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主管?先學學黑道老大怎麼做吧!逞兇鬥狠不能服人,從2招看「黑社會管理學」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台灣人 上班族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你既是好人又是可怕的人嗎?
好主管不等於好人,反之亦然。

為人敦厚、溫柔、有求必應──對部屬而言,這種人只是好說話的主管,稱不上是領導者。但是,有不少主管被員工奉承為「好人」,而內心暗自得意。

部屬如果沒有敬畏的心,主管很容易被瞧不起,一旦被部屬瞧不起,就立刻淪為濫好人主管。

雖然黑道辦事逞凶鬥狠、橫行無忌,但他們能嗅出真正的精實管理並非總是盛氣凌人;或許和當地居民、店家成為朋友,不但比較容易收到保護費,還有其他好處可拿。但是,光是「被人喜歡」這一點是不夠的。在日本,很容易在酒吧接觸到黑道大哥,不少人因此對他們產生親近感,心想:其實他人挺好的嘛。

的確,他們不但講話的語氣爽朗,聊天的內容也很有趣,所以常常令人在捧腹大笑的過程中,忍不住對他們說話變得沒大沒小。

「是喔,那你還真了不起耶!」這時,黑道大哥會突然改變態度。

「你這個傢伙少得了便宜還賣乖,搞什麼鬼! 從剛才一路聊下來,你一直在給我裝瘋賣傻!」

「我、我沒有……。」

這時,黑道大哥會算準時機、降低音量說:「算了,我們又不是不認識,我也不想這麼囉嗦,但還是要注意你說話的語氣。」

「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來,乾一杯!」

先前覺得「他人挺好的嘛」的評價,會修正為「他人好是好,但一發飆起來還真可怕」。光令人害怕只會被人視為蛇蠍,但若是濫好人就會被看不起,唯有既是好人又是可怕的人,才會給人容易親近又可靠的感覺。

敬畏的重點在於「畏」,「畏」是將恐懼的心情轉化成對某人的敬仰。主管不必把這件事想得太困難,只要出其不意的以嚴厲的語氣,斥責部屬即可,就像悠哉吃草的牛,突然用尾巴拍打蒼蠅一樣自然就好。

好主管要學黑道老大:有時,你得替自己製造一些惡名。

老大撂佛語,震撼人心呀!
有不少老大很有魅力。就算他們的社會地位遭人否定,但在黑道中的領袖魅力,可說是值得我們肯定的。反觀現實社會,不論是外表傑出的政治人物,或是從事教師行業的高知識分子,當中有不少人的行為比黑道人士更不如。

「幹掉他!」能夠這樣一聲令下、使喚小弟的老大,所具備的領袖特質足以喚醒手下「為了老大、為了幫派,不惜赴湯蹈火」的英雄意識。

這種領袖特質又是從何而來的? 來源有二。

第一,是小弟對於權力的憧憬。像是開著高級進口車到處趴趴走,或是摟著美女、大搖大擺的走路,這種愛耍帥的虛榮心無需特別說明。

第二,是尋求開悟的心。或許我們很難相信黑道人士要開悟,但事實上,很多老大是虔誠的求道者,「求道」是指尋求開悟的心。因為他們歷經過各種大風大浪,所訴說的人生大道理,遠比涉世未深的年輕和尚更具說服力。

曾經發生過這麼一件事。一名平常說話比別人還大聲的新進成員,每次遇到打鬥場面,就變成了膽小鬼。

「你這樣還算是流氓嗎!」假如老大這樣大聲斥責,做小弟的想必不會服氣。因此,老大召來所有的小弟,對他們說:

「從前,有一個偉大的和尚叫做空海(按:佛教僧侶,日本真言宗的開山祖師)。你們好歹聽過他的名字吧? 他說過這樣的話:『鸚鵡亦能誦能言。言而不行,與猩猩何異之有?』意思是:鸚鵡跟人一樣也會說話,但只會出一張嘴,所以牠的層次就跟猩猩一樣。我們都知道猩猩不但聽得懂人話,而且還會喝酒。但你們不是猩猩,而是我的兄弟,明白嗎?」

小弟低著頭、雙手撐地道歉:「老大,對不起! 能不能請您再說一次剛才那句話?

」 「我寫給你們看好了。」在紙上瀟灑的寫下、遞給小弟。

小弟一臉感動的對老大說:「我會珍藏一輩子。」

10年過後,當初那名闖禍的小弟已出人頭地,變成幫派裡的中堅幹部。他回想當年,感性的說:「後來我因為傷害罪入獄服刑5年,開始像老大一樣閱讀佛教書籍。我覺得跟小弟說話時,如果能隨口說出名言,真的是酷斃了。如同當初那句名言感動我一樣,希望他們也受到感化。」

其實,有不少黑道兄弟在蹲苦牢的期間,開始接觸宗教、自發性的思索自己的人生,並閱讀佛教相關書籍,將佛教名句套用在江湖中人的生存之道,讓自己能夠欣然接受。

某老大對那些老是半途而廢的新人,引用了最澄(譯註:767至822年,日本平安時代初期的僧侶,日本天臺宗的鼻祖)的一句話:「最駑鈍者,經十二載,必得一驗。」這句話的意思是:再沒有天分的人,一件事持續做12年,也一定能夠練就一技之長。老大對他說:「默默忍耐,一定會出頭天。」

我本身是個出家的僧侶,深信歷經時間考驗、流傳到現代的佛教名句,無論出自誰的口中,都會打動人心。所以,不管是斥責、誇獎或鼓勵,名言佳句都會在對方的心底迴盪。

好主管要學黑道老大:口袋裡永遠要準備一句話。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