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扛「中風父」,犧牲經濟、健康也不願求助...45歲主管:這一切是為了給兒女榜樣

MR JAMIE 愛長照
About
撰文者愛長照服務平台

愛長照提供最實用的長照資源補助、養生保健、疾病知識、心情支持等彙整。我們是與照顧者站在一起的專業團隊,有「銀髮照顧」的相關疑問,歡迎來「愛長照」了解更多!

網站:http://www.ilong-termcare.com/
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8525carehelper/?fref=ts

圖片來源:photo-ac.com
圖片放大

週末午後,朋友約我見面喝咖啡,這是他難得的清閒,我欣然赴約。

為讓生病的家人有最佳的心理狀態,寧願累癱也不願向外求助

他45歲,大公司小主管,男人最好的年紀。一個女兒讀高中,一個兒子念國中。夫妻兩人一人分配一個,兒女叛逆期沒有讓他頭痛。

但有些事他堅持不分配,他要攬下「照顧中風父親」的責任。

我知道他是基督徒,聖經上的話說:「你要聽從生你的父親,你母親老了,也不可藐視她。」我也知道他是很傳統的人,「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類似的觀念,對他而言是根深蒂固。

「你知道嗎?竹語,心理學家相信:心理因素會影響老年人患病和死亡的可能性。我爸沒生病前,我印象中他就是控制感很強的人,哪怕只是生活中的小事,他都要作主。在家裡,可以讓他有更好的心理狀態。我想,不只我爸,這似乎也說明了為何多數老人不願被陌生人照護,也拒絕住進安養院的原因。」

所以該為了照顧家人而放棄一切、犧牲一切?但是當家人逝去,還是要面對自己,繼續工作,繼續生活,繼續面對另一個不同的生命難題?

從這個角度切入,地方政府應該提供給擔任非正式照顧的家人,更多的資源,包括發給照顧津貼,或是提供更充裕的喘息服務。

「我也很清楚,我爸最後仍然需要機構照顧,如果走到那一步,那表示需要專業的細心、耐心和奉獻,坦白講,我知道我有時也不太可能做到......」

最令我震撼的,是朋友說他這樣照顧父親,是為了要給兒女榜樣。

他為中風的父親付出極大。他在工作上是盡心盡力,下班後仍繼續盡心盡力。他的犧牲很大,他沒有休閒活動,他的人生活動就是接送小孩。女兒在補習,他不放心,親自接送。兒子喜歡蒐集模型,他一個一個買......

即便如此,一些無法預期的狀況,和子女溝通不良,使他經常受挫而沮喪。

子女當然不可能看著爸爸的辛苦而無動於衷,但這個年紀的孩子,會說出什麼話?或忽然跟你說他想做什麼事?是你永遠都預想不到的。

我勸他:你長久處在高壓力生活之下,你的生理、心理、經濟負荷,身心健康一定已經受到影響;照顧者的自我照顧很重要,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你爸,才能雙贏!沒有身心健康的照顧者,就沒有好的照顧品質。

不要硬撐,也不要覺得罪惡感(我怎麼讓別人來照顧自己家人?),適度求助親友或社會資源,建立良好的支持系統,絕對有必要。

他用他的方式,艱苦的過日子。誰來為他為緩解家庭照顧壓力及負荷?誰能給他短暫的休息?誰又能體會他需要什麼資源?幫他的家庭彈性運用時間?

和他一樣「三明治」族不在少數,他們用不到長照,長照也照顧不到他們。

長照編列170億,佔GDP 0.1%,韓國在2013年的長照支出占GDP 0.7%(請注意韓國老年人口比率與台灣相近),日本老年人口多,佔GDP 2.1%。在整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國家中,長照支出佔的平均值是GDP 1.7%。即便此編列預算加上政府預定的稅收(遺贈稅、菸稅),每年約只有400億元,和預估的1100億元落差甚大。

一人失能,影響全家

根據衛福部統計,2015年,全國失能人口75.5萬人,老年人占48.3萬,在社區中的失能人口中,約有43萬人由家屬自行照顧,兒女就占了一半,為配偶34%。2021年預估將增至約62萬人。

對一般民眾而言,老人照護是一項費時耗錢且十分艱辛,但在道義責任、人倫要求之下,這是不能不做的事。

看在眼裡雖心疼,卻也莫可奈何。他的兄弟姊妹大家工作都忙,沒有多餘人手可照顧,還好他住電梯大廈,否則爬樓梯對中風後行動不便的老爸還真不方便。

「我也想過送爸爸去安養中心,但我考慮得很多。我希望環境有空間容許老人家活動,所以環境空間就是要大;通道和浴廁有扶手,床的高度能方便他上下。竹語,你在寫專欄,而且也參觀過私人機構,你就會知道,醫療昂貴,卻缺少專業護理,有幾個安養中心能夠符合?所以我還是要居家照顧,兒女有時會幫忙,只要老爸有個地方伸伸懶腰、踢踢老腿,我已滿足。」

我知道目前歐洲都是以協助老人留在家中為目標,老人們也寧願留在家中的環境。但即便如芬蘭如此先進國家,照顧者和受照顧者都抱怨政府核定的照顧時數不足,影響照顧品質,遑論臺灣?

「我不會讓我媽照顧我爸,她自己狀況都不好,怎麼照顧中風患者?我已經有一個爸爸要照顧,不能再多一人了。」

我當然懂他的意思。已經有研究顯示配偶照顧(失智)者也是潛在受害者。許多配偶照顧者患有精神疾病(以憂鬱症與焦慮症最多)、身體疾病(如心血管功能變差)比相似條件但非照顧者的配偶高。

照顧家人,是愛,是關懷,是責任,更是專業。

我說,還好兒女大了,你可以放心照顧老爸。

朋友笑了,「一聽就知道是沒有小孩的人說的話。小孩五歲有五歲的頑皮,十五歲有十五歲的憂鬱,女兒有少女情懷,男孩有男孩的麻煩,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如此用心照顧我爸?因為我照顧兒女,更能體會我爸當初照顧我的辛苦......而且有一點我很肯定:我比我兒子更難搞定!」

蠟燭兩頭燒的他,神情沒有疲憊,眉宇間有一股從容,顯然是為自己的「雙重工作」而驕傲。

我不知該說什麼,找朋友吃飯聊天,已是他這幾年來最「奢侈」的「休閒活動」,但他無怨無悔,甘之如飴,讓我很是敬佩。

根據統計,全台1153萬工作人口中,約有231萬因照顧家人而影響工作。

越來越多三明治族承受巨大心理壓力,長期心理壓力一定會影響生理,誰能保證自己會不會因為照顧而倒下?

有天,你我或許也會需要人照顧,這是全民應該高度關注的議題-誰來關心照顧者?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王竹語專欄】誰來關心照顧者?「三明治」族是身心疾病的潛在受害者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