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資訊

想靠「殺豬盤」賺一筆,卻因莊家跑路背債150萬…他想搏翻身被勸阻:十賭九輸、慎選朋友為上

現職為外資券商當沖交易室經理,曾管理超過30位交易員。學生時期開始投資股票,20歲開始國內期貨與選擇權的操作,而後延伸至國際外匯、指數、活牛、農產品與美國公債期貨,22歲賺到了第一個百萬。而後進入外商當沖交易室學習,累積交易筆數超過125萬筆。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圖片放大

難得跑比較遠,要到中和遠東工業區,出版社安排了印刷廠的參觀,我覺得這是很有趣的體驗,去看看自己的書怎麼誕生的,那裡應該算是書籍的產房、嬰兒室。

過去有點路程,搭了台Uber,等待時間有點久,手機顯示約5分鐘,但車就是不來,10多分鐘後終於抵達。一上車,看著年約30多歲的運將大哥,我先開了口:「大哥你好,剛剛看手機圖示,你的車都沒怎麼動,請問是怎麼了嗎?」

這位年輕運將大哥酷酷的,略有點「江湖」氣息,他冷冷說著:「喔,就剛剛紅綠燈卡到,秒數很久。」

過去也曾遇過各式各樣的朋友,我想說還是試著跟他聊幾句:「最近車子好跑嗎?生意怎麼樣?」

「我是兼差,這個跑6年了,以前比較好賺啦!現在沒這麼好賺。」看起來運將大哥還願意簡單聊個幾句。

「那你本業是做什麼呀?星期三還能出來兼差跑車喔?」我想週三,應該大多數上班族都在工作。

運將大哥說:「我機場工作,地勤,今天剛好休假。」

「你也太拼了,機場工作收入應該也不錯,休假還跑出來開車賺錢,真的很勤!」

運將大哥接著說:「還債啦!之前欠太多債,努力工作還錢,哈。」

「請問你是借錢玩股票,還是比特幣呢?」

「沒有啦!都不是,比特幣有一點點,賺不多就走了。」運將大哥明顯不太想說,反倒讓人更好奇,但講話的尺度跟氣氛拿捏還是很重要,要不然也是挺麻煩的。

「大哥台北人嗎?」我試著轉換話題。

「我住林口,比較靠近桃園龜山那邊。」

「你在機場工作,加上開Uber,收入也不差吧!如果欠債金額沒有太大,你還這麼年輕,一定可以還清。」雖然不知道運將大哥實際年紀,但我猜測就是30歲出頭。

也許是我的親切態度跟鼓勵,運將大哥突然講了比較多話:「2個工作這樣加起來,我1個月有9萬多元,但扣掉每月還銀行的債5萬元,還有給爸媽1萬元,也就只剩下3萬多元。當初欠了150萬元,現在已經剩20幾萬元,我覺得是可以還清的。」

「哇,150萬元!這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是跟朋友一起做生意賠掉的嗎?」我再試著追問一次。

「也算是跟朋友一起啦!就是那種資金盤,你知道吧?殺豬盤,我們明知道那個莊家遲早會跑,可是利息很高,想說反正我們早他一步撤場就好,後面的人輸光也不關我們的事。哪知道還是慢了一步,原本我們已經要閃人,但莊家快了幾個星期就跑路,只能願賭服輸。」

我納悶地問:「所以你明知道那個是假的,但還去玩,只是沒算準時間,人家先倒了,這樣不就很高風險嗎?」

「拜託!高報酬就是會有高風險!這個年代如果不這樣搞,我就算好好工作30年,是能翻身嗎?我們就是要投資!投資!你懂不懂?」運將大哥提到了翻身,又準備指導我投資,我內心頓時也洶湧了起來。

但沒來得及說話,運將大哥開始「指導」,在市民高架上,熟稔地左右切換車道,一邊分享著他的想法:「我常在想,為什麼路邊那些人可以開賓士、開保時捷?到底要每個月賺多少錢才可以這樣?我載了很多客人,有些人500公尺也要叫車,到底要賺到多少身價,才可以這樣任性叫車?」

我試著回答:「其實你不用這麼怨嘆,那些賓士或保時捷,可能是開家裡長輩的車,或爸媽幫忙出點錢,這很正常。要不然20多歲或30多歲的人,要開這種車也不簡單。如果家裡環境不錯,以你的月收入也可以開賓士,肯定沒什麼問題。」我直白地說,看看能否幫他解惑。

運將大哥說:「但我們家沒錢。我媽20幾年前發現有腦瘤,壓迫到視神經而失明,我爸為了照顧我媽,也沒工作,因為總要有人照顧媽媽,所以我很早就在賺錢。我想要翻身,不甘願就這樣。」

