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說錢暫時沒用,就借他了…」一故事看:濫好人女孩,最終靠買房存下錢

撰文者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


「想說錢暫時沒用,就借他了…」一故事看:濫好人女孩,最終靠買房存下錢

身邊的朋友裡,只有小珍,大家會力勸她買房,和市場狀況多空與否毫無正相關。

會做這種建議,不只是因為我們和她互動頻繁,還有相識多年,朋友們深知她那足以毀掉自己的心軟爛個性,如果不靠一間房來鎖住她的收入,她手上一有錢,就會莫名其妙地不見。

原因多數是男人。

在10幾年的感情歷程裡,她就遇到第1任生意失敗,第2任媽媽生病,第3任投資失利,還有那些不能說的等等,和閨蜜們不知道的等等,感情路上除了來來去去的心碎之外,還有白花花的鈔票。

不知道的人,會風涼地說小珍帶衰,可我們怎麼看,也不覺得她是個帶衰的人,職場上表現優異,在同齡朋友間也算是數一數二,加上在基金與股票上都頗有斬獲,要不是欠那麼多感情債,怎麼會這年紀還在外面租屋?

「親兄弟都要明算帳了,開口借錢沒憑沒據,要多少就有多少,你怎麼不乾脆讓我幫你花啊。」閨蜜之一的小藍聽到都氣得要命。

每一次,小珍找朋友出來哭哭啼啼,問起為何不拒絕,她總是說:「錢放在那邊也沒有幹嘛,看看他那麼可憐也就幫幫他。」

「而且我想以後我們會結婚,以後一起買房子一起住就好,我也不用急著買啊。」

天底下就有那麼傻的妹子。

直到最近,直逼不惑之年的小珍剛好有一份儲蓄險的保單到期,可以領回一筆不小的錢,在大家的軟硬兼施下,她總算開始了看房歷程。

「台灣這種租屋市場,你再老一點,就是房東挑你,不是你挑房東了,好嗎?」我們總是這樣恐嚇她,講久了,她也算聽進去些。

剛開始她倒是興致勃勃,在網站上看到可以接受的,就丟到群組討論,大家有空也輪流陪她看房,可是看了大半年,她發現喜歡的要買就有點吃力,真買得起的不喜歡,一直挫敗讓她一度打了退堂鼓,中間甚至還又差點被朋友借錢,還好被大家攔了下來。

「你人生看得到的就剩這筆大錢了,你到底在想什麼?」我問。

她沒答腔,群裡靜了好一陣子。

說來也神奇,天人交戰幾個月之後,在兼顧就近照顧老爸,離工作地點交通便利,總價能負擔的條件下,她捨棄屋齡和地段,買了一間三峽舊社區的10多年大樓,從此之後,她的臉書總是曬著在房子裡,一人、兩貓、三餐、四季的日常。

買了房子之後,她社交少了,原因之一是公車到公司,沒塞車得50分鐘車程,早起久了也挺磨人;其次是住得遠,應酬太晚沒有公車的代價不菲,這讓她開始學著下班後乖乖回家。

問她現在好不好,她說除了每個月繳完房貸和其他必要支出,剩下沒有太多錢可以花銷之外,一切都還行。

「只是不能再說走就走,南法的太陽,和北歐的極光,和我都無關了。」她說來有點惆悵,聽來卻又安於這次的取捨。

身為閨蜜,最開心的,莫過於看到她總算因為沒有太多閒錢可以借人,斷了那些常在她身邊蹭來蹭去的豬朋狗友,有時間獨處之後,她才領悟到不需要用那種普渡眾生的心情,拿著自己的身家,去幫那些不知感恩的白眼狼。

「現在想想,以前算命說我要買房子才存得住錢,實在很準。」小珍有點像領悟些什麼。

看在眼裡,知道並不是算命靈驗,而是她的個性必須要有一個壓力讓她狠下心來斷捨離,房子的存在,就是工具而已。

說到底,人生路上,終究只有自己能陪自己走到最後一程。

不求安身,豈能安生?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