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母輕度失智想送安養中心?關卡多又難!老年人口倍速增,「老無所終」怎麼辦?

撰文者台科大數據研究中心
透過數據,我們聚集各領域的專家,檢視時下重要議題及產業趨勢。當我們聚在一起,用數據說話,說出有意義、有價值的新觀點。歡迎加入我們,一起用數據看世界。

網站:http://group.dailyview.tw/

老父母輕度失智想送安養中心?關卡多又難!老年人口倍速增,「老無所終」怎麼辦?

●老爸成了竊賊
如果你的老爸年輕時努力工作、奉公守法,可是老了衣食無缺之際,卻突然喜歡拾荒、偷竊,身為子女的你會做何感想?

一開始只是認為沒事撿拾瓶瓶罐罐,又能運動兼具環保功能也不錯,至於竊盜一事,應該是一時失慮,勸說個幾句也就只能靜觀其變。誰知道問題愈來愈嚴重,路邊藥妝店的衛生紙也偷了回來,甚至於把一台還算蠻重的腳踏車也偷了去賣,直到警察找上了門,才發現問題的嚴重,也在想80幾歲的老人扛著一台腳踏車,也太強大了吧!

●老爸失智了,該怎麼辦?
早期長輩活得不算久,失智這件事情也是近十幾年來才慢慢變多,自己遇上了還是第1次,當時還不知道問題的麻煩與嚴重。直到有一天晚上,老爸說想要住進榮民之家,一個抗戰老兵年輕時就已經認定的最終住所;還記得老爸年輕的時候,總是聽到他說自己當年在槍林彈雨下守護了大二膽,國家承諾老了會照顧這批老兵,言語之中從眼神透露出了些許生命中的驕傲以及對於國家的信賴。

一申請才知道沒想像那麼容易,首先是北部的床位早就滿了,三峽有1間要排隊,桃園還有幾個位子,於是趕緊先向桃園申請入住,希望幫老爸早日安排入住至嚮往的住所,但是經過這一申請,才知道失智者的困境。如下圖,65歲以上人口愈來愈多,安養中心的需求將快速增加,所以我常和好朋友說,家裡如果有老人到了可以住進安養中心的年齡,趕緊先去排隊,以免有需要的時候,一排就是1年2年,甚至於更久才能排得上。

碰到最大的阻力是觀念,通常認為老人住去安養中心是棄養,然而隨著人們對於生活品質的提升,安養中心相較於一般住宅,提供完善的老人支援服務,扶助老人的設施也是完善許多,應該要改變觀念。更重要的一個問題,請看上圖的「潛在支持比」,現在還有5位勞動年齡人口可以照顧1位65歲以上的老人,2022年只剩下4位,2028年只剩下3位,2041年更是跌破2人,無法有足夠的人力照顧老人,住進集中化照顧的安養中心是最佳解方。

●社會制度相互推擠下的輕度失智者
這個社會處理失智問題很多地方使不上力,最主要原因應該是成本與人力,尤其是前速快速增加的老年人口,讓數量遠遠不足的老人安養中心難以應付,連我算是有點錢、有點朋友關係,安排老爸入住安養中心,好像遭遇一個又一個的遊戲關卡,愈來愈難,打得都快崩潰,更何況是底層的人,遇到這種事情又該怎麼辦呢?

本來以為就是簡單的申請,然後找時間入住,故事就這樣子結束。

實際運作才知道入住一般安養中心,身、心要健康。我老爸身體硬朗,80幾歲健步如飛,如同穿梭在筋斗雲的孫悟空,身體健康的關卡如同遊戲的第1關,輕鬆過關;第2關比較麻煩,老爸的腦袋有點混亂,在「健康檢查」這關,要確認頭腦清楚,醫生問了幾個問題,結果糗大了。

醫生:伯伯,現在幾月啊?
老爸:(當時還在2月間)現在10月啊!
醫生:沒關係,老人對時間容易忘記,伯伯,那現在總統是誰啊?
老爸毫不猶豫的說:蔣中正。

結果滿嘴安撫家屬說沒問題的醫生,結論是健康檢查沒過;沒過,就必須帶老爸去醫院檢查有沒有失智,因為榮民之家的一般養護中心只能接受輕度失智症的老人,中度或重度失智者無法入住,所以老爸想要入住一般區,去醫院檢查的結果只能有2種,第1正常,第2輕度失智症。

●繁瑣的失智症檢查
當時到附近的大型醫院掛號,本來以為醫生問一問,開個證明即可,結果醫生表示對不起,這必須經由心理諮商師的望聞問切,才能做出決定。本來以為就是在多排一個專家來看診,結果仔細一問一下時程,少說要半年,才能完成正確的評估;聽起來都很合理,正確評估才能正確治療,但榮民之家同意入住的效期大概才1個月,這一條確認失智的漫漫長路根本緩不濟急。