「推算了一下年紀,難道你高中就在賺錢嗎?太厲害了!但你媽媽怎麼不動手術?應該就OK了吧!」我有點疑惑,畢竟這麼年輕就失去視力,使得全家人都一起吃苦,這不是個好決定。

還完債打算拚一把搏翻身?別輕易冒險,腳踏實地最安心

運將大哥繼續述說他的家庭故事:「對,我今年35歲,五專就開始賺錢,還要給家裡錢。我有2個哥哥,大家都是這樣,但現在他們都沒給了,只有我還在給,也不能怎麼樣。當初我媽怕開刀會死,因為終究是有風險,爸爸勸她動刀,可是她不願意也沒辦法。」

「你太了不起了,高中就自力更生,而且還要給家裡錢,這真的不簡單!你2個哥哥也許是結婚後壓力很大?誰知道是怎樣的情況,但如果連你也不給,爸媽不就完蛋了?」

運將大哥說:「一個哥哥結婚了,另一個還沒,我不給錢,爸媽真的會很慘吧!媽媽失明時,我才國小,現在大家也懶得再說什麼,因為父母也快60歲了,現在就算願意動手術,工作空白20多年,也沒能力賺錢了。反正我們就是各忙各的,就這樣。我現在打算還債完畢之後,再重新幹一票,反正什麼偷雞摸狗的事也都做過,只要能賺錢,希望可以翻身。」

運將大哥一席話,讓我忍不住多問了一句:「那你身邊有人真的因為做黑的而賺大錢翻身嗎?各種投機類的事都算,有這樣的朋友嗎?」

運將大哥坦承地說:「還真的沒有,周圍都是輸錢的。」

看著手機導航,顯示還有8分鐘抵達目的地,我一時心軟,還是把心裡話說了出口:「你想想看,如果朋友都沒有因為這樣而賺大錢,為什麼你還要這麼做?況且,好不容易還完債,每個月9萬多元的收入,可以重新開始,好好工作存錢10年,也是能存下1,000萬元,要開好車沒什麼問題。」

「做壞事不是不行,而是風險高,如果你是可以壞到骨子裡都不在乎,而且晚上可以睡很好的人,那應該也可以賺,但我感覺你不是這樣的人。你有想過為什麼過去的投機或投資都失敗嗎?因為做不久、做不長,即便剛開始小賺,很快就被抄掉了,這是不對的。無法累積成氣候,沒辦法建立一個系統。」

「當初我來台北,也是運氣好,遇到許多貴人,他們不是給我錢,而是觀念、態度以及持續進步的動力。台北很多富二代、富三代,不講那些愛玩的,還是有很多肯認真打拼的人。你要先慎選朋友,不要再想走偏門,否則時間就是這樣一年年流逝。」

運將大哥沒說半句話,不過我覺得應該是有聽進去。剩不到5分鐘要下車,他稍稍轉頭,像個孩子一般問了一句:「那我可以這樣問嗎?你1個月賺多少?可以告訴我嗎?」

「這不方便說,但靠自己能住台北市的人,還能養一家人,不會是賺5萬元~6萬元的。」我不想騙這位年輕人,但也不可能真的告訴他。

他不死心,繼續追問:「那可以告訴我,你每個月有賺15萬元嗎?」

手機導航顯示剩下1分鐘要下車,我覺得他此時真的很像個孩子。我輕嘆了口氣,說:「我沒買車,搭捷運、騎機車、坐計程車,上有老、下有2個小,台北家庭開銷不太可能每個月都壓在10萬元以下,如果沒有15萬元,我在台北可能很難過日子——講這樣子,你應該就懂了。我下車了,你一定要加油。你真的很孝順,我知道翻身很難,但我們都要繼續努力,不要放棄。」

運將大哥點頭道謝,他知道若不靠父母,要在台北生活真的開銷很大。「我會啦,謝謝你講這些!」

我正準備關上車門,看到已站在路邊等我的出版社人員,不禁再次回頭跟這位年輕人說:「絕對不要放棄,知道嗎?再見。」

社會上總是有很多艱苦人,年輕人只是差了一個機會、欠了一個貴人、缺了一點運氣。

本文獲「畢德歐夫」授權轉載,原文

延伸閱讀
靠賭賺了4間房,一次大輸賠光還不夠!Uber司機吐露心聲:錢來得快,去得更快
連假就要玩到瘋?超商夜班月薪5萬,但精神不濟、臭臉迎人,最終連健康與工作都保不住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