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基金被坑殺 你還願意相信投信?

撰文者李柏鋒
從最新的財經時事和民生政策出發,從中發掘正確的投資與理財觀念,並且以統計數據為基礎,即使是小資族,也能擁有投資理財自主權,決策可以有所依據,而不是人云亦云。 作者為台灣大學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經營USA STOCK的美股投資部落格,討論指數投資、價值投資等各種投資哲學與資產配置方法,目前為PTT全方位理財規劃顧問討論板以及海外投資板兩個板的板主。
▲過去台股行情火熱時,證券營業員每天忙下單的情景已不復見
▲過去台股行情火熱時,證券營業員每天忙下單的情景已不復見
圖片放大

民國99年9月9日,生產太陽能轉換器的盈正,以每股185元的承銷價上櫃掛牌交易,一開盤就站上500元。幾天後,同月的16日創下歷史天價,來到每股565元。但是10月15日,卻是以腰斬的每股265元收盤;兩年後的現在,股價更是只剩不到一成,只有每股40元左右。公司發行股票,原本的用意應該是籌資,但是在盈正身上,卻只看到炒作和投機。

因為盈正上櫃後股價的暴漲、暴跌,以及各種交易異常,促使櫃買中心不得不加強市場的監控和管理,除了提出「盈正條款」,也主動對投信的交易進行查核,根據事證,先由金管會在100年3月對13家投信業者開罰。

投資決策毫無根據
經理人態度比散戶還不認真

我們以「金管證投罰字第1000008286號」對安泰投信的開罰事由為例,金管會主要是認為該公司「所引用之投資分析報告,未具體敘明估算營收、EPS及建議買進價格之計算依據、合理基礎及根據。」,因此處以24萬元罰鍰。其他的投信受罰事由也大同小異,只是情節輕重不同。

簡單來說,就是這些投信公司在投資決策上毫無根據,看到分析報告上的「明牌」就輕率跟進,不但態度上比散戶還不認真,更不知道專業能力在何處?

其實投信公司買股票也是一窩蜂。安泰投信在11月1日發表的聲明指出:「ING安泰投信並非唯一投資盈正豫順的公司。在2010年,許多本土及外資投信根據當時取得的市場資訊,而參與盈正豫順轉上櫃之公開發行;共有超過10 家本土及外資投信因此被金管會罰款與糾正,也包含ING安泰投信。」這真的讓人不禁要問:到底投信公司的投資決策有沒有專業研究、獨立思考?至少我看不出來。


內部控管形同虛設
經理人人頭戶績效比代操基金還好

起初,除了股價暴漲暴跌、交易異常外,並未發現有其餘的重大情節,只是市場上陸續有案情並不單純的傳聞,因此金管會要求櫃買中心繼續追查。結果發現安泰、德盛安聯與凱基三家投信以及旗下的三位基金經理人涉案情節重大,並且還導致委外操作的政府基金因此受害,所以在今年的6月進行第二波的懲處,而這時候已經是事件發生快要兩年了。

根據「金管證投字第10100300681號」對安泰投信的裁罰文件,謝姓經理人利用人頭戶在99年6月到8月間先買進盈正股票,再於10月1日出清。而該經理人職務上所管理的帳戶卻是在9月17日到19日之間,股價創下最高點之後買進,10月5日到6日賣出,雖然持有時間不長,股價卻已經從500出頭跌到300出頭,賠了四成,而該經理人的帳戶卻由人頭戶匯入了四千萬元。金管會僅給予安泰投信「警告」,並命令解除該經理人職務。

本來這件事情也沒有引起注意,直到11月1日,蔡其昌立委在立法院質詢的時候才發現,不但退輔基金因此而虧損了33%,連勞保基金和勞退基金也都受害,操盤的經理人同樣都是安泰投信的謝姓經理人。至此,社會大眾才真正關注此事。

在媒體報導之後,安泰、德盛安聯與凱基三家涉案的投信紛紛發出聲明,但未見認錯的擔當與負責任的心態,反而不斷與經理人進行切割,提出數據企圖證明投資人未受影響,並再三強調自己的誠信與專業。然而這些說詞,經得起檢驗嗎?

