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的人在金錢方面欺騙伴侶!不再為錢傷感情,你應該「談錢」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45%的人在金錢方面欺騙伴侶!不再為錢傷感情,你應該「談錢」

「在討論可能牽涉到某種情緒的對話前,都必須在日常生活先建立信任關係。」西蒙妮.尼森告訴我,她是指關於了解伴侶的過程,以及如何在過程中加入金錢話題。正如你會緩慢的提到關於健康或與你母親的艱難關係、金錢以及你有多少錢、在經濟上有多少安全感、你喜歡的編列生活預算的方式、你的學生貸款有多少——全都是你在某個時刻需要和戀人討論的話題。但關於何時討論,會是很困難的判斷。「對某些人來說,它可能會發生在第一次約會的9個小時談話中,其他人則可能要花9個月,」西蒙妮.尼森說:「這是很私人的事。」

我清楚記得,我是什麼時候告訴我現任長期男友,我的薪水有多少。我們當年都是28歲,距離初入社會已經很遙遠。我們已經交往了幾個月,雖然還沒有討論到關於正式的關係,但是我們的談話已經延伸到未來的夢想、住在倫敦北區以及我為什麼需要室友(因為每個月2,000英鎊的房租快把我壓垮了)。我把我的收入告訴他,雖然我沒有說我有4張信用卡。你願意輕易說出的,和你覺得比較難以大聲說出的事,正是西蒙妮.尼森建議大家花點時間去思考的:「注意哪些事會引發羞恥、哪些事你不願意分享,因為你可能需要優先處理這些事。」

當他還是自由工作者時,我有全職工作。我的男友是第1個把「時間比金錢更有價值」的觀念介紹給我的人。他選擇住在倫敦當時租金還很便宜的地區(哈克尼維克〔HackneyWick〕)。他會密集工作幾週,然後有幾週的時間在敲打、修理他的機車(好幾輛),而且還學習怎麼製作吉他。要他對自稱工資奴的我,解釋這樣的生活型態如何運作,就必須討論關於金錢的話題。透過坦誠,我們想出了一個方法,可以在2種不同的金錢意義之下還可以約會——對我來說,金錢是物品與地位;對他來說,則代表著時間與自由。

29歲的克萊兒(Claire)告訴我,關於她和男友的第1次談錢:「在與新男友交往的2週內,我的車就被拖走了。我很不安,我上班需要用車子,所以這真是個災難。我哭得很傷心、對他解釋我沒有250英鎊可以拿回車子:「我才剛付錢給在職碩士班,而且我媽也沒有多的錢。我通常不會說這些細節,但是經由談話,我們想出了把錢湊齊的方法。他借我150英鎊,然後我想到辦法湊出剩下的錢。這次的經驗讓我們產生特別的關係,而且我們之後總是對金錢的問題很敞開。4年之後我們還在一起。」

她發現,自己的處境與我們許多人相同。只要牽扯到錢的問題,如果不說出來,她就無法誠實的談論情緒。比起壓抑感受並欺騙自己想要親近的人——承認事實似乎毫不費力,但許多人都選擇在金錢方面欺騙伴侶。「貨幣諮詢組織」(Money Advice Service)最近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多達45%的人經常這麼做。

這不令人訝異,因為許多人都在金錢上自我欺騙。我的優步帳號綁定信用卡,所以我不需要看見我的銀行對帳單。即使有數位銀行等服務,將支出視覺化好讓我們對自己誠實(我上週在雜貨店花了多少錢是藏不住的),但我們仍然自我感覺良好,也未曾想過將問題告訴其他人,以及考量伴侶的情緒。但是如克萊兒所見,說謊並非健康關係的基礎,不論是與他人或是與自己的關係。藉由允許自己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克萊兒提早學到,她可以在感到壓力的時刻依賴男友。

如何開始一段關係,能成為往後關係的先例。我們愈早知道約會對象怎麼看待金錢,就能愈快明白是否可以和他們交往。

你很難推翻這個事實——金錢經常是一種權力或掌控的工具,即使你在感情中並不想用權力控制別人。但如果你有錢,你就會有一定的權力,而且人們會因此受吸引。

關於37歲的男同志唐(Don)為何無法和比自己年輕的男性長期發展關係,唐回想起一段經歷:「喬治(George)很早就出現跡象。他有一點公主心態,我們適應彼此後,他就期待收到禮物或請客。他會傳他在試衣間的自拍,當我回覆『性感』時,他會說:『也許唐會送我小禮物?』我們的關係只維持幾個月就結束了,我很高興我讓它提早結束。」

