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信任的,往往傷人最深…一棟被設局的遺產,讓妹妹看清兄長的無情

撰文者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


房子、房市、房地產、買房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和阿秋認識超過30年,沒有說超過30句的話,只依稀記得小時候的她話很少,個性很溫和,那時聽長輩說,知道她家因為做生意,加上母親很會理財,所以相當富有,那時年紀小,並不了解到底有多少錢,長大之後偶然相逢,聽她講起當年,對比當今價格,忍不住低呼實在是個驚人的數字。

「沒啥好羨慕的,後來我爸生意失敗,只剩一棟公寓和幾間分散的房子,幾個兄弟姊妹分,就是這樣而已。」阿秋說起這事,語氣平靜,卻有慍色。

這才知道,不快其來有自。

阿秋家有3個孩子,上面還有2位哥哥,阿秋是老么,雖然聽起來,應該是小妹最受寵,偏偏爸媽重男輕女,妹妹該吃的虧沒少過,該分的東西沒有多過,即使有好幾間間房子,妹妹沒有分到什麼。

「我本來是沒有怨懟,想說爸媽開心就好,結果我哥哥居然設計我,這一點讓我真的嚥不下去。」

事情是這樣的,秋媽走得早,沒有人看著,秋爸就像一隻野馬,花錢大手大腳,胡亂投資不說,女友還一個接一個沒斷過,雖然其中幾次投資有賺到錢,可總是賺多賠少,錢坑太大,就賣一間,賣到最後剩下萬華的半棟公寓,和3間市區小套房。秋爸疼哥哥,在生前先把3間小套房先做分配,阿秋分到地點最差、坪數最小、總價最爛的那間;至於那半棟公寓,因為爸爸還住在裡面,聽了很多提早過戶會無人照顧的故事,除了要多給長孫的那一間先規畫,其他直到往生之後才一起辦手續。

「雖然房子是最爛的,但我覺得還願意分給我,我是有點感動,自己也覺得對這家庭有一點歸屬感。」

殊不知,故事不是這樣發展的。

秋爸剛走,3兄妹把遺產稅繳一繳,大哥就說要去辦過戶,讓弟弟妹妹都把印鑑和身分證交給他,大家一起把半棟公寓分掉。

這半棟公寓一共有5戶,3兄妹1人1戶,哥哥因為是長子,所以多1戶,大哥的兒子是長孫,也有1戶。

「爸爸的遺囑是這樣寫的,我想這樣大家應該沒有異議吧。」當初家庭會議最後是按照這方向走的。

他們想想這樣也不錯,就都給大哥處理了,阿秋拿到了一些現金,和5樓公寓的4樓,本想就如此,3兄妹也和和樂樂,逢年過節還會碰個面,一切都如此美好。

太平日子過了幾年,直到阿秋想要賣房換屋的時候,才從房仲口中知道,哥哥當初在辦過戶時只給她應得一半不到的土地,老房子沒土地,市場上根本不會有人買,知情之後的阿秋氣壞了,去跟大哥理論,大哥冷冷地回。

「當初爸走的時候,不就說過女兒有房子,土地給兒子,你二哥也可以作證,如果不開心,你就去打官司吧,你要是怕賣不掉,那我拿500萬元給你,不要就拉倒。」大哥講得很淡。

阿秋也沒有想到,哥哥居然設計她,中間她也想過要靠打官司或等都更的方式來替自己討公道,不只曠日廢時不說,打不打得贏、分不分得著,還是未知數。

當然,3兄妹後來也就老死不相往來,看在外人眼中總覺得可惜,阿秋是很傑出媒體人,兩位哥哥也都算是工作不錯的專業人士,一家子若能好好相輔相成,不要這樣撕破臉,應該也不只如此。

好好一個家,就這樣散了。

「早知道,當初不應該圖方便的。」阿秋懊悔地說。

凡事都圖方便,到最後,自己也就被人方便掉了。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