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家庭主婦10年,直到伴侶出軌…她才終於領悟:不要為愛犧牲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當家庭主婦10年,直到伴侶出軌…她才終於領悟:不要為愛犧牲

廢材主婦10年的重新發展

在美國東岸這個小鎮,進入9月這一天,天好藍,陽光燦爛,雖然天氣逐漸轉冷,卻是很舒適的季節。女兒未來要讀的高中就在這個小鎮,玉瑩幫女兒辦好入學手續,趁著還有幾天時間,全家在小鎮附近走走,享受最後歡聚。

這次帶著先生跟兒子,送女兒來美國念書,玉瑩覺得自己真的是突破了家庭主婦的舒適圈。從網路找資料、規畫行程、訂飯店,到當地開始找路、搭車、找飯店、找學校…玉瑩全部自己來。她每天用著破英文向老外問路、買東西,遇到的老外都很和善、耐心的聽她講,溝通還蠻順利的,讓玉瑩逐漸練出一點自信。

看到女兒在國內念國中,填鴨教育讓她很不快樂,玉瑩下定決心,女兒國中一畢業就送她出國念高中。她想要女兒很開心、很自由的發展。她很感謝先生願意出這麼多錢支持女兒出國受教育,這是她幾經說服,他才同意的。他們談好,女兒1年100多萬元學費,她分擔50萬元。

為了負擔女兒的學費,今年她開始加入先生公司網站設計的新業務,她運用以前做銷售員累積的溝通能力,負責跟客人溝通,了解客人的需求之後,再傳達給工程師看如何設計。最後完成的網頁,客戶都很滿意,案件量逐漸增加,已經排到半年之後了。玉瑩很有成就感,雖然是在先生底下工作,但是如果不是靠她說服業主的能力,這些案件大概很難成功。先生太習慣當老闆了,雖然很懂策略和解決問題,但是完全不擅於跟客戶溝通表達,以及揣摩業主的需求,有幾個客戶私下跟玉瑩說,如果是他先生來跟他們談,他們不會把案子交給他做。

目前玉瑩跟先生搭配得很好。雖然工作不輕鬆,但是玉瑩心裡盤算著,這樣穩穩的接案,應該夠付女兒高中3年學費了。玉瑩內心因為重新找回工作的熱忱而感到雀躍,想到自己當廢才主婦10年了,剛開始回職場時還非常忐忑,不知道自己會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在職場上有沒有價值,如今逐漸找到定位,她感到踏實喜悅。玉瑩在Instagram上面,興奮的宣告著:「我不再是孩子的媽、家中的女傭、誰誰誰的誰,今年,我找到了我自己。」

看似幸福家庭,實無婚姻關係

10年前,兒子出生,因為不好照顧,玉瑩就從先生小呂公司的工作退下,專心在家帶孩子。說是「先生」,其實他們沒有結婚,兩人在一起18年,玉瑩無法跟外人解釋他們之間複雜的關係,對外就以先生稱呼孩子的爸;跟孩子的爺爺奶奶,也以公婆、媳婦互稱。

52歲的小呂,中廣身材,笑起來露出酒窩,像個縮小版的彌勒佛。

小呂就是個「好老公」的形象,平日有空都親自接送玉瑩跟孩子。小呂因公司業務關係,常有出國機會,他也經常帶著全家同行,順便度假。在外人跟朋友眼中,他們是很幸福的一家人。

玉瑩私下稱呼先生為小呂,她23歲在他公司上班,兩人相戀時,小呂正跟前妻分居、談離婚。「我會跟小呂在一起,是因為他很老實,雖然我們沒有結婚,但是我很看重這段感情,我曾經覺得我們真的可以在一起一輩子,維持很好的家人關係。但是現在,我們的關係比較像室友。」說這些話時,玉瑩正邁入40大關,她的神情一如往常那樣開朗。第一次這麼坦白對外人披露跟小呂的真實關係,對個性倔強,不輕易示弱的玉瑩來說並不容易。從小父親家暴,為了保護媽媽,養成玉瑩極為強悍的一面;又為了自我防衛,玉瑩已經很習慣對同學、朋友隱藏家裡的狀況。她戴上一層又一層的面具。

