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操盤的基金,過去8年年均複利17%》他「很少做停損」,秘訣在哪裡?

撰文者闕又上
作者為財務規畫師(CFP)、又上成長基金經理人,2014年第一季美國大型成長基金第一名、基金截至2016年底過去5和8年的年均複利分別是12.5%和17%。著有《每年10分鐘,讓你的薪水變活錢》、《你沒學到的巴菲特——股神默默在做的事》

FB:闕又上均衡的財富人生

他操盤的基金,過去8年年均複利17%》他「很少做停損」,秘訣在哪裡?

三月初我應邀在一場財務專業人員的研習會上演講,有人提問,我在投資管理的操作上會做「停損」嗎?這個問題經常有人提問,其實對方想問的應該是「你如何做風險控管」?

這是好問題,讓我想起了那天為了參加晚上7點鐘的座談,台東又有事,我搭2點鐘的普悠瑪號,喜歡這車的速度不喜歡它的搖晃,6點鐘到台北,中間得空出30分,答應南部來的一位帥哥,解答他資產管理的創業疑問,時間扣得緊緊的,中間容不得一點差錯,在當時受限於時間,也只有那個做法。

離開台北時,早上先接受一家財經媒體的訪問,一大早整個咖啡廳竟然只有我們兩位,場地空曠之餘,顯得特別輕鬆,用完午餐步行去搭車先到羅東,再搭區間車到花蓮,多了40分鐘的發呆時間,省下的錢剛好買一本書,我把故事寫在臉書上,拿過多次金鐘獎,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的介文回文說「我也喜歡搭區間車,但目的不是為了省錢,是彷彿被抱在火車裡輕輕搖晃、是賺到了滿足的安安靜靜、是瀏覽一窗窗自然的風景…是睡睡醒醒…醒醒睡睡…沒有壓力的留白時光」。

不知這樣有沒有回答問題?如果沒有,那我換個導演李安的手法,在電影「臥虎藏龍」中有一場景,刻意安排章子怡和楊紫瓊的一場對打,而且是關起門來,裡面把中國各家學派的武器和武藝給展示了一遍,不經這樣的介紹,你哪知道中國武藝的博大精深,門中有派,派中有系,所以叫江湖。

投資亦是如此,各家學說,皆有其美,看你用的是什麼招數,和什麼獨門暗器?如果你對這些各家學派理論沒有一個基本瞭解,特別是它的差異性,你就不容易入味中國武俠小說的情境。

趕時間搭普悠瑪號,不趕時間區間車,喜歡拳術進少林,偏好劍術入武當,各有各的需求,各用各的方法達到目的。投資呢?你或許可以概略分成,基本分析和技術分析。基本分析中,可再細分成長學派和價值學派,這樣講分類有人沒感覺, 聽聽代表人物怎麼說?

成長學派的彼得林區( Peter lynch),操盤的13年當中,年均複利29%,創造了驚人的績效接近28倍,比整個大盤漲幅多出22倍,他曾說過,「你買的股票,一買就下跌,不代表你錯了,你買的股票一買就上漲,也不代表你就對了」,從這話看得出來,股價下跌,不是他做停損的考量。

價值學派的巴菲特又如何呢?有位節目主持人陳斐娟,我不認識,但是從談話中可以感覺,聰明而又有觀察,她的說法大意是「 你什麼時候見過巴菲特做停損!」 2011年巴菲特購買了科技股的IBM,2016年初共賠了近140億美元,近5000億新台幣,他說他還想多買一點,我曾在我第二本書很清楚的探討這個案,一年後的今天,IBM是175美元,上漲近45%,不差吧!

但是換成了,融合技術與基本分析於一爐的威廉歐尼爾(William o'neil)的動能學派,就有所謂停損一說的影子,因股價的動能增強而買入,當然也可能因動能消失而離場,這個學派有停損的操作機制,在我看來不是問題,有問題的常是投資人的買點,如果這個學派的停損點是每次進場的7%,其實意味著要非常精準的在那個點上進入,就像小提琴的音階把位,稍微偏一點音就走掉了。

要非常有效的執行這個學派的停損機制,切入點的火候要掌握得好,就像鼎泰豐的小籠湯包,出爐的幾分鐘之內就要在你桌上呈現,才有那個美味,如果一家湯包出爐了30分鐘才到你桌上,可能要打包回家犒賞寵物了。

舉個例子,有人可能買台積電50元進場,下跌8%,遵照停損機制,46元賣出,股價繼續下跌到43元,你心裡頭一陣得意,停損果然有效少賠了7%,沒想到一陣子盤整之後台積電回到了55元,你一陣懊惱,股價持續衝到60元,你心裡頭告訴你自己,你還是有眼光的,再度60元進場,結果小漲到62元之後,急拉回到55元,又賠了8%,請告訴我這時你要不要停損?有人購買台積電,一次停損砍掉左腳,另一次停損又砍掉自己的右腳,一支可以上漲好幾倍的股票,就在停損機制中砍得慘不忍睹,你告訴我問題在哪裡?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