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人人羨慕,後落得租給娃娃機店…8千萬傳家房產,最終賠售的血淚故事

撰文者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


曾經人人羨慕,後落得租給娃娃機店…8千萬傳家房產,最終賠售的血淚故事

前陣子市場表現挺好,許多店頭的業績都不錯,學長阿章請大家喝飲料閒聊時,提到他總算把商圈裡一位老伯的店面賣掉的事。

對房仲業者來說,店面賣掉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特別是阿章出手,怎麼會有賣不掉的店?可怪就怪在,阿章成交之後並沒有開心,反而有那麼些惆悵。

怎麼說呢?

這個案子是在阿章之前服務的商圈,20幾年前阿章剛入行的時候,就認識了這一間透天店面的屋主,那時景氣好,這個店面又在火車站附近,1樓租給銀行,2樓租給咖啡店,3、4樓是屋主一家子自己住,是名符其實的坐擁金山,當時外面都傳說這個店面月收數十萬租金,全盛時期還傳出有人開價1億元以上要跟屋主整棟買下來。

「可是他不賣就是不賣。屋主當初還說,這店面他要傳三代,當傳家之寶,讓子孫代代都有租金收。」阿章想起當初屋主連杯茶都沒有,對每一個捧著大把鈔票的人所說的那些話。

偏偏,世事難料,人生沒有像屋主想的那麼美好,幾年之後,因為鐵路地下化的關係,施工期間人潮明顯減少,加上地方政府趁著舊商圈重組之際,力推重劃區,連辦公處所都跟著搬家,之後規畫的重大交通建設等等都往新區域走,這讓許多公司行號和店家也轉進較為便宜的新區域,舊的商圈在短短5~6年就逐漸蕭條。

「因為後來也熟了,那時有人出8,000萬,我跟屋主說,這時機可以考慮換手,畢竟連我們第一線的都感覺得出商圈買方出價愈來愈小氣,成交狀況也愈來愈不好,怎麼看都覺得這個商圈好光景沒有多久,還不如早點下車,轉去新的區域找一個好地方落腳。」阿章這樣說。

相較於前幾次,這次去找屋主懇談,或許是樓下銀行不租,短時間內還沒看得上眼的租客來詢問有關,倒是態度有點搖擺,但之後找到一間通訊行承租,賣店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掐指一算,竟也是10年前的事情了。

又過了3、4年,阿章因為調到新的重劃區上班,比較少聯繫屋主,但偶爾經過還會特別去看一下,這些年,那一個店面的2樓因為人潮太少,咖啡店退出後,中間有曾經租給漫畫書店,也很快就不支倒地;1樓在銀行退租後,中間換過知名通訊行、服飾店、特賣店,沒有一個做得久的,租金也從幾十萬,變成十幾萬。那時屋主有點誠意,還主動去聯繫了一些房仲,想要賣個8,000萬,出價最高的買方,也不過出了6,000萬而已,這一下,又不了了之。

「當2年前經過看到他有一搭沒一搭租給娃娃機的時候,我就知道應該不行了。」

果不其然,娃娃機店租金還不到10萬,自然願意出價的也少了,商圈充滿著招租與出售的條子,蕭條到很難讓人想起當年榮華。即使如此,既然都出不到好價錢,沒有資金壓力,屋主也就耗著耗著。

直到前幾個月,那店面在阿章手上成交了,只有4,000多萬。

會那麼便宜賣,是因為屋主在去年年底前的一個冬夜在家跌倒,昏厥後不到2週就往生,一句話都沒有交待,三兄弟為財產怎麼分吵得不可開交,因為繼承不需要繳交土地增值稅,想想乾脆賣掉比較清靜,剛好阿章找到一位買方,就這樣成交了。

「我賣這店面有點內疚,如果當初能更積極建議他早一點賣,他們應該不會只拿這些錢,如果當初能讓他在高價的時候賣掉,他就可以拿那筆錢換成新商圈的3個店面,或許他的小孩子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撕破臉。」阿章感嘆。

想要贏到最後,往往並非運氣,人生如此,投資不也是這樣嗎?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