後來託臉書大神的幫忙,才發現有經驗的人真多,其中有好友建議找北部某公立醫院的醫師,他比較能體會失智者家屬的無助;趕緊掛了號、看了診,順利與醫師溝通後,選擇入住失智中心,只要觀察幾天就能做出是否失智的決定。

如同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我帶著老爸第一次進入失智中心,環境簡直就是比頭等病房還好,這時候心頭重擔才放了半顆下來;只是護理師看到身為家屬的我,不斷建議聘請看護,並說失智老人如果摔倒什麼的,非常危險。

當時心想是不是與看護的派遣中心有勾結,我老爸身強體壯、健步如飛,哪需要看護。不過,一方面他們人力不足,也確實無法分秒照顧老爸,二來我可能太看得起80幾歲的老爸,看護價格一天大概2,200元以上,這筆錢我出的起,只是心裡思索著如果是其他小老百姓,住個20天,看護費哪受得了?

寫到這邊,你或許是認為我在責難雙和失智中心?

錯,我超級感謝那邊的醫生,他們在極為繁瑣的失智認定程序中,給了我一條跳躍完成的捷徑,如果不是善良的醫生,以現行失智者的照顧機制,恐怕不是10幾20天的問題,而是半年1年才能搞定;至於聘請看護的高額費用,還是可以透過共同聘請政府、補助或者是私人保險等方式降低負擔;如果真的都不行的話,那就只好感謝最辛苦的護理師了。

●社工師的一句話
工作繁忙之餘,可以幫助的家人實在不多,跑來跑去早已經身心俱疲,只是為了拿到老爸輕度失智或正常的一紙證明,卻要搞個天翻地覆。此一過程中,因為一些入住程序事宜,又跑回去安養中心詢問,跑來跑去早就是全身大汗,突然在一樓遇到了一位社工師,本來以為是要來幫助很無助的我。

沒想到,她說了一句話讓我終身難忘:「我們人手不夠,你父親的情況如果是輕度失智,恐怕無法好好照顧你的父親,對於你的申請,我們不會同意。」言下之意,就是勸我另覓他處。

當時我實在很難同意這樣子的說法,自己覺得老爸很正常,卻被失智鑑定搞得身心俱疲,台北桃園兩地跑了不知多少次,到最後看起來快要有希望申請入住時,社工人員說出了他們心中的話;但如果不能入住,民間安養中心的申請程序也是差不多,環境卻更差,對於輕度失智者而言,可以選擇的情況並不多。

最後,在醫院的協助下,加上一些轉折,還是以輕度失智症的身分住進了一般養護區,只是慢慢的我才發現自己小看了父親失智症的惡化程度,社工師深知園區照顧人力有限,當初她的建議也算正確,只是太直接、太刺傷家屬了。後來陸續發生了老爸到處找人吵架、偷東西、拿別人餐盤的食物吃,甚至於還走失過一次,真的讓園區造成很大的困擾。

最後,在園區的大力幫助,又在很短的時間內轉入真正看守森嚴的失智區,紛紛擾擾的一年,有時候回頭一想,充滿了對園區照顧人力、社工師、護理師的感謝,過程確實是有一些不順,但這是制度上的問題,誰待在這個位子,問題都還是一樣。

●結論與建議
2022年,因為小老虎年的影響,最晚這一年我國人口將會反轉減少,老年人口也會在此時突破400萬,即將於2026年邁向20%的人口比例。雖然政府宣稱很重視老人安養制度,但安養機構與人力的不足、費用也非常高,屆時僧多粥少,必定許多有需要的人無法獲得必要的照顧。

其次,社工服務人員也是不夠,每個人都要分配許多的定時探訪對象,到最後頂多是寫下紀錄,把真正緊急的老人分派給其他單位協助,大多數狀況一般般的對象,恐怕無法真正得到支援;同樣地,喘息服務也是有時間限制,一週幾個小時的服務,當人力不足的世代來臨,9成的時間還是要靠自己,許多行動不方便的老人,要走下床拿個食物都比登天還難,真的能夠有喘息嗎?

最重要的一件事情,筆者擔心習慣亂花錢的政府,錢都沒有花在刀口上,到最後好不容易湊到一定的經費,但滿街的老人卻感受不到關懷,即便真的大多數都落實在照顧上,老人太多的事實,分也分不到一口羹啊!

筆者在此也有幾點建議:
1、大家年輕時要存夠退休金,畢竟老人花費都是錢砸出來的,換人工膝蓋50萬,座椅電梯30萬,安養中心1年40萬…等。
2、建構自己的友誼照護網,找到年紀相仿的一些好友,互相支援,彌補下一代人數不足的窘境,也可以減輕不少的開銷。
3、政府方面,最重要的不是蓋硬體設施,而是找到足夠的照護人才,隨著東南亞經濟成長快速,過去印尼為主的照護人力愈來愈少,必須要尋找像是柬埔寨、尼泊爾等國家成為主要照護人力。

本文獲「大數聚」授權轉載,原文:台灣人面臨「老無所終」 政府針對老年社會才不是「狂蓋硬體設備」就好!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