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力了,但媽媽永遠覺得不夠」獨子面對恐怖平衡...心理師:身心垮掉前你應該自救

MR JAMIE 愛長照
About
撰文者愛長照服務平台

愛長照提供最實用的長照資源補助、養生保健、疾病知識、心情支持等彙整。我們是與照顧者站在一起的專業團隊,有「銀髮照顧」的相關疑問,歡迎來「愛長照」了解更多!

網站:http://www.ilong-termcare.com/
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8525carehelper/?fref=ts
賠錢 沮喪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在照顧初期就應該思考,以一年、三年、五年的設定期間,檢視自己是否能夠單獨的承擔?或是有短中長期不同的資源協助,而不是等到恐怖平衡垮掉了才去下決定。

阿雄(化名)是家中的獨子,父親早逝。他的母身兼父職的帶他到大,但隨著阿雄的長大,長期在生活中缺乏丈夫角色的母親,將依附的重心轉嫁到阿雄身上。

他從大學畢業之後,就只能在家附近找工作,晚上只要晚於6點沒回到家,媽媽就打電話問怎麼還沒回來?隨著年紀增長,不容易有機會認識工廠外的異性,而剛好廠內有位單身的女孩,她家人也覺得阿雄人不錯,所以就將女兒嫁入阿雄家。

為了對得起早逝的丈夫,阿雄的母親不得不讓媳婦嫁進來。但如果能讓她選,她是千百個不願意孩子被媳婦奪走。阿雄的媽媽對媳婦從頭到尾就沒有好臉色看,阿雄的妻子也明白。但因為害怕阿雄成為夾心餅乾,只能選擇忍氣吞聲。

在電子廠擔任廠長的阿雄,面對剛滿週歲的孩子,一點都沒有感受到初為人父的喜悅。

因為同住的母親,不斷的報怨:「阿雄都沒有關心自己,一定要她說哪裡不舒服才來看她......」(實際上,阿雄天天晚上都會抽一兩個小時跟母親聊天;每次母親生病了,阿雄下了班就直接趕到醫院陪伴母親,可是媽媽永遠覺得不夠)

妻子又因為婆媳關係緊張,再加上產後憂鬱,還在月子中心情緒就很低落,不僅抱怨阿雄不來關心她和孩子,也是焦慮月子做完之後,又要面對婆婆。

然而,阿雄的壓力也不小。兒子有黃疸,要住在醫院一陣子;自己又是廠長工作經常要加班、開會!身上背負著包括來自於母親(不斷的喊著身體不舒服或要求阿雄能常常陪自己)、妻子(產後憂鬱和長久以來的婆媳問題)、孩子(黃疸)、廠長(工作)等等的壓力。

以上這種「三明治」的狀態,你是否也有熟悉感呢?

處在這個局面的當事人,常常會繼續地埋頭苦幹,直到撐不下去為止,這樣的恐怖平衡在一夕之間,可能會出現許多意想不到的情形。

就如後來阿雄的擔憂,讓他晚上睡不好、白天精神不濟,以至於開車出了車禍而住院,一家三口在醫院相會。

倘若輕傷還好,如果又撞到別人,或是自己受更嚴重的傷。大家可想而知,原本的恐怖平衡,又變成另外一個形式的恐怖平衡。很多照顧者很少跟別人求救,當求救的時候,就是很嚴重的時候了。

如同阿雄想要做好每一件事,因為這些事阿雄覺得「都想、都應該做。」然而,真正要思考的是:在自己的能力所及之下能做哪些?哪些可以交由其他人協助?

這是在照顧初期就應該思考的,以一年、三年、五年的設定期間,檢視自己是否能夠單獨的承擔?或是有短中長期不同的資源協助,而不是等到恐怖平衡垮掉了才去下決定。

如何下決定,我提出幾個方向給大家參考:

1.找出優先次序:
正如同在飛機上安全指示介紹時,當氧氣面罩落下來時,要先把自己的氧氣面罩罩好之後,再去顧身旁的小孩。

2.找出界線 :
在此很多人會認為劃清界線等於自私,其實不盡然。

自私是指為了自己的好處而傷害到別人,而界線,則是指哪些事情該由別人自己負責,哪些是自己該負責,並沒有傷害到別人。

比如,經常會有其他的鄰居、親友,甚至是家人使用情緒話語,讓照顧者以為這些照顧工作全都是自己該做的。正因為這些話相當傷人,因此聽到後千萬不要再往心裡放,不要真的認為是自己該負的責任。要以「自己身心是否能夠負荷」為首要,才是正確的。

3.利用長照資源、照顧系統:
這部分常會出現窒礙難行之處,特別是資源都找到了,但被照顧者(以後稱為個案)不願意被協助。

無論是居家看護、外籍看護、日間照顧、喘息服務等,都有可能被個案反對,此時萬萬不可以用強硬的手段與他碰撞。反而需要更加柔軟的方式引導,並以時間換取空間。

也千萬別說,個案不可能改變,因為當我們有這樣的想法,便不會再想辦法勸導被照顧者,結果一定不會改變的。

當我們用軟性的話來說明,甚至是能讓被照顧者動容的話語,來感動他(要先感動一個人,才能改變一個人,最有可能感動一個人的方法便是愛),外部資源才有機會介入。

4.親朋好友的協助 :
你的週遭有沒有一些親朋好友能夠幫助你,讓你有幾個小時到幾天的休息時間?此外,長輩在接受熟悉的親友照顧時,可能會比你自己照顧,更不容易出現不配合的情形(總是要在別人面前乖一點的想法)。

當有你有這樣的需求,最好要先讓這位來協助的人,有機會與個案相處。不僅讓他了解個案的生活模式,也會讓個案熟悉長輩,以減少排斥感。

5.被照顧者真的需要「無微不至」的照顧嗎?
很多照顧者會想要做很多,以致於沒有時間讓自己喘息。像是一大早起來為個案預備現榨的蔬果汁;在幾點前出門,以便幾點前要回到家;回家以後又要預備午餐;接著,在幾點前吃午餐,以便幾點前上床睡午覺......這樣的情況是照顧者覺得應該如此,但個案到底需不需要如此的按表操課呢?

很多照顧者都會認為自己多做些,就可以避免個案衍生出其他預期的毛病,感覺個案的生病與否都掌握在你手上?但其實個案的狀況,常常不是照顧者的一己之力,就可以改變的。

不可否認,運動、生活規律是個案所需要的,然而像這樣的練兵行事曆,不僅破壞關係,也只會讓自己更緊張、壓力更大。

總而言之,恐怖平衡如何處理?有很大一部分在於照顧者的心,如何分配優先順序?如何有界線的處理問題?如何用愛去感動個案使用長照資源和照顧系統?如何用關係找親友的協助?照顧者是想要還是需要?

若照顧者能夠花些心思,先處理這些問題,才能降低恐怖平衡的發生喔!

溫馨的提醒:
1.優先次序的排列是重要的。
2.人我之間界線拿捏是必要。
3.其他資源的介入是需要的。
4.是你想要?還是個案需要?

作者:黃耀庭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你的照顧關係也是「恐怖平衡」嗎?在身心跨掉之前,你應該做的事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