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成為60歲長者,卻還要照顧90歲老人...」醫師曝:台灣老年化,恐比日本還慘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當你成為60歲長者,卻還要照顧90歲老人...」醫師曝:台灣老年化,恐比日本還慘

老後兩代同垮與貧困世代

自2018年7月起,退休軍公教人士的退休金開始減少,雖然正式施行前大家心裡都已有譜,真正發生後,仍然相當感慨。

受影響的當然不只領退休金的軍公教人士,還包括他們的家人,以及逐漸擴及的社會各行各業,尤其是普羅大眾的生活消費店家。這些被削減的支出原本絕大部分都是在社會上流轉,2008年金融海嘯後,政府曾經發行消費券,鼓勵大家以消費活絡經濟,如今少了這些軍公教的日常生活「小確幸」,又會產生哪些連鎖反應呢?

我住的老舊社區就有不少軍公教退休人士,社區裡有家小小的家庭理髮店最近很容易預約,老闆娘說,很多人原本固定每個月理一次頭髮,現在變成1個半月甚至2個月才光顧一次。

一旦對未來沒有信心,消費自然趨向保守,社會的經濟活力也會降低,尤其當許多上班族慢慢退休,只靠個人儲蓄與退休年金過活時,當然就會更在乎物品的價格。

日本比台灣早很多年進入高齡社會,雖然他們已經很用心面對與因應,由於國家經濟整體的停滯,使得即便是準備充分、個性又超嚴謹與龜毛的大和民族,還是出現了許多貧困的老人與年輕人,也出現了許多匪夷所思的犯罪案件,比如有許多孩子與老人為了填飽肚子而偷竊食物並被捕。現在是21世紀啊!富足又有多層社會安全網的日本竟然發生這種事,真令人難以想像。

日本公共電視拍攝了一部紀錄片,探討老後兩代同垮的問題。

日本的年輕人薪資長期停滯,即將退休的中壯年或已退休的戰後嬰兒潮世代,若想倚靠子女比自己更低的收入,恐將拖垮子女,步入兩代同垮的悲劇;若是年齡已近中年、並在社會經濟成長階段開始工作的上班族,原本應有機會累積些老本,讓自己安享退休生活,卻因為孩子們沒有好的工作機會,反過來要動用自己的老本來支援孩子,最後也會步入兩代同垮的境地。

原本我以為日本的老人年金很優渥,紀錄片卻報導,日本有高達600萬的獨居老人,身體健康尚佳時也許生活隨心所欲,快樂自在,一旦生了病需要仰賴他人幫忙就麻煩了,許多光靠年金生活的老人根本無力負擔醫療與照護的需求。

日本有數量相當龐大、從年輕就繭居不願找工作的年輕人,也有不少中壯年人士在失業後找不到工作因而繭居,家人既不願家醜外揚,也拒絕尋求社會援助,一年又一年,拖跨整個家庭經濟,兩代同垮。

沒有工作,或者沒有高薪的工作,退休後的年金就非常有限。日本人寫的《貧困世代》書中數字讓我嚇了一跳,以為自己看錯(因為不懂日文,懷疑是不是譯者譯錯,但覺得譯錯的可能性很低),現把數據如實抄錄於下:「如果以1個一般收入的上班族來看,工作40年的平均年收入約450萬日圓(也就是月薪平均38萬日圓),那麼厚生年金1年需繳交120萬日圓,而國民年金1年繳交78萬日圓,合計每年要交198萬日圓,平均每1個月繳16萬5,000日圓,而這16萬5,000日圓,就是他退休後每個月可以領到的年金收入。」

月薪38萬日圓,卻要繳16萬日圓的年金,實拿21萬5,000日圓,這是有正職工作的人。若是計時打工族呢?那些非正職的派遣員工,恐怕在工作時根本無力繳交年金,退休後就沒有辦法領取足以正常生活的年金。

書裡還有另一組數字,身為中產階級的大學年輕老師,收入原本是每月30萬日圓左右,扣掉繳交年金,每個月實拿薪水為18萬日圓,扣掉每個月要還約4萬日圓的助學貸款,能支用的錢只剩下14萬日圓,不僅連和朋友喝個小酒、聚餐都必須猶豫再三,怎麼還有餘力交男女朋友、結婚成家呢?

連中產階級的代表,最安穩的大學情況都是如此,社會上其他行業怎麼辦?日本社會的薪水停滯,學費與房租卻高漲。《貧困世代》的作者強調,即便生活得很節儉,開銷還是很大,將年輕人的自由生活權利剝奪殆盡。而當年輕人沒有希望,會不會拖垮上一代?

不久後的台灣,「兩代同垮」的困境將比日本更嚴重,前述日本年輕人與中年上班族的困境,台灣同樣有。如今日本與台灣面對的超高齡社會可謂前所未有,醫院走一遭,所見幾乎都是高齡照顧高齡的狀況,50歲、60歲的中高齡照顧80歲、90歲的長輩,這些醫療照護的社會成本與家庭負擔,是過去年輕型、成長中的社會無法預估的。

中壯年是三明治時期,上有高齡需要照護的長輩,下有沒有理想工作與未來的子女,該如何善加利用自身有限的資源,安頓好自己,並提供家人適當的支援,成了我們這一代無可逃避的課題。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