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離開人世時,無法帶走任何東西⋯你能為這個世界留下什麼?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如果離開人世時,無法帶走任何東西⋯你能為這個世界留下什麼?

進入21世紀後,世界各國都陸續面對人類社會從未發生過的現象——高比率的高齡人口。這一大群在二次大戰前後出生的人大多受過完整教育,身體也相對健康有活力,更重要的是,他們在戰後經濟快速成長時期踏入職場,累積了不少資產。

據估計,這群號稱「金領銀髮族」的退休人口掌握了各國約5成到8成的財富,如何讓擁有知識與經驗的他們,把資源與多出來的生命歲月善用在對的地方,成了這個時代的全新課題。

就像奇美企業創辦人許文龍所說:「賺錢是困難,可是花錢更困難!」除了預留自己的生活費和醫療費,以及不會讓孩子變得好吃懶做的遺產,剩下來的就是幫自己圓夢,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

很多人會把錢捐作公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Muhammad Yunus)卻認為:「慈善捐款只會拿走人的積極主動性。並不是說從事慈善不好,而是有更好的方法,那就是透過社會企業的模式。」

一般而言,企業的使命在賺錢,把企業賺的錢分給每一位出錢投資的股東可謂天經地義,也是企業之所以存在的目的。社會企業相反,成立之初就和出錢的投資股東說好,賺的錢不會回饋,而是用來從事公益慈善,是一種全新的商業創新。

社會企業和慈善團體不一樣。非營利組織是透過捐款做好事,社會企業是利用利潤做好事。社會企業和一般企業一樣要做生意、賣東西,也必須和市場上同樣的商品競爭,才能賺錢獲取利潤。換句話說,社會企業是讓民眾透過消費來幫助別人。

經營社會企業並不容易,光有愛心不夠,還必須有生意頭腦才能永續經營。在社會企業的發展過程中,需要有3種不同特質的領導人。第1階段最重要的是懷抱夢想的熱情;到了能夠存活下來、工作人員增加的第2階段,得有組織規畫的能力;等到因為無遠弗屆的網路威力,訂單愈來愈多的第3階段,需要的就是能夠壯大規模的企管高手。

這也是尤努斯特別關注之處。銀領族擁有豐富的經營管理經驗、足夠多的人脈,可以幫助社會企業解決問題,克服發展瓶頸。因此他建議,想解決哪種問題,就創立哪一種社會企業,如此一來還能為年輕人提供一個富有理想使命的工作,讓他們把創意貢獻給整個社會。

的確,縱觀這些年世界發展,尤其是挾帶大量資本的科技發展,雖然解決了很多問題,豐富了人類的生活,但也產生了許多更困難的問題,像是環境破壞、貧富差距、失業等,這類問題無法寄望於產生這些問題的結構來解決,社會企業或許正是那道希望之光。

就算我們沒有那麼多資源像尤努斯那樣創立一個又一個社會企業(他成立了好幾十個社會企業),還是可以利用不同平台、不同行動,和年輕人合作解決如今這個世代造成的社會問題。

比如說,有朋友成立了類似顧問團的組織,或當年輕人的創業導師,或主動參與年輕人的團體,或舉辦讀書會,甚至直接利用網路平台提供訊息,免費讓年輕人諮詢。就算沒有那麼大的雄心壯志,也可以當一個負責任的消費者,購買社會企業生產的東西,以行動具體支持。

愛爾蘭成人教育學家凱利(Edward Kelly)教授把退休後的生命歲月稱為第三人生(The third Act),使用了Act一字,而不是過去我們習慣講的第三歲月(Third Age)。有兩個意涵,一是行動,一是第幾幕戲的幕,強調沒有行動就不會發生的人生第三幕。

相對於生命的第1階段,從出生、讀書學習到出社會前,我們都必須依賴別人的照顧;工作或成家立業了,進入承擔責任的第2階段;等到從職場退休,孩子也長大離家,隨之進入第3階段,也就是能夠真正做自己、發展興趣、追求未竟夢想的階段,當然還包括了傳承與付出,生命價值的完成。

然而,這些美好的事物並不是只要我們活得夠久就會自己出現,必須主動地付出行動,才能達成。

對於過往的人類社會來說,第三人生前所未見,長壽既是時代賜予我們的禮物,也帶給了我們新思考:在每個必然會面臨的生命終點之前,為世界留下了什麼?

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或許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提醒。某次接受記者採訪時,他說了一句有點奇怪的話:「死亡就是我加上這個世界,再減去我。」

是的,當我們走到生命盡頭時,會用什麼標準評價自己這一生?如果我們離開世界時無法帶走任何東西,最重要的就是究竟留下了些什麼。是汙染與垃圾?還是溫暖與希望?全看我們如何善用第三人生。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