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都執政八年...歐巴馬做了這些事,讓美國人薪水變多、企業獲利創新高

撰文者Joe
台灣最大國際商品部落格主編,曾任經濟日報專欄作家;財訊雜誌、今周刊、天下雜誌、非凡周刊等媒體特邀財經作者。專長為全球人口結構分析與統計、各國總體經濟和趨勢分析、波浪技術分析、全球外匯系統、美股ETF商品操作。著有《看線圖輕鬆賺外匯》、《看線圖高效率賺外匯》、《自主投資之鑰》。
個人部落格:http://blog.moneydj.com/joe/
歐巴馬Obama總統
來源:borman818@flickr, CC BY 2.0
圖片放大

美國的經濟狀況在2006年以後逐漸走下坡,2008年進入次級房貸重災區時期,民間消費大幅下滑,1970年代以後,美國沒再出現民間消費負成長的情況,歐巴馬執政的2009年以來,雖然有挽救小布希遺留下的經濟爛攤子,但很多美國媒體和經濟學家仍然批判,美國的實體經濟沒有明顯好轉。

如果從消費者的消費成長情況來看,確實如此,2010〜2015年民間消費成長力道,顯然比2003〜2006年以前還低;而小布希執政時期的2003〜2006年,民間消費成長力道也比1993〜2000年的民主黨柯林頓執政時期還低。在Bush執政時期,很多美國媒體和經濟學家也是批判Bush的執政能力,但實務上,美國從2000年網路科技泡沫破裂後,真的沒有任何產業革新嗎?

從2000年以後,小布希發展經濟的模式,是採取高債務比重的舉債發展模式,然後在較高通貨膨脹的情況下,發展能源業和房地產業,提升GDP和借貸消費,這種經濟發展模式的好處就是,在全球經濟繁榮的時候,可以更快速的達到令人意想不到的經濟成果,包括GDP高速成長,人均所得大幅提高,國家內需消費經濟熱絡。向未來借錢,用在當下發展,而且施政上較容易執行,讓原有的產業模式變得更大規模,擴增更多消費。但這種經濟發展模式的後遺症就是,如果在全球經濟繁榮的日子裡,無法持續降低債務比重的話,一旦經濟反轉,該國財政就會面臨龐大債務的壓力。

美國個人民間消費成長率(和去年同期相比)(數據來源:https://research.stlouisfed.org)
圖片放大

2008年以後,美國經濟倒地不振,從很多數據來看,當時美國幾乎所有的產業都裁員,因為企業的營運成本太高,美國政府除了擴大基礎建設,釋出公共職缺以外,必須讓美國產業出現更多創新的商業模式,像是維持性創新(sustaining)和破壞式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才能創造更多客戶和消費,產生更多新產品,或者降低營運成本,產生較高的營運利潤。這種商業模式可以消耗市場資本,讓資金找到更有效率的投資方式,佔領新的市場和出現新的商業開發,也就是民間投資的成長。

美國民間投資(和去年同期相比)(數據來源:https://research.stlouisfed.org)
圖片放大

事實上,美國近年來確實出現了不少的產業創新,才能讓2010年以來的美國就業市場,產生1370萬個就業職缺,美國家庭負債平均維持在1980年代以來的低點,這些就業職缺不是靠借貸消費所產生的,也不是靠政府機關釋出的公共職缺推升的,甚至公共職缺在2010年2月以後,數量還是減少的。大量的就業職缺來自於民間的服務業、交通運輸、製造業、醫療教育、休閒娛樂等產業,比較美國2010年以前和以後的產業變化,其實還是可以觀察到美國產業有許多不同的氣象。

2000〜2015年,美國高階技術職缺和一般工作職缺的數量變化
圖片放大

最典型的像是美國人的線上電子化消費越來越熱門,雖然美國民間消費在成長,但傳統零售業的業績成長幅度並不大,人們的消費從實體商店轉移到Amazon等電子商務店家,許多傳統大型量販業者,像是Walmart、Target、Costco透過的調整商品供應鏈、倉儲、大數聚等優化提升效率,有效於降低營運成本,Amazon更是運用機器人,加上圖像辨識系統,大幅縮減倉儲員工的總工作時數。

雖然傳統零售人員的就業機會下降了,但機器研發、數據統計、工廠設計、工程人員的職缺卻變多了,結果是帶給美國更多的生產力提升,科技的運用和數字管理對於企業越來越重要,勞動人員透過學習和科技運用,也能達到更高的生產力。

雖然傳統企業的員工在失業,但新創企業卻增加了更多的工作機會,近年來最明顯的就是,Facebook和Apple,前者透過資訊傳播平台的建立,讓全球許多企業和個人工作者可以圍繞在Facebook上做生意,光是Facebook的粉絲團模式,就產生了大量的周邊工作機會;智慧型手機的案例也是如此,周邊賣耳機、機殼、保護膜、穿戴設備的工作者跟著雞犬升天,甚至產生大量程式設計工作者的職缺,高階技術的就業機會,成長速度遠遠大於傳統工作機會,這也是產業變革下的結果。

從美國市值最大1500家企業的庫存統計也可以觀察出來,美國民間消費不斷創歷史新高,但美國企業「零庫存」的比重卻是2002年以來的相對高點,這意味著,美國企業對庫存的管理已經大幅優化,可以明顯降低投資成本,讓更多中小企業參與競爭,激發市場競爭力。

能源業則是出現了更高效率的創新,因為水平鑽探與高水壓裂岩技術的成熟,才讓頁岩中的天然氣與石油可以更便宜的開採和大量生產;而石油和天然氣的使用成本大幅下降,幫助降低了美國大量家庭和企業使用能源的成本。

而且能源業的革命只有在美國才能誕生,因為美國是同時具備低成本金融資本、高度競爭的環境、技術人員創新能力、保護人才的智慧財產權制度、易於開採的地理環境、政府協調和給予資源等關鍵要素的唯一國家。

對於美國人來說,不少媒體和政治人物認為歐巴馬執政的這幾年來,美國經濟改善有限,產業營運停滯不前,貧富差距擴大;但實際來看,美國就業人口創歷史新高,薪資仍然有所成長,企業的營運獲利持續創高,人們可以過著更優渥的生活,更低成本的使用高科技和原物料、能源等天然資源,2015年全球百大企業超過一半來自美國。

2016年初,歐巴馬在其任內最後一次的國情咨文說到,美國經濟正在經歷巨大的變革,要讓小朋友們從小就學習寫程式,提供大學生更低成本上大學,提供勞工學習新技術的訓練,因為高技術和數位時代來臨,許多未來產業有需要的人才,美國政府現在就得培養。當執政者有這樣遠眺的眼光,不要說現在的美國有產業變革,未來全球最前端的科技和產業變革,依然很高機率會由美國來揭開序幕。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