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子變成凶宅了…」一個心酸故事:省吃儉用拚當包租公,卻始終算不贏老天

撰文者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


「我的房子變成凶宅了…」一個心酸故事:省吃儉用拚當包租公,卻始終算不贏老天

老劉打來的那天,已經是一個晚到有點沒有禮貌的時間,不過會在那時間打來的,一定是非常嚴重的事。

「我的房子,變成凶宅了。」老劉在電話那頭痛哭失聲。

遇到這種事情,誰可以同理他的心情,在電話那頭等他哭完,冷靜下來之後,他才有辦法說出,那房子的事情。

老劉算是個殷實的男人,這些年辛辛苦苦地把薪水和股票獲利攢下來,就是為了在自住之外,再有一間房子收租。有了這個計畫之後,他凡事精打細算,能吃便宜就吃便宜,衣服能穿就繼續穿,對自己要求極高,也同樣的要求家人,我們常取笑他,這樣精算下去,「老婆哪一天算算跟他真不划算,就會和他算了」。

即使如此,他還是依然故我。或許也因為這樣,他買了第1間房之後,很快又買了第2間房準備收租。

「這樣人生就完美了。」他在入手第2間房之後,請大家吃飯時說的第一句話。

他的第2間房位置比第1間房熱鬧,預算有限下,他遠離雙北,鎖定在桃園車站附近,算算房價便宜,有人潮、機能也不差,租金也有一定水準,為了提高收益,他買的是投資客隔間的套房,稍微整理換過床單,拍了漂亮照片後上傳,很快就全部租出去了。

「我的房客都是年輕的女上班族,高顏質、愛乾淨,而且繳租都很正常,租給她們實在划算。」他曾經那麼驕傲地告訴大家,幾個男性朋友聽到都羨慕得不得了。

可惜好景不常,就是他打電話給我的前幾天,其中一位房客因為感情糾紛,在房子裡面燒炭自殺,同層的女房客一直聞到死老鼠味,又想到這個鄰居好多天都沒出現,通知房東,並且報警才發現的。

老劉本來還抱著一點希望,可是和警察一起打開門,看到那景象,不禁癱軟在地,40幾歲的人了,難為他遇到這些事情,怎麼不會嚎啕?也不敢讓老婆知道。

「現在怎麼辦?」老劉很慌。

「明天你的房客們應該就會一哄而散,我想應該不會有人想要繼續住下去,你給他們一點時間做安排,然後你有兩個選擇,一個選擇是賣掉,但只有市價的一半左右。另一個選擇是繼續租,便宜一點,你的房子很不錯,總會找得到租客。」

「賣掉的好處是眼不見心不煩,可是你房子剛買沒多久,你到時賣了還要把欠銀行的錢還清,負擔不輕;租出去的話好歹多少貼補一點,你自己考慮。」我一邊建議,也一邊安慰。

在幾經考慮下,受限於經濟壓力,老劉還是選擇把房子租出去,中間也有人提醒,他應該要跟自殺房客的爸媽索賠,可是他看到那女孩的爸媽白髮蒼蒼,為了獨生女哭斷腸的樣子,心軟的他,也就沒有再要求什麼了。

那些房客當然也不敢繼續住,他也退了押金,天天想到就哭,過了很不好過的一陣子。

或許也是他的厚道,或許也是那位房客的保祐,他的房子租客一直沒有斷過,也都能如期繳租金,幾年收下來,雖然距離凶宅減損的房價還有很遠的距離,但最壞的事情發生了,他也就無需憂心什麼。

幾年後,房價漲了,他小虧一點點出手,算了結一個心事。

問他要不要再當房東,他笑而不答地搖搖頭。

「人怎麼算,都算不過老天爺。」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