安泰投信的聲明說:「本公司有嚴謹的投資決策流程,並非個別成員所能撼動,因此政府基金的投資決策流程並非於前經理人之個人行為所能左右。」但是根據金管會的裁罰,證明該公司的投資決策沒有合理的基礎及根據。

或許經理人個人無法左右投資決策,但卻能利用職務之便而圖利,這難道沒有問題嗎?諷刺的是,該經理人的人頭戶績效看來還比職務上操盤的政府基金要好上許多。既然不是個人行為能左右的,那麼就意謂著該投信公司的整個投資決策團隊或部門,都該為此事而負責,不是嗎?


但是我們還看不到投信公司的道歉,彷彿他們毫不在意投資決策的沒有依據,也不會羞愧於投資根據的是與其他投信完全相同的分析報告而非自己專業獨到的分析與研究。投資人只看到不斷強調「原本即有相當嚴謹的交易申報規定與控管措施」這種空話,要怎麼相信「原本即有」的規範竟然無法防止兩次受罰的違紀事件,不思檢討與改進,將來又怎麼能保證不會再發生。

11月5日,安泰投信或許基於社會壓力而不得不妥協,願意支付所有代操帳戶,以及三檔共同基金因為投資盈正股票而導致虧損的差額。遺憾的是,在聲明中,投信還是認為自己是受害者,只是基於「道義責任」,願意針對這個「個案」而支付虧損的差額。

真正的受害者是誰?安泰投信在聲明中提到,該經理人「並不屬於共同基金投資部門」,但是卻同樣做出這種投機、不專業、毫無道理的投資決策,可見該公司的投資決策出了相當嚴重的問題,而這個問題不應該只基於道義責任而支付曾經持有盈正股票的三檔共同基金,卻不再去追查,是否還有其他的錯誤決策,或許根本不只有一個「盈正」。

投資人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而且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受害。如果這次事件沒有因為政府委託代操的基金也同樣受害,投資人有可能獲得支付嗎?

凱基投信同樣也發表了聲明,也與經理人進行了切割,但是這種切割,對投資人來說無疑是更加深了受騙的感受罷了,畢竟在經理人得獎的時候,投信公司都「與有榮焉」,怎麼出事之後,卻又撇清為「個人行為」?

如果是鬧緋聞之類的個人行為也就罷了,但是這種與職務相關的違紀,明確有內控的疏失,卻用「切割」來處理,不就是一種逃避責任嗎?責任或許可以就此逃掉,不想反省的心態卻也被投資人看在眼裡了。

凱基投信的聲明稿指出:「關於前彭姓經理人操作凱基台灣精五門基金在買進與賣出盈正股票的當月份(2010 年 9 月),凱基台灣精五門基金績效仍是正報酬8.31%,表現仍優於國內一般股票型基金平均績效7.08%。」好像因此就沒有責任了?凱基的算法,是用八月最後一天的淨值,和九月最後一天的淨值去計算績效;但若是從九月的第一天,到九月的最後一天,該基金淨值從11.63漲到12.25,績效其實只有5.33%。


如果從台灣整個市場的基金數和經理人數量來說,這些「個案」或許只是一鍋粥裡的「老鼠屎」,但投資人既然看到了,難道投信公司認為拿根杓子把「老鼠屎」舀出來,剩下的粥投資人就敢喝嗎?

更別提在聲明中其實看不出投信公司的反省與檢討,連推託用的數據都讓人起疑。在這種情況下,恐怕投資人擔心的不是那一鍋粥有沒有被污染,而是會不會整鍋大都是「老鼠屎」,只有幾粒白米?

各家投信公司,以及自認清白、認真的經理人,必須要以實際作為來證明自己的專業與道德,而不能總是繳出難看的績效。過去一年(計算到九月底為止),台灣五十指數ETF的績效為10.91%,但在102檔國內一般股票型基金中,只落後給16檔基金,也就是八成以上有專業經理人操作的共同基金,竟還落後給指數基金。

投信公司都說,要秉持誠信,並認真看待投資人所託付的每一分錢。而投資人在託付自己辛苦賺來的每一分錢之前,恐怕要先調查清楚,投信的專業能帶給你什麼樣的報酬?而經過這次盈正的事件,你是否願意再相信投信公司所宣稱的誠信?

下一篇,來談談政府基金委外操作上的問題。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