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房」就等於炒房?台灣人看事情老是用二分法,難怪經濟救不起來

撰文者紅色子房
紅色子房,CCIM國際認證不動產投資師,現任紅色子房投資團隊執行董事、國立大學兼任講師與商周專欄作家。長期擔任地產投資法人招商引資顧問,創設私募平台鼓勵優質地產經營團隊發展,並開設子房學院支持有溫度的「美好生活投資學」,結合大數據分析的「幸福角落置產術」。筆名「紅色」代表創新積極,「子房」則以西漢著名軍師張良自許,成為讀者買房自住投資「吾之子房也」。
柯文哲
攝影:曾千倚/商業周刊
圖片放大

讀者提問:

子房老師,最近柯P的「不打房」言論讓我很失望。當初選他,就是認為他可以解決台北的高房價問題,讓我們年輕人買得起房。現在顯然市政府已經與炒房的財團妥協,請問您怎麼看呢?

子房觀點:

前陣子我的商旅投資課程曾經接受某財經電視台訪問,過程中詳述如何引導學員進入風格地產世界,結合觀光趨勢把老屋改建活化,並鼓勵有文創發展潛力的業者進駐。當時與記者的互動也相當良好,但最後新聞報導以「集資炒旅館」為標題,讓我非常生氣。雖然後來知道不是該記者的錯,只能怪該台新聞主管的視野與水準太低做這樣的標題,但如果連媒體都只會用簡單的二分法來看待房地產,對於柯P的「不打房」言論造成紛爭,我其實也不意外。

對於柯P的「倒戈」,有學者緩頰強調政府需要的是「住宅政策」,我建議可以回去翻翻從民國100年就公布的「住宅法」,上面寫很清楚,第五條揭櫫「為使全體國民居住於適宜之住宅,且享有尊嚴之居住環境需要,中央主管機關應衡酌未來環境發展、住宅市場供需狀況、住宅發展課題等,研擬住宅政策」,執行方式一是「住宅補貼」,包含自購住宅貸款利息補貼、租金補貼等。執行方式二是「社會住宅」,只租不售,執行方式採直接興建、合建分屋、設定地上權與民間合作興建等等。

住宅政策其實都在那裡,只是看政府決策如何。舉例來說,當政府手握稀有大面積市區土地的時候,政府是選擇標租地上權賺權利金充實府庫用於大多數市民福利,還是選擇蓋社會住宅租給數量有限的民眾。如果你是市長,你會怎麼做呢?

我反而覺得我們更需要明確的「招商引資政策」。目前全球倡導「城市競爭力」,如何吸引外資來建設城市,創造就業機會,提升城市民眾的實質收入,都是世界各大城市目前最要緊的工作。如果我們一味只將與房地產有關的投資都視為「炒房」,招引外資投資101大樓,是炒樓;招引國際品牌集團經營飯店,是炒旅館;那麼招引外國車廠設置車廠基地,變成炒工業地;招引迪士尼來台灣開發遊樂園,就叫做變更農地炒樂園。

你也許認同說,這些有實質生產的外資投資很好呀,不算炒房呀。很可惜我們的「房地合一稅」,對於外國人投資置產,資本利得稅都是淨收益35%~45%。以台北市的房屋稅為例,過去辦公大樓持有稅,包含房屋稅、地價稅,頂多只占租金10%,但新稅制實施後,持有稅將大幅調高至25%至30%,2014年七月以後交屋的頂級商辦大樓因路段率、造價、稅率同步調升加乘,稅金比率甚至可達租金50%,大幅影響外資後續投資意願。最近知名國際房地產研究網站Global Property Guide發表對台灣房地產的看法,以「Taiwan is pushing home prices down through amazingly harsh taxes」為標題,其中用以「Amazingly Harsh」(極為嚴苛)的字眼來形容台灣的稅制,這就是外國人的觀點。

現在大家為了柯P是否支持打房隔空論戰,因為柯P總算發現了「不打房,就是炒房」的二分法是不對的,改口用「平抑房價」來表達他的理念。很可惜的,對於習慣二分法的台灣媒體與名嘴們,「不是藍,就是綠」,「不支持服貿,就是反服貿」,「不打房,就是炒房」等議題的確增加媒體吸睛度與曝光度但仔細觀察最後發展也顯然無助解決問題,同時大量內耗社會的資源。

隨著如今房市二分法輿論的盛行,從相關留言回覆就可以看出,台灣年輕一代也陷入「不是溫拿,就是魯蛇」的社群對立,這更是政府最需要關注解決的課題。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