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柏融大學教練廖敏雄,揭露「台灣大王」的強打祕密:他選球非常好,超過一點點的壞球他連看都不看

撰文者商周財富網編輯室
商周財富網編輯室為讀者嚴選包括國際財經、全球股市、致富者成功心法以及與上班族生活理財的內容。
圖片來源:"王柏融全壘打" by Gene Wang is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圖片放大

「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微弱機會,都不應該放棄。」(王柏融,2017年寫給屏東縣鶴聲國中棒球隊學弟的勉勵)

王柏融這番話,這不光是對學弟,更是對他自己的期許。這位貌似天才的打者,其實在高中3年期間表現平平,一次都沒有選上青棒國手,一度對自己的棒球前途產生質疑,他說:「高中時3年都沒選上國手,會覺得自己不夠好,曾想過要放棄。」

直到進入文化大學,碰上的教練是前職棒強打廖敏雄,在他指導下,加強了重量訓練,讓王柏融從此脫胎換骨,更強的Power,加上他彷彿與生俱來的選球眼,成績自此突飛猛進,在台灣打職棒期間,王柏融創下兩年度都超過4成打擊率的驚人成績。美國職棒自1941年之後,就不再出現4成打者,日本職棒更是從未見過。儘管美日職棒投手強度高於中職,但王柏融的打擊實力仍備受肯定。

廖敏雄在接受記者專訪時,就對王柏融的選球能力大表佩服,遠勝他自己當年在打職棒的時候,「王柏融很明顯的優點就是選球非常好…他選球像雷達一樣,超過一點點的壞球他就連看都不會去看。這一點是台灣選手很少有的東西,就是與生俱來的天份。我也常跟他開玩笑,如果教練我當年有你這樣的選球能力,我以前的成績會提升很多。」回想當年培養王柏融時的往事,廖敏雄露出了笑容。

曾被諷為「一安大王」,在東京巨蛋大爆發
初入日職,季賽剛開賽時,王柏融顯得有些緊張,直到第8個打席才敲出第一支安打,踏上壘包那一刻,他的臉上不是狂喜,反而像是壓力解放、如釋重負的神情。

但被台日攝影機緊緊盯住的「台灣大王」,雖有第一支安打,卻遲遲揮不出長打,當時甚至被網友諷刺為「一安大王」。直到4月5號開始,王柏融連續3天有長打表現,並在4月5日於東京巨蛋大爆發,單場3安打,2分打點,拿到旅日以來第一次「猛打賞」,且5、6、7日3天連續有長打,截至4月7號當天,打擊率達到3成24,一度位居全隊第一。而至4月11日為止,王柏融打擊率為2成98,全隊第二(有達到規定打席者),打點7分,則是全隊第2。尤其當主力4棒中田翔近期陷入低潮,王柏融成為目前火腿鬥士隊在關鍵時刻最重要的打點製造機,因此能在短短出賽12場中,就3度成為當場比賽的最有價值球員,接受賽後專訪表揚。

這位被日本媒體譽為「展現身為台灣球界代表打者的真本事」的「四割男」,開賽至今,除了打擊率與打點,其中更值得注意的一點,正是他被廖敏雄盛讚的選球眼,以及他的全方位廣角打法,讓他在52個打席中(迄4月11日),僅僅只被三振6次,在全隊超過40個打席以上的打者中,是被三振次數最少的一位。

但這只是開始,艱難的挑戰還在後頭,廖敏雄提醒:「日本人是:『你好,他就一直捧你;你不好,他就打落水狗,一直把你打到體無完膚,就叫你滾蛋!』」

過去台灣選手旅日發展,一直以來都容易有著適應問題。日本職棒與台灣相比,有著更完善的體制,但同時也有更嚴謹的教練體系、較高的球員素質。換言之,台灣選手到日本去打職棒,生活事實上是很艱辛的。

以近年到日本發展的球員來說,曹竣崵加入日職3年後,2002年負傷回台;陳文賓在日本職棒僅有2場出賽、4打數無安打紀錄,2003年季後遭大榮鷹隊解聘回台;林英傑加入日職3年,表現始終未達到樂天金鷲球團的預期,2008年球季結束返回中華職棒;吳偲佑加盟日本職棒羅德隊後成績未如預期水準,2008年球季結束後回歸台灣;林恩宇在日職生涯3年中,僅以一軍身份取得一場勝投,2009年球季結束後被釋出回台。

台灣選手所要面對的,不僅是球場上的表現,還有球場外的人際關係,談到這個議題,廖敏雄顯得語重心長,他說:「雖然王柏融是一個非常獨立的個體,但到日本(去發展),是沒有朋友、沒有講話對象的…這種心理上的變化,是(外人)很難想像的。」

選手不僅要克服環境適應問題,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他鄉,最困難的,恐怕是面對心理上的孤獨。不只是身為異鄉人,還有不同社會的眼光。對日本職棒而言,國外選手到當地發展就像是排擠本國球員的工作機會,是來搶飯碗的。因此,外國選手的一舉一動、賽事表現,也都會被放大檢視。更不用說王柏融是中華職棒近30年來,首次以公開競標方式旅日的球員。

要能扛住壓力,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這也是廖敏雄覺得王柏融的優點之一,「在大學的時候,王柏融就是屬於個性比較獨立。不會很多話,有點悶的。但是他永遠保持那種永遠都可以勝任的樣子。」廖敏雄形容王柏融性格特質第一個用的字是「穩定」。個性穩定、表現也很穩定。這份與生俱來強健的心理天賦,讓王柏融在變化萬千的球場裡,總能像吃了定心丸一樣,扛住各方壓力。

打棒球,其實就像是演戲
但總有表現不好的時候吧?該怎辦呢?廖敏雄笑了笑。舉了一個有趣的比喻:打棒球,其實就像是演戲。

「職棒就是一個舞台,當狀況不好的時候,你也要演得自己很厲害…因為一旦不這麼做,賽場就很容易被對手主宰。」

擁有強健的心理素質,配上過人的天賦,王柏融才能一步步踏上日本職棒舞台。但今日的成功,不一定代表未來,當王柏融打出符合身價的表現後,各隊必定會更加詳細收集他的優缺點,並對其弱點進行針對性的攻擊。

球場上的競爭與挑戰永遠存在,套一句王柏融曾在2016年說過的一句話:「棒球是學不完的。」從青棒的不如意,到大學時代的成功蛻變,是什麼樣的訓練方式,讓王柏融能克服阻礙,不斷進步?廖敏雄謙虛的說:「我只是讓他在成長過程當中,繼續做對的事情…用協助、開放的方式去找他的特色,找到優點之後,再讓它繼續延伸。」

面對未來挑戰,相信王柏融也能秉持此一精神,持續進化自己的球技,在國際職棒舞台上,放送美技與對國球的熱情。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