玉瑩說,記得小時候,父親每天在外喝酒到凌晨回家,就開始發酒瘋,她身為長女,總是帶著妹妹備戰。但是不管父親吵到多晚,玉瑩隔天一早還是振作起精神,去學校上課,「我跟同學也相處很好,總之就是開心開朗,漂漂亮亮。我就是要維持一個很正常家庭的樣子。以前這樣做是因為倔強、愛面子;現在這樣粉飾太平,是不想2個孩子受傷。」

玉瑩跟小呂沒結婚,一方面是因為當初他跟小呂在一起時,小呂還沒結束婚姻,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玉瑩不想結婚。從童年時期就看著母親忍受父親外遇、家暴,卻離不了婚,非常痛苦,玉瑩因此對婚姻很不信任。那時玉瑩真的很怕媽媽被父親打死,經常叫她走,母親不肯走,留下來卻又不斷嘮叨著:「我為了你們,熬過一天又一天。」反覆聽到母親如何為她們姊妹倆壯烈犧牲的話,玉瑩感到非常厭煩。她決定以後絕不要走跟媽媽一樣的路,她不想為愛情犧牲,也不要為孩子跟家庭犧牲。

沒想到玉瑩有了2個孩子後,也面臨跟母親當年一樣的難題:到底是該留下來,還是離開?她終於了解,有了孩子,真的沒辦法說離開就離開。

以為伴侶老實,不料仍受騙

6年前,小呂因為公司產品賣到中國大陸,有2、3年頻頻往返中國。

3年前,小呂有次從香港轉機回來,彷彿有事想跟玉瑩說,卻屢屢欲言又止。

最後,小呂終於跟玉瑩開了口:「我有件事不得不講,我生病了。」玉瑩很緊張問他:「你生什麼病?」小呂才說,他去嫖妓染了病。聽到這,玉瑩震驚到難以置信。她想起幾天前,她借小呂的手機用,微信突然跳出了問他什麼時候回來的曖昧短訊,這時她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原來小呂在外面早就high翻天。小呂繼續說:「我會跟你講,只是因為,要你去醫院檢查,我怕傳染給你。」玉瑩覺得小呂太過分了,要玩,卻不注意衛生安全,更沒想過對她的責任,她很憤怒,情緒幾乎崩潰。

「我對這段感情真的很不捨,因為完全沒有徵兆。就好像在一天當中,我的世界塌掉了。在那天之前,這個世界不是這樣,他就是很好。對我很好,對小孩也不錯。」玉瑩說,唯一異樣就是事情爆發前半年,小呂吵著要花數十萬去植髮,玉瑩媽媽一直提醒她,小呂有鬼,否則一個矮胖的中年男人,幹嘛在意禿頭?玉瑩還罵媽媽神經病。小呂為了釋疑,之後每次到中國,一進飯店房間,就跟玉瑩視訊,拍房間給她看,證明房內沒有其他人。

「現在回頭看,他當初就是心虛。」3年過去了,現在玉瑩談到這件事,已經能自我解嘲了,「我後來當然去檢查,不然怎麼辦?到醫院,醫師問我,要檢查什麼?他旁邊還站著一個很帥的實習醫師,我根本開不了口,我當時覺得,我的人生怎麼這麼黑暗啊?幸好檢查結果沒問題,如果有問題,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在經歷震驚、痛苦、傷心等所有的情緒一輪之後,玉瑩開始捫心自問,「為什麼會走到這種地步?」玉瑩不斷追問小呂:「你不滿意我哪一點?」

你這些事情是發生多久了?是到中國大陸就發生?還是在中國的這幾年都有?」沒想到小呂非常不友善的回她,「你問這麼多幹嘛?」對小呂的反應,玉瑩很錯愕。「我們不是還想走下去嗎?既然我們要走下去,難道我不值得你一個道歉跟坦白?」小呂冷冷的叫玉瑩別來這招,「你們女人才不會真正原諒別人,講這些事到最後都變成你日後翻舊帳的素材而已。」看小呂拒絕解釋的那種冷峻跟高姿態,玉瑩心想,小呂連道歉求和都不想,是因為前妻之鑑,他認為破鏡難圓,所以這次想速戰速決。她卑微的又退了一步,提議2人一起去做心理諮商,把彼此的心結打開。玉瑩心想,為了保護這個家,她鋪了一條路想讓兩人復合,只要小呂願意走上來…結果小呂態度依然強硬:「不用說什麼和好、溝通!開個數字出來,看是我走,還是你走,我統統答應你!」

