯誤。但要注意一件事,訂價錯誤意味著冷門股的價值遭到低估的可能性和高估的可能性一樣高。因此,投資人在這個領域必須謹慎行事。

為了找到冷門股,可以注意明顯沒人感興趣的跡象,例如沒有分析師做研究和機構投資人持股少的股票。如果想要更有針對性的尋找,可以從下面所說的4 類冷門股中的一類公司著手,並以分析師研究少和機構投資人持股少的形式,確認投資人對它們的確不感興趣。

1. 沉悶和不合潮流的股票
許多人認為,投資魅力股可以獲得不錯(或可觀)的利得。相較之下,沉悶和不合潮流的公司讓人大打哈欠。因此,一般投資人喜愛魅力股的大起大落,並且避開無聊的企業。這種偏差為聰明的投資人製造了機會。更具體的說,5類股票因為被認為枯燥、陷入困境或不合潮流,往往提供了投資機會:

①企業形象黯淡或不受歡迎:許多投資人不注意(以及分析師很少推薦)形象有問題的公司。以下是兩類這種企業:

➊在低迷、骯髒和令人不快的領域經營的公司:根據林區和約翰.奈夫(JohnNeff)的說法,這些企業的例子有:
◎殯葬業:儘管好幾個世紀以來殯葬業沒有太大的變化、儘管極少新進業者(殯葬業不是熱門的職業),以及儘管顧客不太可能討價還價(出於對已故至親的尊重),殯葬業卻被認為是低迷的產業。林區在《彼得林區選股策略》(One Up on Wall Street)一書中說,他一直很喜歡的股票之一是殯葬服務業者國際服務公司(Service Corporation International),1980 年到1990 年間獲利約1,000%。

◎活躍在有毒廢棄物和垃圾業中的公司:被認為從事的是骯髒的產業。例如,林區管理麥哲倫基金(Magellan Fund)時,買了廢棄物管理公司(WasteManagement, Inc.),後來上漲百倍之多。

◎以令人厭惡的原材料製造產品的公司:林區舉出的一個例子是艾維洛丁(Envirodyne),這家公司在1985 年收購居於領導地位的一家腸道副產品製造商,並於這筆交易後3 年內成了十倍股(ten bagger)。

➋不負社會責任的企業:一些機構投資人被禁止(且其他許多投資人不想)投資於生產武器和香菸等「不道德」商品的企業。

②低成長產業中的公司:很少人知道萎縮中或低成長產業的公司可以是獲利的投資。傑瑞米.席格爾(Jeremy Siegel)的研究發現,受冷落的低成長產業存在巨大的潛力。事實上,1957 年到2007 年間,能源和鐵路等不斷萎縮的產業中,許多股票的表現遠遠勝過標準普爾500 指數(以下簡稱「標普500指數」,S&P 500)的漲幅。

③名稱枯燥或可笑的公司:林區承認,每當他看到名稱枯燥或可笑的公司(如沛普男孩(Pep Boys)),他會更仔細了解。導致這些股票價值低估的原因,通常不是說公司有可笑的名稱是明智之舉—因為壞名稱實際上是行銷不良的跡象—而是多數人(特別是專業投資人)不希望和聽起來可笑的公司沾上邊。

④無趣的老牌企業:例如菲利普.嘉瑞特(Philip Carret)喜歡自來水廠和橋梁興建企業。

⑤預期成長相對偏低的便宜股:奈夫認為,即使成長預期偏低的公司股價非常便宜,市場也會系統性地冷落它們。這些類型的股票,最佳的風險-報酬回報(risk-return payoff)往往可見於結合以下特徵的公司:
➊成長不疾不徐,預期未來5 年的盈餘將以每年約7% 的速度成長。
➋估值低,公司的本益比相對於本益成長比(PEG ratio)低於市場本益成長比的一半。
➌股利不錯。
➍單季盈餘不斷成長的業績紀錄引人注目。

2. 資訊很少或很複雜的公司
大多數投資人和專業人士都不想花心思探討那些很難分析或者可靠資訊相對較少的公司。這些股票乏人問津往往導致訂價錯誤,而且多花些心力,尋找沒有勇氣深入挖掘的人所忽視的隱藏資產,所獲得的報酬可能很高。賽斯.克拉爾曼(Seth Klarman)和坦伯頓等頂尖投資人都特地尋找這些具挑戰性的股票。

例如,在1960 年代,由於日本的會計規則不透明,投資人傾向於避開那個國家。坦伯頓認為這給了不厭其煩去了解隱藏性資產和負債的人(包括他自己)大好的機會。另一個絕佳的例子,是1980 年代中期坦伯頓投資墨西哥電信(Teléfonos de Mexico)。這在《坦伯頓投資法則》一書有提到。坦伯頓確信這家公司的數字不可靠,所以大費周章地計算這個國家的電話數量。把這個數字乘以適用費率,結果發現市場大大低估該公司的價值。

3. 小公司
「在小型股的領域找到便宜股(以及因此價格過高的股票),機會顯然更大,因為有更多的股票可選,也因為比較小型的股票更有可能較少人分析,因此更有可能訂價錯誤。」—喬爾.葛林布萊特(Joel Greenblatt),《打敗大盤的獲利公式》(The Little Book That Beats The Market)

有人認為,小型股的世界比大型股空間更具吸引力,因為小型股有更大的成長空間。例如,小公司較不可能有處於成熟或衰退階段的產品。它們還被認為有更大的空間,可以從學習提高效率。

雖然這乍看之下有道理,但是用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可能會對「更大的成長空間」這個論調,打上一個很大的問號。事實上,一家大公司通常可以視為由一群規模小得多的業務單位構成的整合性事業體,每個業務單位各有顯著的成長空間。因此,幾乎沒有理由相信許多小型股,會比一組大型股(也可視為由小型股世界所組成)成長得快。(本文摘自《超額報酬:向全球頂尖投資大師學習如何打敗大盤》第一篇)

博客來購買連結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