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猶太人學致富!心理師:察覺「潛意識」的金錢腳本,選擇富裕的那一本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富翁 富豪 有錢人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鄭姐小時候家境好,直到身為工廠大老闆的父親好心幫人背書,卻扛下近兩、三百萬的債務,母親氣得離家出走,即使偶爾回家也是爭吵不休。

由於母親的介入,鄭姐被迫嫁給一個有錢人,希望藉此方便周轉借錢,婆婆看在眼裡心生不滿,常對她沒什麼好臉色。不想靠婆家的鄭姐,努力當上某家公司的財務主管。只是好景不常,公司陷入財務危機,她好心四處幫老闆調頭寸,甚至當起保人,最終公司還是倒閉。還債的這幾年,她每天早晚不停工作終於還掉一半債務,也燃起一絲絲重生的希望……。

鄭姐深受破產之苦,也忘不了父親當初被退票時的無助模樣,內心深處帶著對父親的愛與家族的金錢腳本,讓她的意識(騎象人)儘管不想重蹈負債的痛,潛意識(大象)仍驅使她步上背債的後塵。

我的好友A是很有天分的藝術家,常年住在國外。有次我去歐洲拜訪她,終於有機會欣賞到她的創作。有件作品令人印象深刻,那是由兩張照片組合而成:第一張照片是A獨坐在放了一盆花的桌前,似笑非笑望著遠方沉思;第二張照片則略顯泛黃,上頭有一位與好友樣貌相似的年輕女子,以同樣的角度坐在桌前。

原來,這是A模仿母親舊照呈現出的作品,當時我看到很震撼,原因是:即使女兒不想走上與母親相似的人生道路,遠赴異地十幾年追尋真實的自己,內心還是切不開與兩人的連結,在創作中模仿母親的言行跟姿態。

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父母或家族長輩的思維、舉止、言談,都深深烙印在我們的潛意識中,不自覺影響我們的婚姻、工作與金錢觀……,甚至在我們的意識沒有覺察的情況下,為我們做出各種決定!

家庭是一個系統,
金錢腳本代代相傳

家族治療先驅的精神科醫師莫瑞.包溫(Murray Bowen)認為,每個核心家庭就是一個情緒單位,任何影響個人的事也會影響到系統裡的其他人。如同一群生活在牧場中的牛,其中一隻牛若太靠近磁性柵欄受到驚嚇,牠的焦慮就會瞬間擴散,所有的牛都會感到不安。

這是家族治療學派與其他心理治療理論最大不同:不只看單一的個人,而是將家庭看作「一個系統」,每個家庭成員都被這個系統影響,沒辦法獨善其身。簡單地說,就是父母的情緒會被孩子吸收,情緒穩定程度跟理性行事的程度也會傳給下一代。

2017年國際知名家庭治療師李維榕博士來台上課時,放了一小段動畫:漆黑一片宇宙中,銀河系的所有行星不休止地繞著太陽公轉。「家庭」就像是小太陽系,「家庭成員」是一顆顆星球,在各自的軌道上移動,年復一年繞著太陽而轉,不是有人逼他們,而是自然而然地就在那個位置起舞。她在著作《家有千絲萬縷》更提到:「家庭內的每一個成員都可以是帶菌者,互相感染,讓病毒一代一代地傳遞下去,重複又重複地,讓家庭悲劇不斷地以同樣形式上演。」

我們都在家庭裡扮演自己的角色,溝通的姿態與焦慮程度都學自父母,若沒有主動發現與改變,「金錢的腳本」也會無意識地依照家族的軌道演出,可能富裕也可能貧窮。就像前面故事中的鄭姊,無意識地照著父親的軌道演出負債的劇本。

猶太人對錢抱持正面態度
不只是父母,我們也會受到整個家族、種族或社會的影響,而這個影響或許是枷鎖,或是祝福。猶太民族共同擁有的祝福,就是對金錢的正向觀點,相信金錢的力量。這個富裕的腳本代代相傳,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民族。

我記得第一次陪著媽媽歐洲行,其中一站是到美麗如童話般的布拉格。這個14世紀就蓋好的古城,號稱歐洲的建築博物館,街上隨便一棟房子都像精心打造的藝術品。

佇足最多遊客的當然是舊市政廳前廣場,許多人望著高塔下方的天文鐘等著整點報時:手持沙漏的木雕骷髏人先搖起鈴鐺,接著窗門緩緩打開,耶穌的十二門徒輪番登台,最後在雞鳴聲中闔上窗門,報時鐘聲響起。

