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蓋公路,這裡一定漲!」一個20萬剩9萬的血淚故事:買房當壓寶,為人作嫁也只是剛好

撰文者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
房子 房屋 買房 購屋 房地產 房價 房貸 房市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當初我也是信了有建設才買,哪知道今天變成這樣。」這是羅太在認賠那間新北郊區老屋之後,歸納出她投資失利的心得。

在我們身邊,羅太是最有資格見證台灣不動產市場起落,也是最追隨政府產業政策的房產投資人,只不過,她運氣不好,總是押錯寶,或是幫人播種抬轎,最後看著別人歡喜收割。

就拿她認賠的這間房子來說好了,當年買下來也是因緣際會,因為聽了鄰居說的,之後這地方要蓋一條直通北市的公路,交通超便利,房價一定大漲,但因為新北這區的房價比較低,成本低又漲幅大,先卡位先贏。

就因為這樣,買了這間大三房的大樓社區,當初評估的時候,重大建設在前,最早的想法純粹是投資用,可是看屋的路上風光明媚,想著想著,要是來當休閒第二屋也不錯,那時台灣錢淹腳目,夫妻倆市區有房,股票也做得不錯,想想第二屋講出來挺厲害的,以後招待朋友也有個去處;而羅先生是個好客的人,和弟弟感情特別好,他說這麼遠的地方,他一定要替客人想好,特別是弟弟,到時候要是請弟弟全家來,就不用擔心停車問題,要是有其他的客人來,直接在社區停車場停好上樓,也不擔心風吹雨打。

「多加上一個車位,我只記得當初一坪快要20萬,加上裝潢我是連算也不敢算。」羅太面露無奈。

就這樣,房子就買下來。剛開始真是不錯,入秋時節,全家一起去享受北海岸風光,然後買點海鮮回到第二屋,善烹飪的羅太煮點好料吃吃,過個夜第二天再回市區。

不過,房子沒有住人就是有點惱人,一兩個星期沒回去,就要大掃除,全家總動員,大人小孩都苦不堪言;靠近海邊,冷氣和熱水器又容易壞,到後來就有一搭沒一搭的不回去了。

同樣問題約莫也發生在同社區的鄰居身上,剛開始房價有點眉目,早下車的有賺到錢,買來當第二屋的住戶也都開開心心來度假,到後來,人越來越少,大樓管理費缺繳的人也越來越多,到後來很多費用都無法支付,管理素質也每況愈下,偏偏是這樣,就更少住戶願意回去,更雪上加霜的是,因為沒人住也沒人管,不時出現附近青少年在社區公共空間吸毒、械鬥的社會事件,社區裡面租售的紙條只多不少,價格一年比一年低,卻還乏人問津。

或許是個性使然,價格越低,羅太就越不想賣,最後讓她死心,還是因為她某天回到房子裡去拿東西,硬生生被鎖在年久失修的電梯裡,要不是羅先生知道羅太開車去拿東西,過了很久都沒回家,四處找不到太太之下,福至心靈回到那間房子看到家裡車子在車庫裡,找到已經花容失色的羅太,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最後,我賣的時候一坪只剩下9萬,其他就不要再問了。」羅太悲壯地說。

至於那說好的公路,一說是地方角力,二說是地方預算不足,反正到後來永遠只有在選舉時被拿出來說說,等到選完就好像沒有那回事,幾次選舉過去,漸漸也沒人再提,似乎就沉入海底,可賠掉的房價,是一去不回頭了,為了這事情,羅家人每到秋季到北海岸吃蟹,都會特意繞路,避開那個傷心地。

「我怎麼曉得政治那麼複雜。」羅太幽幽地怨嘆。

將希望寄託在虛無飄渺的他人承諾,往往都是賠多賺少。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