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開彭淮南的歷練印證了一件事:楊金龍接任央行總裁...曝露出「台灣歷任總統的怠惰」!

撰文者Rus
經營部落格 RusRule Financial Broadcasting 超過八年,內容專注在總體經濟分析、政府財政和公司治理,著有《公司的品格》一書。
楊金龍
攝影:翁挺耀
圖片放大

由於擔任20年央行總裁的彭淮南即將在2月底退休,所以總裁接任人選過去一段時間是不少新聞媒體猜測的焦點,被臆測的人選從前院長林全,到綠營的胡勝正、陳博志和呂桔誠…...等都是,從最新的消息來看,雖然沒有正式公布,但現任央行副總裁楊金龍應該會無懸念的接掌總裁大位,然後有個新聞是朝野立委對此人選同聲叫好,但你不妨問問自己,你真的相信楊金龍會是個好總裁嗎?

說真的,我和楊金龍不熟(對,就像我和川普也不太熟一樣!),所以我不會像數字大師一樣隨便看到黑影就亂開槍,或是想給新官員來個下馬威之類的。這篇文章我主要想討論什麼叫「好的央行總裁」,以及這樣的人應該是怎麼產生的。

在定義什麼叫好的央行總裁前,你要先知道央行總裁在管什麼事?

央行看來權力很大,簡單的說就是管三件事。

第一是貨幣和利率,所以這位大哥應該要是個總體經濟學家;
第二是管外匯,所以大哥必須是個國際經濟學家,甚至是不能空有理論基礎,應該要對原物料波動和國際收支付有一定的實務經驗。
第三是管金融,這1~2年大家看到金管會主委很秋,還以為什麼事都是他在管,事實上金管會管的是上市櫃公司,銀行和保險業真正的直屬主管是央行,日本電視或電影演的金融檢查也是央行的業務。所以除了國際經濟、總體經濟,最好還要有金融的背景。

為什麼要有金融背景呢?很簡單嘛,因為全世界的金融業都差不多,上面的頭頭都是群有錢又自以為是的人,在這個圈子是很講究輩分和倫理的。偏偏央行政策都要靠這些人的配合,如果你想用威權硬搞,這些人不見得會鳥你,不然就是陽奉陰違,特別是這些年政府的影響力愈來愈低微尤為明顯。

總體經濟學家、國際收支經驗外加銀行大老,台灣有這種人嗎?有,彭淮南就是!

我看到最近不少新聞都說楊金龍是第一個央行內升的總裁,這其實是錯的,至少彭淮南就是從央行一路幹上來的(wikipedia裡彭淮南的介紹)。

從介紹你就可以看出來,彭是央行經研處出身的,後來轉外匯局長,再升到副總裁。當一個人作到央行副總裁時代表什麼意思?代表這個人就進入了總裁的接班梯隊了,於是彭接下來就被外派去中信局當理事主席。

現在的人很多可能不知道中信局是在幹嘛的,中信局是一個很特殊的「金融機構」,主要負責二個工作,

一個是大宗物資的採購,
另一個是軍公教人員的保險和公家機關的產險。

所以過去可能只有理論值的彭理事主席,在這個位子上就有機會印證匯率波動對物價的可能影響、國際原物料價格的變動、企業該如何避險以及國際收支付如何進行,此外,當然還包括壽險和產險是怎麼運作的。

彭在中信局主席之後的下一個位子是中國國際商銀(ICBC)的董事長。這個銀行很有趣,是清朝末年中國最早成立的四家銀行其中之一,也是目前兆豐銀行的前身。這家銀行除了有一般商業銀行的存放款、信用卡這類的標準業務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中華民國在美國的國庫代理銀行,所以如果台灣買了什麼飛彈、戰機的,錢就是從這個銀行付的。

簡單地說,在ICBC的經歷中,彭除了更實地了解一般銀行怎麼營運的,還多了外匯管理、外匯支付、國際金融的經歷,更重要的是因為這個位子,他和台灣的金融業業內人士搭上了線,成為了金融業的大老。

接下來可能就是不少媒體知道的事,原央行總裁許遠東飛機失事,彭淮南臨危受命接任總裁。

請你再回頭看看彭的歷練,或者精確地說他受到的「栽培」,你真的覺得他是臨危受命嗎?NO,他其實早就準備好了。而且我相信同一時間受到類似栽培的絕對不會只有彭一個人。

這就是當年的政治家,他們可能不知道什麼叫接班人計劃,但他們知道一個對國家未來至關重要的人才是需要時間培養的,而且需要給他不同的位子去歷練,這樣有朝一日需要他掌舵時,他才熟悉各項業務而不會做出錯誤的決定。

事實上如果你看看彭淮南的經歷,你大概也就能理解為什麼他會這麼「好鬥」,很多人都批評彭容不下批評,只要有人敢批評他的政策,他一定拿出一堆數據和模型反駁你。說真的,要是我是彭我也會這麼幹。他X的,你們這些拿了幾個數據到處唬爛的「專家」,等你們有我的經歷再來說嘴吧!

再一次說明,我對楊金龍沒有什麼意見,但楊的接任總裁其實曝露出一件事,那就是歷任總統的怠惰(甚至是彭淮南的怠惰),如果楊金龍是可能接班人選,為什麼他得不到彭淮南般的歷練?萬一楊無法接任總裁,政府高層是否又有準備楊的接替人選是誰?

最後談一下如果我是總統接下來我會怎麼做。

首先,我心目中的央行總裁的年紀應該是在60歲上下,而且他應該是被預設作2任在70歲左右退休。在這個前提下,我會告訴下一任的央行總裁(假設是楊金龍,他現年64歲),他可能只會做一任,但這一任他要做好二件事:

1.建好央行決策的機制(央行理事制度改革),讓重大決策可以真正落實到充分討論建立共識,而不是總裁一人拍板定案

2.建立接班人才庫,我會要求新總裁在接任一年後提出至少3個60歲以下的可能接替人選,未來幾年內除非有什麼不可行之處,否則只要是央行總裁要求讓接班人選歷練的位子總統一律答應,這樣5年後或下一任總統接手時,手上就有足夠的牌可以打

說真的,除了原有職責,下任總裁能把這二件事做好,那就是萬幸了!當然,我不可能是總統,而且台灣的政治人物要是有這種水準和遠見,今天的台灣就不可能搞成現在這樣了。

本文獲「RusRule Financial Broadcasting」授權轉載,原文:談央行接班人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