小呂拒絕溝通,表示他已經不在乎這個家了,難道小呂是想要繼續外面那種光鮮亮麗、爽翻天的生活?玉瑩感到很受傷。這10年,她跟小呂之間幾乎已經沒有性生活了,她也曾懷疑小呂出軌的對象其實是男的,他是男同志。但是不管事實如何,既然確定小呂是放棄這個家了,玉瑩去找律師,也開出小呂願意並付得起的條件。

考慮孩子權益,無法說走就走

但是這個分手價碼,玉瑩卻始終沒有開給小呂。

顧慮到2個孩子的未來,玉瑩不能說走就走。她不想讓小孩覺得,媽媽為他們犧牲,也不想讓小孩認為,這個家庭已經破碎,爸媽還硬要在一起,她決定在孩子面前,裝作一切都沒發生。玉瑩說得一臉堅定:「雖然我跟小呂的關係已經不同,但是對孩子來說,這個家庭從來都沒有改變,父母就像以前一樣。」但是剛開始的時候,玉瑩一看到小呂就難以忍受,她怕影響小孩,於是用盡所有力氣去克制自己,不能在孩子面前露出絲毫對他們父親不悅的表情跟動作。她表現得一如往常,即使有時真的很想要諷刺小呂幾句,她都忍著告訴自己不能這樣做。為了給小呂留面子,玉瑩也沒辦法跟媽媽、妹妹,還有好朋友講。有2年時間,她痛苦到經常想尖叫,只能在洗澡的時候哭。

每次想到2個孩子是如此纖細敏感,特別是兒子才念小學,她不敢想像如果跟小呂分手,兒子會有怎樣的反應?她很怕自己一個人無法承擔這些。

隨即玉瑩又想,不行,不能這麼脆弱,要堅強。後來她暗自決定,小呂在外面爽不爽是一回事,可是他對家庭的責任,她不會讓他以為用錢就可以逃開。「他可以不要對我盡責,反正我們也沒有婚姻關係,但是如果他忽略孩子的感受跟責任,我不會讓他好過。」

對於媽媽和爸爸的關係,玉瑩的兒子後來似乎敏銳的察覺到什麼。以前玉瑩跟小呂走在一起,他總是硬插到中間,將2人擠開;可是現在,他總是左擠右擠把她跟小呂擠在一起,讓2人的手互牽。玉瑩說:「我一直反省是不是我透露了什麼,但是我盡力了,如果兒女察覺什麼異樣,我也沒辦法。」玉瑩決定按捺住離開的衝動,因為她曾經很深的體會到,父母不在身邊的日子有多苦,她不要小孩像她以前那樣。

玉瑩念國二那年,媽媽終於受不了爸爸的折磨,選在玉瑩姊妹放暑假,到奶奶家玩的某天離家了。「我回來,發現我媽東西都搬走了。我媽真的走了,不告而別,沒有留下隻字片語。」玉瑩說,如今她已經忘記當時自己是什麼感受,因為她接下來忙著應付父親。玉瑩的父親在妻子走後,突然覺得不能沒有她,從此不喝酒了、也不打人,整天可憐兮兮的龜縮在房間角落。

接著,他帶著玉瑩姐妹去南部外婆家長跪,要她們懇求外婆告知,媽媽到哪裡去了?後來又到處去找媽媽的朋友問,繞了台灣一大圈,找不到人,玉瑩的父親開始鬧自殺,兩次都被玉瑩發現救回來。玉瑩只好找爺爺來,爺爺痛罵兒子:「人也是被你逼走的,你現在要死要活,是有什麼毛病?你別留在傷心地了,有辦法你也走吧!」玉瑩的父親終於不鬧了,當時他有個朋友在美國開餐廳,他買張單程赴美機票,跳機到美國找朋友。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