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借錢給鄰居修屋,卻被告上法院…一故事看:人再善良,也要學會保護自己

撰文者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


房子 房屋 買房 購屋 房地產 房價 房貸 房市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第一次看到錢嫂,你一定會喜歡她,不只對人笑容可掬,福福泰泰的樣子,加上古道熱腸又慷慨的性格,雖然嗓門大了點,可是街坊應該都是給她很正面的評價。除了無所求的參加鄰里活動,因為早年有存錢,加上孩子也孝順,讓她時不時還有餘裕自掏腰包幫幫附近的窮苦人。

「我也沒有幫什麼忙啦,大家都是好厝邊啊。」錢嫂每次被問為什麼那麼熱心,她都這樣回答。也確實,這幾十年相處下來,她就是那麼好的人。

後來發生了個事情,就此改變了她的人生,事情是這樣的。

錢嫂家的兩三條巷子之外,住了個阿桑。阿桑家裡窮,和成天無所事事的兒子住在一個丈夫留下的爛鐵皮屋裡,但知道的人都明白,這鐵皮屋爛歸爛,下面的地皮倒是挺值錢。前幾年景氣好,有幾個建商捧著鈔票來跟阿桑請託,阿桑擔心獨子把錢敗光,她也認為地皮會一直漲,所以寧可住在漏水漏到不成樣的房子裡,不想有進一步的動作。

「反正我撐著,總有一天會等到好價錢的。」阿桑是這樣告訴鄰居們。

錢嫂常常會去阿桑那邊送飯,因為阿桑家是最後一站,一個星期總會有個兩三天沒事,就會留下來聊兩句。錢嫂媽媽走得很早,對於這位阿桑有個特別的情感,有時候看老人家可憐,常常偷塞個幾百元給她,這樣朝夕相處的情感,自然會愈來愈濃,阿桑身體不錯的時候,有時也會和錢嫂去外面曬曬太陽。

如果日子這樣過,那就沒事了,偏偏有一年,有個大颱風,阿桑家被吹歪了屋頂,即使有補助,整個弄起來還有將近幾十萬元的缺口。阿桑想來想去只跟錢嫂熟,手上有錢又沒心眼的錢嫂也願意無息借給她。這畢竟不是一條小錢,要是沒憑沒據,很難跟家裡交代,後來不知道是哪邊聽來的,阿桑自己除了寫借據,自己開口要把土地給錢嫂做個設定,免得錢嫂吃虧,所以兩個人就去附近代書那邊辦了手續。

後來,房子修好了,偏偏老天爺愛開玩笑,阿桑某一天在家摔倒,從那天之後身體狀況轉差,沒多久就往生了,土地讓那個無所事事的獨子繼承,他早就想要把土地賣掉,繼承後準備找買家之際,赫然發現土地上面有錢嫂的設定。想當然耳,難聽的話就出來了。

那個兒子四處跟人家說,錢嫂和阿桑同進同出,就是覬覦這塊土地,設局借了錢給她母親,做設定就是為了要卡位,明明就是有心機的假好人。

這事情傳到錢嫂耳裡,錢嫂氣得找當初的代書出來作證,不過嘴巴長在人家嘴上,到後來連那個代書也被傳成一夥的,為了這幾十萬還有她自己的清白,錢嫂憤而打官司,還好是證據齊全,可是等到最後要到錢的時候,她頭髮都白了。

「早知道如此,打死我也不借錢出去。」一向愛惜羽毛的錢嫂恨恨地講。

那件事情之後,她就心灰意冷搬離自己住的老地方,不只是想要好好調養,而是要遠離這一塊傷心地。

人要善良,可是善良怎能沒有保護自己的鋒芒?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