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房市冷!40歲的他放棄千萬經紀人成績單,到柬埔寨買賣「街屋」

撰文者紅色子房
紅色子房,CCIM國際認證不動產投資師,現任紅色子房投資團隊執行董事、國立大學兼任講師與商周專欄作家。長期擔任地產投資法人招商引資顧問,創設私募平台鼓勵優質地產經營團隊發展,並開設子房學院支持有溫度的「美好生活投資學」,結合大數據分析的「幸福角落置產術」。筆名「紅色」代表創新積極,「子房」則以西漢著名軍師張良自許,成為讀者買房自住投資「吾之子房也」。

出差 出國 商人 機場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乾杯吧,子房兄。」Y倒了滿滿吳哥啤酒(Angkor beer)在我杯子裡,這是今晚的第三瓶了。還好這個有近50年歷史的柬埔寨國酒,據說是用天然泉水與德國酒花二度發酵釀製,順口而不苦,我喝了沒有醉意,卻感受到陣陣的清涼。

在金邊河畔夜晚的法式餐廳老樓,我跟Y坐在窗邊閣樓的吧台,外面下著傾盆大雨。餐廳裡放眼過去有八成的歐美客。我們聽著黑人樂手吹著薩克斯風,靜靜遠眺河對面一棟嶄新的五星級飯店。從這家飯店燈光看來,今天住房率大概不到一成。

「那個地方叫做鴨子島,跟隔壁鑽石島一樣,都是賣夢的地方。」Y說。

Y深耕柬埔寨房市超過兩年,原本在台灣經營豪宅房仲的他,曾經是千萬經紀人。兩年前他跟同事看到豪宅市場風光不再,急流湧退,帶著投資人來到柬埔寨尋找機會,從買賣街屋(Shop House)開始做起,嚐到了金邊土地與房價起飛的甜頭。

直到現在許多建商與房仲都已投入柬埔寨市場,根據他概估台灣人已買下金邊超過一萬間套房了。畢竟一個套房只要三百萬台幣,又承諾給每年6%以上的投資收益率,衝著以美金計價以及柬埔寨每年近7%GDP的成長率,在台灣一片房地產死寂的氛圍下,流到這邊的資金如脫韁的野馬。但很快的,當地的貧富差距已經無法支撐過多的新屋市場,在各家建案住宅銷售率暴跌至30%以下的狀況下,Y透過關係找向我們求助。

「子房兄,現在住宅已經供過於求,接下來就是您商業地產的天下了。」Y又敬了我一杯,為了我們的酒店式公寓投資轉型計畫,Y一整天載著我們繞了金邊市參訪超過七家高級酒店式公寓,讓我們看到當地外資圈強烈的住房市場需求。以20坪一房型優質管理服務式公寓為例,月租金超過六萬仍一房難求,若能引進國際品牌合作將更有競爭力。

「會想念台灣嗎?」我問,因為Y在金邊常常一待就是一兩週,有妻女家庭的他,手機桌面就是他的全家福照片。

「會呀,但年底我們擴大公司規模後,我就打算把她們都接來金邊,女兒也念這裡的國際學校。」

喝了一口酒,Y回答接著說:「畢竟我把投資人都帶來這裡,就有義務要讓他們賺錢,並順利帶出場。」Y的公司除了做海外投資專業房仲外,也想進一步跨入當地物業管理市場,以台灣人的優質服務精神建立口碑,並且創造穩定收入來源。

基於Y「先想安全出場,再評估投資進場」的公司理念與我們團隊相合,促成了我們的私募投資合作。但我觀察,做一個負責任的海外不動產仲介,除非找到在地值得完全信任的合作夥伴,不然舉家遷徙深耕海外,也是必然要走的路。

「我今年四十歲了,人生下半場打算要從這邊開始。」 Y的決心讓我感觸良多。看著各國資源紛紛投向柬埔寨,中國協助造橋鋪路,日本協助蓋醫院學校,都是為了圈地並協助各國企業發展。唯有台灣商人在沒什麼國家奧援下,獨立奮鬥闖蕩,從短暫的投機財,進一步思考如何轉型永續的投資財。

我彷彿又看到早期台灣商人帶著皮箱,闖蕩天涯拚外銷的場景。只是看來,這次的菁英與資金出走,短期內再也不回來了。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