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投資多年卻沒賺多少錢?因為「過度自信」而提高的周轉率,正是元兇…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為什麼投資多年卻沒賺多少錢?因為「過度自信」而提高的周轉率,正是元兇…

投資者熱愛那種斷言股價會飆升的新書。例如,詹姆斯.K.格拉斯曼(James K. Glassman)和凱文.哈塞特(Kevin A. Hassett)那本極為樂觀的書《道瓊指數:36000點》(Dow36,000),在達康泡沫令人目眩神迷的那段日子裡,這本書受到媒體極大的關注。《笨蛋也會的炒房術》(Flipping Houses for Dummies,Roberts和Kraynak,2006)告訴投資者如何透過快速的買賣房屋,達到迅速致富的目的,本書更像是21世紀初房地產繁榮的象徵。利用投資者的心態,這些書名讓書籍的銷售大獲成功。激勵型樂觀主義和確認偏誤足以說服那些拿出錢投資的人,相信自己的投資有著光明的未來。對於靠這些書致富的作者來說當然很棒,但他們的成功通常不會轉化為讀者的成功。正如我們在前面章節中所言,即使是非常聰明的人也會做出糟糕的決定,導致損失時間、利潤,甚至在某些情況下賠上了財務前景。

當你閱讀本章時,我們反對積極投資的論點可能聽來很強硬。

然而,相關的證據一面倒,與金融市場中大量金錢和頻繁易手的建議相互矛盾。投資人向主動型基金和對沖基金支付高額費用,付費給替他們挑選個股的股票交易員,還要付錢給讓他們得以交易的網路券商。這些費用就是基金、營業員和券商賺錢的方式。難道這些投資人都犯了錯誤嗎?絕大多數是的。正如傑森.茨威格(Jason Zweig)向《Money錢雜誌》的讀者所發出的警告:「經營共同基金的人一向擅長用精明的方法來騙取手續費,讓你搞不清楚基金的績效、讓你支付不必要的稅款,並說服你買那些根本不需要的基金。」

對經濟學家來說,股市的高交易率一直是個謎。理性的經濟主體應該很少交易,當然更不可能像真正的投資人如此頻繁交易。前面章節中討論的常見偏誤確實提供了一些答案。此外,收入取決於客戶支付費用的金融專業人士則是善於利用這些偏誤。本小節將記錄投資決策如何受到以下因素的影響:1.過度自信、2.樂觀、3.否認隨機事件和回歸均值、4.錨定、安於現狀和拖延、5.前景理論。

過度自信導致過度交易

我們在前言中提出證據證明,人們對於自己在知識、信仰和預測方面的正確性,普遍過於自信。在投資領域中,這種過度自信則可能轉化成過度確定自己知道市場的走向,或者自以為有能力選擇適合投資的基金。這種過度自信將導致人們投入更主動的投資之中。為何要擔心過度自信呢?因為數據強烈顯示,儘管你很樂觀,但平均來說,你所選擇的股票或主動型共同基金的表現都不如市場。

過度自信和股票市場的投資策略尤其相關。擁有一檔個股的相關費用主要來自買賣的成本。這些費用包括了交易成本和買進、賣出之間的價差,對於經常進出的投資人來說,這筆費用異常的高。長期來說,這些費用會累積成一大筆金額。雖然我們認為投資指數型基金比頻繁進出股市來得好,但它並非唯一的好選擇。對於資金不多的投資人而言,買進多元化的股票投資組合並長期持有,是比指數型基金成本還要低的替代方案。由於出現各種協助投資人用廉價且方便的方式,打造投資組合的投資工具,這種策略變得愈來愈容易且普遍。

可惜的是,許多股市投資人未能了解到採取這種方法的好處。巴德(B.M.Barber)和特雷斯.奧登研究了1991年到1996年間,在某家折扣券商擁有的6萬6,465個帳戶。這些投資人的作法與長期持有的策略不同,平均每個帳戶每年的投資組合有超過75%的變化。也就是說,平均而言,在這家券商開戶的投資者在一年內賣出了75%的投資標的。凱爾哈特(M.M.Carhart)10的研究也有類似的結果,共同基金平均每年有77%的週轉率,而紐約證券交易所統計,1999年的總週轉率為78%。自1970年以來,週轉率有著顯著增長,當時紐約證券交易所的週轉率為19%,到了1980年則為36%。這種成長狂熱可以部分歸因於聰明的人認為自己可以預測市場的變化。他們的想法是對的嗎?

巴德和特雷斯.奧登(2000)的資料庫中的投資人,在蓬勃的市場中平均獲得16.4%的回報,比同時期17.9%的整體市場回報率只低了1.5個百分點。最有趣的是20%的帳戶(超過1萬2,000個帳戶)有著最高的週轉率(他們是那些積極交易股票的投資人)。據推測,這些投資人認為他們有能力評估股票的走向,並願意承擔買賣股票的成本,以便在正確的時間擁有「正確的」投資組合。平均而言,週轉率最高的20%投資人,回報率僅為11.4%。與市場整體的回報率相比,投資人花費時間和金錢來追蹤、買進和賣出股票,卻「損失了」6.5個百分點。如果積極交易會造成這麼大的財富損失,為何這麼多人還是如此熱中呢?一個簡單的解釋是,這些人對於預測市場未來走向的能力過度自信。

過度自信在性別上發揮不同的影響。巴德和特雷斯.奧登(2001)調查了一家大型折扣券商的3萬5,000個投資帳戶,按性別分類後,發現女性投資人的投資成效優於男性投資人。與整體市場的表現相比,女性投資人獲得的回報率,比持有相同投資組合超過1年該有的回報率,低了1.72個百分點。在類似的比較基準下,男性則是損失了2.65個百分點。這是否意味著女性比男性更懂得如何選股呢?並非如此。男性和女性選股的實際回報率沒有顯著差異,真正的差別在於週轉率,男性投資人較常換股。女性投資人的年平均週轉率為53%,而男性的週轉率則是年平均77%。更為頻繁的交易所增加的成本,導致男性的表現不如女性;每增加一筆交易,交易員就會變得更富有,而投資人的績效則會進一步落後。巴德和特雷斯.奧登得出的結論是,男性的過度自信導致週轉率的增加,回報扣除交易費用導致績效較差。在女性讀者對這些發現感到過於滿意之前,別忘了巴德和特雷斯.奧登雖然指出男性表現得比女性更差,但女性投資人的成效早就遠遠落後市場。換句話說,女性的表現只是沒男性那麼差,這根本不是什麼值得慶祝的成就。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