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至少有40萬老人獨居,就連大學教授也不例外…洪雪珍: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

撰文者洪雪珍
學歷:政大新聞系、台大商學所
經歷:yes123求職網-副總經理、自由時報行銷經理、台北愛樂電台協理兼行銷總監、聯合報主編
著作:《你的強大,就是你的自由》《哪有工作不委屈,沒有工作你會更委屈》《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

老人 養老 老年 退休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人生的第一個青春,是上帝給的;
人生的第二個青春,是自己給的。

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來,一個人走。在人生最後幾年,過半的人將是一個人獨自過。閉上眼睛,想像一下,這是一個怎樣的情景,你是什麼感覺?

我住在大學旁邊,附近住了不少教授,他們的子女普遍都在國外落地生根,留下兩個夫妻一起過日子。幾年之後,一個走了,留下一個自己過。其中有一位教授多日沒出門,再發現時,已經走了幾天,鄰居說起這件事,無不唏噓以對:

「真是可憐,兒女都不在身邊,連趕回來看最後一眼都沒…。」

一個人老,是多數
不久,有一天早上看報紙,頭版上斗大的標題赫然是「孤老宅」3個字,完全能夠充分感受到,台灣對一個人老去有多麼害怕、不安與排斥。

這條新聞是說,台灣目前有52萬多間房子住的是65歲老人,其中近40萬間是一人獨居的老人,高達76%,也就是所謂的「孤老宅」。未跟兒女居住或膝下無子的老人中,每4名有3名是一個人生活,可見得一個人老去是常態,並非少數特例,只是我們在情感上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而「孤老」兩字,是「孤獨老去」的縮寫,充滿負面意涵,背後代表台灣社會對「一個人老去」還未準備好。

一般人認為幸福的老人就是兒孫滿堂,可是愈來愈多的老人是一個人走向終點,過去多半是喪偶的老人,現在會多了孩子不在身邊的老人,以及單身未婚的老人。若是觀念不變,仍然留在舊時代,就會讓這些老人覺得自己很孤單、很可憐、活得很不值。

日本的出版界自20年前開始談老年生活,教大家如何迎接老去;近年最熱的議題更讓人吃驚,是「年老老人」教「年輕老人」在更老的時候,依然活得自在,甚至是工作到很老。所以作者當中,出現百歲人瑞教人生活、90餘歲的律師教70歲的律師怎麼繼續接案工作…。

中年,就做好準備
對他們來說,「老化」是一種必然,不是一個選項,只有接受它,想辦法和平共處,當作人生的一部分,有意識、有覺醒地過好每一天,在病痛與衰老中、在折磨與不便中,找到小確幸、找到存在感,緩步走向滿天晚霞餘暉。

日本早在2006年即邁入「超高齡化社會」,多的是一個人老去。我的同事17年前留學日本,跟一位老太太租房間,兩人住在同一屋簷下,老太太早上會幫他端上一碗熱騰騰的味噌湯,和他一起在窗邊晨光下吃早餐,還會幫他修改日文報告,是一段令他懷念的美好時光。對於這位老人,難道不也是充滿回憶嗎?

像這樣一個人老去,日本人不稱它是「孤老」,而是「獨立老」,獨立自主地老去,是不是自立自強多了?是不是心態健康多了?

台灣雖然早已步入「高齡化社會」,預計再7年進到「超高齡社會」,每5人當中,有1人是65歲以上,我們仍然無法坦然面對長夀這件事。那麼,長夀就不是禮物,而是詛咒,不斷地抱怨各種老去的困境,讓人無法安老。因此,心態上的調整很重要。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說:

「人不是慢慢變老的,而是一瞬間變老。」

人變老,不是從第一道皺紋、第一根白髮開始,而是從放棄自己那一刻開始。只有對自己不放棄的人,才能活成不怕老、不會老的人。而中年就是一個關鍵時刻,準備得好,老來幸福洋溢;準備得不好,老年心境蒼涼。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