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團絕食抗議砍七天假》國外的實境秀,讓我看到解決台灣勞資對立的最好辦法

撰文者Rus
經營部落格 RusRule Financial Broadcasting 超過八年,內容專注在總體經濟分析、政府財政和公司治理,著有《公司的品格》一書。

老闆 企業 員工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Undercover Boss是一個實境節目的名稱,中文翻譯叫臥底老闆。這個節目2009年最早在英國播映,後來和一些選秀節目一樣,在世界許多國家都有不同版本。(參考連結: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dercover_Boss

從節目名字大概就可以猜得出來,這節目是讓企業的大老闆喬裝成一般人,到自家企業的最基層去工作,媒體會告訴周遭員工這是一個員工訓練計劃,他們會拍攝這個「實習生」和其他員工的互動及談話,作為公司未來修正訓練計劃的依據,或是這個人在參加一個有關實習生的電視實境秀。(這也是為什麼觀眾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位實習生和大家的一切互動,而不是偷拍)。一般來說,這位老闆會花一個禮拜在3~5家不同店及城市,或者在自家企業不同的部門內實習,最後老闆會把這一週來和他互動的員工都找來,當面揭露自己的真實身分,針對他和員工的互動經驗給予當事人不同的獎勵或處罰,甚至有些老闆最後會把總公司員工都召集起來,和旗下員工分享他這一週來實習的心得。

這個節目在美國收視率很高,但也有不少質疑的聲音,例如這個節目在美國播出這麼多年了,難道這些員工都沒有看過這個節目?就算沒有,當有攝影機對著你拍時,又有多少人肯流露出自己真實的一面?最後,這些大老闆都說,自己每天都是到機場才知道要到哪個城市去實習,並沒有事先安排,但老闆的祕書難道不會「體貼」到不要讓老闆,或是全國民眾看到自己公司最醜陋的一面嗎? 否則怎麼會這麼剛好,民眾在電視上看到這個公司員工,大多數都是認真或生活很辛苦的中下階層,而且多數人即便貧苦,仍舊心懷感激勤奮工作?

不管這個節目的真實性如何,但這的確是個對現今台灣很有省思的節目,因為這正是(我認為)台灣產業目前最大的問題-我們的老闆偏離現場太久太遠了。台灣是以製造業為主要產業,多數的老闆也是從現場起家,所以每個管理細節和製造細節他都「曾經」知之甚詳,這也是台灣能夠在全世界低毛利的環境下還能賺「管理財」的原因,但今天的台灣面臨到的問題是,第一代的創業家不是太老,就是已經由第二代(或第三代)接棒了。換言之,目前掌管台灣上市櫃公司日常營運的,大多要嘛是事事向大老闆報告的專業經理人,不然就是第二代。這些人和第一代的企業家不同的是,他們大多受過良好的教育,而且背景多半是財金,所以他們的思維就如同現代化的經理人,這有什麼問題呢?

現代化(財金)教育出身的經理人最大的盲點是,這些決策者只會坐在透明的玻璃會議室裡,拿著財務報表上冰冷的數字,要求下屬必須依計劃Cost Down好達成盈餘目標。他們不太了解現場,也不了解員工,他們覺得這個社會紛擾只是因為勞工被煽動,卻不能了解只有公司獲利,員工才能有工作的道理。但從勞工的角度,他們覺得自己辛苦的工作,卻得不到合理的報酬,反觀老闆開好車住豪宅,成天頤指氣使地叫大家作東作西。荷包滿滿的老闆吐一點給勞工有什麼不對?所以你會發現到,近年來台灣的勞方與資方相距愈來愈遠,彼此的關係也愈來愈走向對抗。

最近台灣在吵勞工砍七天假的事。我待過工廠一段時間,我看到的台灣勞工並沒有像這些抗議團體講得那麼慘受剝削,相對的,派遣人力(或約聘雇)這種灰色地帶,或是部分雇主不守勞基法可能才是問題所在,不過近年來因為房價帶動負財富效應以及大量工廠外移,的確對於中南部許多勞工有很大心理的陰影,結果勞工團隊一講,勞工開始覺得自己真的被剝削了,反而形成了台灣勞資的對立。

同樣地,我當過老闆也當過員工,當我是員工時,我總是抱怨老闆豬頭,成天叫我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或是不敢勇於突破和創新。但當我當上老闆,我卻發現事情不全然是如此,老闆的壓力是員工不見得能理解的,我隨時要擔心下個月或是下下個月的訂單在哪裡?有這麼多人靠我吃飯,萬一我決策錯誤怎麼辦?不管公司營運好壞員工照領薪水,但直接影響老闆收入,更何況萬一公司倒了,員工頂多是重新找工作,但老闆搞不好大半生就毀了。老闆和員工各有其難處,勞工團隊一味認為資方就是在想盡辦法剝削勞方,這個觀念是不對的。

從Undercover Boss這個節目其實你可以看見,很多老闆原本認為事業有成是歸功於自己策略成功,或是經營有道,但真的到基層後才發現,很多基層員工每天在做的事,老闆根本做不來,或是老闆自以為很棒的制度,基層根本行不通,最後老闆深切體認到,今天自己事業的成功真的不是因為自己多厲害,而是因為有很多員工很努力地為公司工作的結果。

這就是這篇文章想談的,勞資雙方不應該是對立,而是應該有更多的理解,並不是當老闆的就必然想從苛扣員工福利多撈點錢,也不是當老闆的人每個成天都過著爽爽的日子腦滿腸肥,勞方和資方各自有各自不同的壓力,台灣需要個Undercover Boss讓資方了解勞方的辛勞,但或許也來個I am CEO now讓勞方體驗一下資方的壓力也不錯。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