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明指數型共同基金,約翰伯格打拚一輩子的原因:「為了給人民更好的報酬」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發明指數型共同基金,約翰伯格打拚一輩子的原因:「為了給人民更好的報酬」

2007年,我應邀到耶魯大學舉辦的「CEO領導高峰會」(CEO Leadership Summit)發表演講。我是與會人員中年紀最大的,所以,我就選了一個既能回顧過去、又能展望未來的演講題目:「我為什麼還要打拚?」

當時,美國的電視編劇正在罷工,理論上來說,來參加高峰會的成員可能還滿痛苦的,因為在那段期間內沒有好笑的深夜談話性節目可以看。因此,我決定模仿《大衛.賴特曼深夜秀》(Late 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用倒過來發表的方式,發表我的「10大」理由。

從搞笑的角度來看,我的「10大」可能不怎麼好笑(沒辦法,我主修的是經濟學),但若要總結我這一生的動力來源,這「10大」倒是非常貼切。

10.我為什麼還要打拚?拜託,我知道才怪。我不過是想做就去做,也不知道怎麼停下來。

9.因為,活了快80年的我,除了打拚以外,沒做過別的事情。我小時候送過報紙,10幾歲就開始打工,做過服務生、售票員、郵局收發員、菜鳥記者、券商的跑腿小弟等,還在保齡球館排過球瓶(我在前面已經說過,那可真是一份永無止境的工作呀! )。我為了出人頭地而打拚,為了爭取別人的目光而打拚,為了創新而打拚,為了進步而打拚,為了服務社會而打拚,我甚至為了權力和名聲而打拚。我之所以努力寫書,權力和名聲,這也是部分原因。

8.因為,我很崇拜歷史上那些偉大的打拚者,他們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像亞歷山大.漢彌爾頓、老羅斯福總統、伍德羅.威爾遜。呃,還有費城的「洛基」(Rocky Balboa,由席維斯.史特龍飾演的電影人物)。

7.因為,所有的打拚者到最後都會打敗仗,我想打破這個傳統。

6.因為,在共同基金業中,沒有人在乎「受託責任的傳統價值觀」,也沒有人想要兌現「好為投資人服務」的承諾。這些事情總得有人去做; 經過消去法,這事就輪到我頭上了。

5.因為,如果只有一個打拚者孤軍奮鬥的話,他就會得到更多關注。如果你具有強烈的自我意識(像我一樣),這就是額外的好處了。此外,這一行之外的人(也就是一般的投資人,例如:網路上的「伯格頭」們[the Bogleheads,指那些相信指數型投資的人]),也給了我很大的支持,所以我才能堅持下去。

4.因為,很不幸的,我不能打壁球了,打高爾夫球也很吃力。所以,我只能把運動場上的拚搏精神,用來改善社會。

3.因為,我打拚的目標是正確的:為了分給「人民/投資人」合理的報酬,我要改革金融體系。不論從數學、從哲學或從道德上來說,都是正確的。你可以說我很有理想性格。和57年前撰寫大學畢業論文那時相比,現在的我甚至還勝過當年。理想主義者怎麼可能會怕打拚呢?

2.因為,我很喜歡在打拚的時候,那種想要合作、競爭、挑戰和改革的狀態。用大詩人羅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Frost)的話來說,我的打拚是我和金融界「情人之間的爭吵」。

1.因為,我天生就很愛打拚。我一生下來大人就灌輸我出人頭地的想法。這必須喚起心中某種熱情。用知名雕刻家卡曾.伯格蘭(GutzonBorglum,他曾主持在洛希摩爾山[Mount Rushmore)雕刻美國四位總統雕像的大工程)的話來說:「人生就是一場戰役。人們不曉得,一場漂亮的仗,能給一個人的靈魂和精神帶來多大的力量。」

我想,我這樣的靈魂和精神是永恆的,但我很清楚,我所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會繼續打拚,直到我的腦袋變得不靈光,精力開始衰退。到那時候(我希望會是在多年後),我就會花很多時間來緬懷,我在這一生中所打過的精彩戰役。畢竟,就像古希臘詩人索福克里斯說的:

直到夜幕降臨, 人們才知白晝的輝煌。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