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被窮人思維束縛!脫貧的第一步就是認清:台灣早已是「高所得」國家

撰文者闕又上
作者為財務規畫師(CFP)、又上成長基金經理人,2014年第一季美國大型成長基金第一名、基金截至2016年底過去5和8年的年均複利分別是12.5%和17%。著有《每年10分鐘,讓你的薪水變活錢》、《你沒學到的巴菲特——股神默默在做的事》

FB:闕又上均衡的財富人生

別再被窮人思維束縛!脫貧的第一步就是認清:台灣早已是「高所得」國家

電影《來去美國》(Coming to America),艾迪.墨菲飾演王子,尋找皇后,他凝視著全球地圖,幾番尋覓,鏡頭拉到了美國,定格在紐約皇后區,僕人問為何是這?王子說選皇后,在很多皇后的地方成功率最高,皇后區英文是Queens,加了複數的皇后,該區法拉盛是華人聚集地,已故第一夫人南茜.雷根幼時曾居住於此,看來所言不虛!

國家拚經濟,個人管理財,都有心目中的皇后。前央行總裁彭淮南,語重心長的說台灣經濟突破,要追求創新,才能避開「高所得陷阱」。台灣已經是高所得了嗎?是的。有點不相信,對嗎?也有學者認為台灣應該避開「中等所得陷阱」,彭先生說,請多看書。

中等所得陷阱,指國民平均所得約四千美元到一萬二千美元,達到這中等水準後的經濟體,面臨其他生產成本更低的國家競爭,成長停滯,如巴西。

高所得陷阱,指進入高所得的國家(世界銀行二○一七年定義為一萬二千二百三十六美元,每年不同),成長也面臨不同挑戰,如台灣高學歷化但沒那麼多高薪工作,再加上其他因素如內部制度、少子化、高齡化等,成長動能日減,藥方是透過創新,帶動技術革新,才能擺脫高等所得陷阱、邁入如歐美的先進國家行列。

兩個陷阱,都有轉型的挑戰,國家理財若不好,人民陷入泥淖;個人理財若不好,無法共享經濟成長的獲益,一旦成下流老人,也是社會的負擔。所以都得學理財。
創新容易嗎?有什麼條件?不外人才、資金、法令、教育。
友善的移民吸納人才,資金足,金融法規嚴謹完善又開放,有效反應現況的立法,著重創意的教育體制,創新要有孵化的環境,我們不妨謙虛自省,這些有努力落實嗎?
彭淮南有句關鍵話,說得含蓄:台灣必須有身為高所得國家的自覺,若一直受中等所得國家的意識束縛,將無法應付不斷逼近的高所得陷阱。

期待國家掌舵者,一一打破阻礙創新的這些意識束縛,才是全民之福,但若政府老做不到怎麼辦?那學艾迪.墨菲,Coming to America,全球百大品牌,美國占了五十四家,未上市、估值達十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也最多。不喜歡美國沒問題,全球還有許多一流的企業,符合創新,有差異化競爭實力的。

地球是平的,你掌控世界投資的滑鼠是圓的,資產的移動盡在按鍵中,全民該努力,在全球賺錢,在台灣花錢;政府該加油,也該意識到,美國創新環境的建立,不是口號,是落實在各個層面,台灣不是沒機會,有沒有這危機感、決心和方法而已!

本文獲商業週刊第1585期授權轉載,原文:到哪裡找皇后?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