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入SDR後,為什麼一般小散戶更不應該投資人民幣?

撰文者Joe
台灣最大國際商品部落格主編,曾任經濟日報專欄作家;財訊雜誌、今周刊、天下雜誌、非凡周刊等媒體特邀財經作者。專長為全球人口結構分析與統計、各國總體經濟和趨勢分析、波浪技術分析、全球外匯系統、美股ETF商品操作。著有《看線圖輕鬆賺外匯》、《看線圖高效率賺外匯》、《自主投資之鑰》。
個人部落格:http://blog.moneydj.com/joe/
人民幣
攝影:許世穎/商業周刊
圖片放大

2015年12月1日,國際貨幣基金(IMF)終於表決通過,2016年10月允許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SDR),主要用來補充IMF成員國的國際儲備資產。

雖然SDR不是真正的貨幣,只能在IMF會員國之間交換,類似「紙黃金」的概念,但是這仍然對人民幣國際化有一定的幫助,2016年底,IMF的SDR中的一籃子貨幣,將有5種貨幣,原本是美元(41.9%)、歐元(37.4%)、英鎊(11.3%)和日元(9.4%),新的比例則是美元(41.73%)、歐元(30.93%)、日元(8.33%)、英鎊(8.09%)、人民幣(10.92%),人民幣終於受到國際機構的認可。

但是美國聯準會(FED)前主席Bernanke則是揶揄地描述(出處:China's gold star),這像是小學生寫好功課,被老師貼了「金星貼紙」當作鼓勵(原文:when you did a good job on your homework you got it back with a gold star pasted on top.),完全是「象徵性」的意義。因為SDR只在IMF內部會計使用,實務上的使用範圍和效益相當低,人民幣納入SDR並沒有讓中國產生特別的實質權力或特權,只能說IMF認同中國在過去幾年的經濟成長和資本開放政策,這是朝貨幣自由化邁進的過程。

實務上來說,人民幣現階段確實不是完全自由流通和無限制兌換的貨幣,中國人購買海外資產規模、外國資金匯出入中國,仍然受中國政府的嚴格控管,甚至利率及資本帳等貨幣政策或財務政策,也沒有達到真正的自由化或透明化。中國政府只是對人民幣從「嚴重加強干預」,放寬到「嚴重干預」,距離自由化還有一段不小的改善空間。

不少投資人則是期待,人民幣被納入SDR後,全球各組織至少會增持等值約1兆美元的人民幣資產當作外匯存底,但人民幣納入SDR的消息出現後,人民幣兌美元反而呈現貶值,對於投資人來說,投資風險很可能變的更難評估。因為2014年以前,中國單方向維持人民幣穩定升值的模式,未來勢必不可行,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市場機制,如果以中國經濟基本面在2015年全面下降的情境來判斷,人民幣甚至會面臨更大的貶值壓力,未來隨著人民幣更加國際化,中國政府控管的力道減小,人民幣走勢很可能變的更難預測。

中國政府近年來不斷的在國際上展現中國強勢的經濟成長,希望人民幣能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甚至是大幅提升貨幣的流通量,但是從國際清算銀行的貨幣統計來看,人民幣的全球流通量仍然距離主要貨幣有頗大的差距,更遑論和美元相抗衡。

事實上,人民幣要提升價值和流通量,並不是只靠單一國際貨幣組織就能扭轉局勢,更重要的是市場機制,民間投資機構和政府會自由選擇持有美元,關鍵在於美元能帶來更有效益的流通性,更能較低成本換取到所要的物資,金融風暴或天災人禍時,持有美元可以避險,持有美元的風險遠低於其他貨幣,才促成美元龐大流通量的主因,這就是市場機制,但目前人民幣顯然還無法做到全面性的自由化。

從投資的角度來看,中國政府仍然穩穩掌控人民幣的貨幣政策,而且貨幣政策由少數人決定,分析人民幣,必要時還得考量許多政治因素,不全然由市場機制來決策。加上換匯仍然有諸多限制,這樣的貨幣其實不適合投資人投資,因為投資人無法事先透過研究中國經濟,來提前預判中國央行的貨幣行動,不像歐洲央行(ECB)、日本央行(BOJ)或聯準會(FED),有固定的利率會議投資人可以透過研究該國總體經濟,掌握和央行理事成員一樣的經濟資訊,提前判斷該央行可能實施何種貨幣政策,然後針對該貨幣進行布局,投資前可以做足功課,掌握度相當高。

但投資人民幣就難以這樣做,畢竟中國的經濟成長已經不像2011年以前的高速成長了,所以建議投資人投資人民幣以前,最好先衡量自己能承受的風險有多大,三思後再行動。

延伸閱讀:人民幣加入SDR,會繼續貶值的機會更高了!一個關鍵原因就是...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