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述烏俄衝突及其經濟影響

 概述烏俄衝突及其經濟影響

為何烏國對俄國而言如此重要

莫斯科和基輔之間除了歷史淵源,也存在地緣政治關係。去年七月,普丁發表了一篇題為「俄國人和烏國人的歷史統一」的文章,他在文章中以悠久的歷史論證道,兩國實為「同一個民族」。其次,烏國的族群組成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烏國人不僅講俄國語,也認為自己是俄國人。另一方面,普丁也企圖強化對俄國自治區的控制。1991年冷戰結束,俄國的經濟實力與國際聲望皆遭受重挫,烏國為前蘇聯的一份子,如今頻向西方國家靠攏,且企圖加入北約之舉,使俄國感到威脅,且烏國位處東歐和俄國間的重要緩衝國,東歐平原是俄國唯一一塊幾乎無險可守的平原地形,俄國不願在其西部邊界上有越來越多的歐盟鄰國一心向著北約,如此俄國的西部防線將顯得更無保障。而經濟上,俄國用以與歐洲談判的最大籌碼天然氣,約16%透過烏國地底管道輸出,對俄國而言,小問題是烏國收取的管線過路費,大問題是運輸途中,烏國握有掌控權,烏國不只是俄國輸出對歐洲影響力的必經之道,也是擴張和保障自身邊界的可圖領域,因此俄國將不惜代價,在國際安全及經濟上避免自身陷入弱勢與承受威脅。

烏國和俄國在全球經濟中的貢獻

俄國是世界第一大的小麥出口國,僅次於中國和印度,烏國則是全球前五大的小麥出口國之一,共佔了全世界近四分之一的小麥生產量,也是大麥、葵花籽油和玉米的主要供應者,僅烏國一國就佔了全球玉米出口的16%。戰爭嚴重影響了世界糧食供應鏈,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和供應不足使中東和北非地區經濟蕭條的國家處於危機邊緣,面臨著小麥價格飆升與需求爆量的巨大風險。在土耳其,雖國產的小麥約占其消費量的一半,卻也越來越依賴進口,85%的小麥消費量仍來自烏俄兩國,據統計,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從烏國進口的小麥量在2021年創下歷史新高。此外,阿拉伯世界的大多數經濟體都高度依賴小麥進口,如埃及則有85%的小麥進口量來自烏俄,北非的突尼西亞之小麥有50-60%來自烏國。

俄國不僅是穀物的主要出口國,還是原油、金屬、木材和塑膠等原物料的主要供應國。俄國的主要出口產品是原油(1,230億美元)、精煉石油(662億美元)、石油氣(263億美元)、煤球(176億美元)和小麥(81.4億美元)。主要出口對象為中國(581億美元)、荷蘭(417億美元)、白羅斯(205億美元)、德國(189億美元)和義大利(167億美元)。俄國是僅次於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的全球第三大石油生產國,其出口的原油和成品油滿足了全球約7.5%的需求,烏俄戰爭使全球能源供給更加緊張。德國副總理兼經濟部長哈貝克表示,德國55%的天然氣、50%的煤炭和35%的石油皆仰賴由俄國進口;印度過去以來一直向俄國採購原油和金屬,在2020-21年期間與俄國的貿易額為81億美元,印度的出口金額為20億美元,而由俄國的進口金額為55億美元。

烏國實為世界農產品之出口大國,該國內生產的葵花籽、紅花或棉籽油佔了全世界出口量的18%;玉米佔13%;大麥佔12%;小麥和麥斯林則佔8%。玉米是烏國最大的出口市場,每年可帶來47.7億美元的巨額收入。籽油(37.5億美元)、鐵礦石(33.6億美元)和小麥(31.1億美元)也是烏國的主要出口市場,出口對象主要是俄國(46.9億美元)、中國(39.4億美元)、德國(30.8億美元)、波蘭(27.5億美元)和義大利(25.7億美元)。2019年,烏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籽油出口國(37.5億美元),烏國葵花籽油出口市場對全球貿易尤其重要,因為它每年佔全球出口總額的一半以上。

自俄國入侵烏國以來,數百艘油輪和散貨船被迫由黑海改道,另有數十艘被滯留在港口和海上,其所載運的珍貴貨物都無法卸貨,對俄國的制裁行動將開始對全球貿易造成嚴重衝擊,尤其可能對能源和穀物進口國帶來毀滅性的後果,全世界供應鏈還在因疫情造成斷貨危機中掙扎的同時,這場經濟衝擊更將於世界各地產生連鎖效應。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