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大運遇陳抗,一個公務員道出困境:年改不合理,但遊行衝撞被當暴徒...在職人員又只能當沒人權的勞動者

撰文者99啪
私立大學法律系畢業,曾在民間律師事務所及金控銀行擔任法務人員,目前從事公職。原本是對投資毫無興趣的財經門外漢,在三十多歲時,因為一次運動傷害及政府年金改革而意外走上了投資這條路。經過初期不斷摸索苦學後,逐漸找到自己在股市的生存之道。

投資重視理性分析法,藉由個人發展出的兩大操作系統-「價值動能投資法」及「價值回歸投資法」,在短短4年內即滾出千萬身價。目前的現金流收入已遠超過未來「可能」領得到的月退俸,並且成功達到年獲利百萬元的目標。

希望透過自身經驗,勉勵所有的朋友要有危機意識,「自己的退休金要自己救」,趁早準備,一起努力打造屬於自己的「鐵飯碗」。

著作:
沒有18%我靠股票打造自己的鐵飯碗

部落格:
99啪的財經筆記
http://ericgung.pixnet.net/blog

同名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eric99percent/

世大運
圖片來源:世大運臉書粉絲團
圖片放大

世大運陳抗事件後,有些網友問我對這件事的看法,坦白說我的心情很複雜,也感到很無奈,因為目前這個社會氛圍看來是無法改變的,但經過這幾天的沉澱,還是認為應該要表達一下個人觀點,或許可以提供給大家一些不同的思考:

首先我認為反年改團體在那個時間點及場合去做抗爭,絕對是錯誤且不智的行為,對於爭取社會認同也毫無幫助,因為只是把原本中立的群眾推到他們的對立面,又或許他們的目的不是要爭取認同,只是要宣洩怒氣,把事情鬧大,那麼他們確實成功了,只是為了這個目的,要讓自己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值得嗎?

況且不僅僅是他們要付出代價,所有的公職人員也會跟著一起承受,包含還在各自崗位兢兢業業工作的現職人員,因為民眾的怨氣是不會區分對象的,這次事件的結果只會讓現職人員處境更加艱難,未來的年金改革也很難再有理性討論的空間。

因為反正政府只要端出「改革」口號二字,民眾就會覺得好棒棒,不會想瞭解內容是否合理,但假如你是「反對年改」,就會被打成是貪心或自私自利的米蟲,簡單的好壞二分法永遠是政治鬥爭最有效的工具,但就跟藍綠一樣,只會形成一種政治信仰,卻會讓民眾失去獨立思考能力,不過悲哀的是,這或許正是這個政府最想要的結果。

過去我曾寫文章批評過這次年改,雖然我個人不認同這次反年改團體的抗爭手段,但我也不會因此改變我的立場,其實更精確的來講,我反對的不是「年改」,而是反對這次年改版本,反對的是「假改」。因為很多人以為這次年改可以達到政府所宣稱的世代公平正義,但這完全是錯誤的印象,只是個虛幻的口號罷了。

就如同前面文章所寫的,這次的年改版本未來只會繼續製造職業對立,年金也無法永續經營,輕重緩急更是明顯失衡。這種版本對於現職同仁,特別是年輕世代才是巨大的災難,只會造成更大的世代不公,因為改革後退休者頂多只是少領,但在職者卻必須面臨多繳、晚退、少領(甚或領不到)的困境,執政者表面上談的是改革,但背後更多是政治計算的結果。他們口中所謂的改革,其實並沒有真的落實,頂多達到宣傳政績及吸收選票的目的而已。

更何況,這次年改一開始就是用汙名化及鬥爭化的手段進行,負責規劃年金改革的人一方面說「希望透過這次改革,避免不同職業不公平對待,或被污名化」,但另一方面卻又指摘軍公教人員「繳少少,領飽飽」,又或者用單一勞保比照公教退休金等錯誤資訊來誤導民眾,刻意造成職業間的對立。在審議法案期間,也對反對者恫嚇放話「包圍愈多次,會不會砍得更兇呀?」事後也證明確實是如此。

然而當執政者將所有箭頭指向軍公教的同時,卻又完全刻意迴避自己身為「雇主」的責任,比如退撫基金過去長期提撥不足、操作績效低落等問題。而政府種種所為,除了嚴重打擊現職人員的士氣外,也激化了退休人員的抗爭,對於今天出現這種狀況,自然也難辭其咎。

至於上面所講到的現職人員,當然也包含這次世大運的市府工作同仁,當大家開心的欣賞這次世大運比賽,享受各國選手高水準的演出時,其實背後就是靠他們無數的辛勞付出及犧牲所換來的。

我個人曾在臺北市政府任職過,也認識很多仍在市府服務的同仁,我知道他們為了這次世大運,除了事前辛苦籌備外,世大運開始後,還要到各場館輪流值班,期間很多人都要忙到半夜才能回家,然後隔天早上還要趕搭第一班的捷運上班,週末也無法休息,然後只能換得微薄的加班費,或者是永遠用不完的補休。

他們都是在遠低於勞基法條件的環境下超時工作,也都是這次年改的受害者,可惜他們的付出,一樣很難改變民眾的刻板印象,未來也很難改善他們勞動或退休的困境。

這也是從事公職的悲哀,因為在國家機器力量的壓制下,你是很難為自己爭取權利的,只能當個沒有聲音的勞動者。過去退休人員在體制內(如年改會)的討論被當成放屁,體制外的遊行或衝撞則被當成丑角或暴徒。但假如像現職人員乖乖禁聲,在體制內安分守己的工作,下場就會比較好嗎?

很抱歉,當然...不...可...能。

這個政府(雇主)只會軟土深掘,得寸進尺,所以過去才會發生陸客不來,就要求員工刷國旅卡救觀光,電力不夠,就限制員工吹冷氣來救能源等可笑的政策。因為公務員沒有工會或罷工權,也沒有抗爭籌碼,所以只能任由政府(雇主)欺壓,其實對於執政者來說,底下員工因為不會反抗,又是選票少數,才是他們心中「最軟的那一塊」,也是最好用的「政治提款機」。

所以這次陳抗事件也出現了很荒謬的景象,在這個舞台上,場外有抗爭的反年改團體,場內則有工作人員及維安員警,他們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都曾經為這個國家服務過,也都是這次年改下的犧牲者,卻因為彼此角色的不同,出現了互相對立或傷害的結果,然而真正的始作俑者卻反而能置身事外,甚或從中得利,轉移施政缺失的焦點。

當然政府要把這次責任全推給反年改團體是件很容易的事,但真相不僅於此,這是一場年金改革的悲歌,也是全體公職人員困境的縮影。

最後,筆者還是衷心期盼未來不會再有這類憾事發生,也希望下次再談到年金改革或不同職業工作時,這個社會還能保有一些理性討論的空間,對彼此能有更多的包容跟理解,而不是更多的仇恨與對立。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