唐敞開心胸談金錢,而且從不對喬治隱瞞他的富裕。我很好奇,這是否加速終止他們的關係?「對,但是只有這樣,才會更快的得到正確的結論。」

愈早談錢,才能及早發現你們的不適合
以他自己的標準來看,甚至可說是「富有」的佩格(Peigh)告訴我,他如何因為有錢,而在約會的頭幾週與幾個月內學到東西,以及他所學到的如何影響往後的情感關係:「長期而言,如果我為一切付錢,就會讓關係的品質惡化。它會產生不平衡。如果你決定去的餐廳,對另一伴來說太昂貴、無法負擔,最終會產生你們不是『一起參與』整個約會行程的心理影響。我已經明白,我必須放低我的生活水準,以確保我不是一直在發號施令的人,因為我不想這樣。我總是想去對方負擔得起的地方,所以如果我知道他們付得起,我會故意不拿出我的卡,因為我知道人們會從付帳中獲得樂趣,我希望他們也能擁有。」

「對,我們可花用的金額不同,這一點我無法改變。但至少我試圖讓這一點不會形成問題。」但是你們不討論金錢?我問他。「有一位女孩真的難以接受我賺得比較多,當我和她交往時曾試著這麼做。我們會討論金錢,而且我會問:『妳要什麼?我們要不要只做妳負擔得起的事?』我很樂意這麼做。但5個月後,我們一起討論同居的事,而她一直都覺得住在我家不自在。我對她說:『好,如果要一起住的話,我們必須把我的地方租出去,然後為比較貴又比較爛的地方付租金嗎?』我懂她的想法,但是我覺得這麼做有一點『跟自己過不去』。我們後來分手了;對她來說,財務的分歧是太大的問題。」

我思考了佩格和他女友的事,她最終一定會覺得沒自信,而且他不想一直這麼在意他的錢。有趣的是,他們討論過金錢,但仍找不到解決方法;他們對金錢的心態與煩惱太膠著了。

我找到了佩格的前女友,詢問她認為這段關係會結束的原因。她告訴我:「最終我覺得,任何可能發生在我人生中的成功,都比不上他已經獲得的。我想要一段我覺得自己可以掌控的關係,但在和佩格相處時,這失衡太多──你知道嗎?如果他明天就想搬去洛杉磯,他辦得到;如果他週六想買輛車的話,他辦得到。他擁有我沒有的自由。不過我很高興我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開誠布公的談過。我們一直都在努力尋求方法來解決。」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只在第1次約會平均分攤費用時,才會感到自在,也是為什麼找到「懂自己」的人會如此重要──我們想要在關係中找到平等。

就像西蒙妮說的:「我們有自己的包袱,我們有自己的故事和歷史,以及在成長過程中形成金錢習慣、行為、心態的所有複雜事物。而在情感關係中,存在著2組包袱、2組不同的習慣,其中最重要的是,有時會出現不同的財務狀況。所以,也許你可以一開始就分享你的金錢故事或更深刻的問題。你對金錢的看法是什麼?是什麼塑造出你對金錢的心態?這些談話可能後來才出現,也可能很快就出現。但是在有煩惱或是情緒障礙時,這些對話尤其重要。當你抗拒它們出現時,這些對話就真的很重要。但如果一切順利,你可能永遠不需要它們。」

就像佩格的前女友告訴我:「因為我難以接受我們的薪資差距,所以佩格和我必須在早期就有全盤的對話。我和現任男友同居,雖然我們知道彼此賺多少,但還是會談錢,像是『要不要開車去康威爾(Cornwall),因為這樣比較省錢』,但是除此之外,我們不必談論金錢。」

沒有人說你應該持續和伴侶討論金錢,但是在必要的時候,你們應該有辦法輕鬆談錢——你可能需要另一半的意見,或是你們可能正一起計畫去克姆(Coombe)度個小假。進行誠實的對話需要建立信任,而信任會隨著時間到來。因此,你不需要強迫彼此談論金錢,但是你絕對不應該避免討論。如果你發現很難在金錢方面誠實,那麼你在情感關係上、在伴侶之間,或是在與金錢的關係上,很可能存在著問題。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