代表死亡的木雕骷髏人旁邊,站著三尊同樣會轉動的木雕塑,包括照著鏡子代表虛榮的魔術師、抱著樂器代表享樂的突厥人,以及拿著錢袋象徵貪婪的猶太人。猶太經典《塔木德》有句箴言:「上帝給予光明,金錢散發溫暖。」顯見金錢對猶太人來說,具足相當的神聖性。不過,其他民族羨慕他們富有之際,轉身又將他們貼上「貪婪」的標籤,甚至刻在時鐘上嘲笑……,只是幾百年過去了,猶太人仍帶著「重視金錢」的腳本,穩穩提著錢袋,掌握著美國華爾街及學術界最多的資源。

在我看來,金錢腳本並非全是負面,先祖帶給我們的有枷鎖也有資源,而且腳本並非不能更改,如果我們能覺察到「潛意識」中的金錢腳本,就能重新在「意識」中選擇真正想要的「富裕腳本」,留給自己及下一代。

打開家族忠誠的枷鎖
國際知名禪師一行禪師用「相即」(interbeing)來表示我們跟其他生命的相互依存,他說:「看著一個小孩,我們很容易在她身上看到她父母和祖父母,她看待事情的方式、她舉手投足的模樣、她談論的事情,甚至她的技藝跟天分,都和她雙親一個樣兒……我們每個人確實都是母親的延續……我們無法說我們不想和父母有任何關係。他們就在我們之中,我們就在他們之中。我們是所有先祖的延續,而因為無常,我們有機會將我們所繼承的朝美麗的方向轉化。」

我的曾祖父在爺爺小時候意外驟世,頓失依靠的曾祖母只能替人洗衣養家,日子清苦。爺爺從小就必須半工半讀拿錢回家,即使成績很好能上大學,也只能讀高工,趕緊出社會幫忙賺錢。爺爺後來在醫院當醫檢師,一直不平醫生與醫檢師的社經地位差別如此之大。他總認為如果當年有錢讀書,自己肯定也能當醫生。

從小為錢所苦的焦慮、無法當醫生的遺憾,就在我們家族代代相傳。爸爸和叔叔都被要求念三類組考醫生,身為長孫的我,也得繼續承接爺爺的期待,可惜讓他再度失望。現在偶爾爺爺還會提醒我當年犯的「錯誤」,如果當醫生的話薪水跟生活會有多好。來自爺爺「不當醫生就賺不到錢、就不是乖孩子」的信念與壓力,在我工作好幾年後才得以慢慢放下。

我想,「必須當醫生賺大錢」可能也是父親的陰影,讓他毅然踏上創業之路,也因為父親關係我從小就想創業,畢業後從事業務工作多年,其實是為了找尋做生意成功的祕訣。

某次體驗催眠心理治療時,凌坤楨老師問大家:「你知道你父母親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是什麼嗎?」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但答案立刻在我耳邊響起:「父親這輩子,是為了成功創業而活。」

深愛父親的我,也在不知不覺中帶著這個包袱,想為他向爺爺證明,不需要當醫生也能過好生活。但這個「必須賺大錢」的腳本,其實像是孫悟空頭上的金箍,讓我不能自在地做自己。從那天起,我覺得身體裡似乎有什麼東西鬆開了,再也不必一直與人比較,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只要做有意義的事就夠了!

家族治療當代大師瑪莉亞.葛莫利(Maria Gomori),有次在工作坊上讓我們畫出三代家系圖,包含自己、父母、祖父母跟外祖父母,還得寫上每個人的特質及優缺點。這樣做,讓我清楚看見長輩身上那些好的、壞的特質,我的身上也有,或多或少影響著我的生命軌跡。我,就是祖先的延續。

但我知道,我可以重新做出決定,放下不想要的部分跟不適用的家庭金錢規則,朝著美麗的方向轉化,走出適合自己的致富之路,不需要揹著父母前進。就像前面的鄭姊,趕快還清鉅額債務,最後獲得浴火重生的力量。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