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野蠻管股市,為什麼A股還是該買?企業愛「蛇吞象」,以美國4倍速成長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中國政府野蠻管股市,為什麼A股還是該買?企業愛「蛇吞象」,以美國4倍速成長

為什麼可以投資A股?
中國政府的救市舉動不忍卒睹。外國媒體一致認為,中國證監會先是無視槓桿,放任融資。在點數已高,風險愈大的時候,驟然收緊,造成崩盤。在崩盤之後,任意改變遊戲規則,大面積停止交易,大家噤若寒蟬,魂飛魄散。

在外國人眼中,A股的管理者就像球場上的「豬」裁判: 「放下球棒,放下。我叫你放下,聽到沒有?」 「這局不算!重來!」 「有意見?你有意見?把你抓起來!」

以外國投資人的眼光來看,管理A股的方式「不可理喻」、「粗魯野蠻」。

多年來,我完全投入在A股中。過程的壓力,讓我筋疲力竭,這個市場下跌的最後階段,一度擊潰我的理智。從2008年以來,未曾經歷過比這次更重的負荷感。

但我不打算離開A股,我調整倉位,而且現在不會走,將來也不打算走。

早幾年,我的股票啟蒙老師洪瑞泰重複同樣的話:「低價買進,高ROE,好學生,多種果樹」、「買三分之一,賣三分之一」。剛開始,我不了解這些話的意思。

經歷過A股這場股災,我很深刻反省了好幾天,突然發現,過去的我非常輕浮。只要崩盤,股價上上下下,我在精神上也隨之起舞。此時,我豁然體會到,他教給我的是「信念」。「信念」是精神的堡壘,只有信念強大,就算洩洪,才能像山一樣穩住。

後來,我重新整理我的信念。那麼我相信什麼?為什麼我不離開A股?

會長很大的A股企業
我分享二家企業的案例。

萬達商業地產vs美國西蒙公司
1988年,34歲的萬達集團創始人暨董事長王健林,由公務員轉任住宅開發公司總經理,那間公司位於大連,面臨破產。他非常艱苦,拿到唯一的改建機會,開發了第一間有廁所的房子,一推出來就賣光了,賺了人民幣1,000萬元。

成功賺到第一筆1,000萬元後,王建林在大連瘋狂開發,努力了七年,成為大連最大開發商,然後跨出熟悉的地方,開始前進福建。

1998年,王建林的兩位老部屬突然罹癌,他下定決心要把他們治好,花了人民幣兩百多萬。這件事讓王建林體會到,做房地產資金回收太慢,萬一再有人生病,他的資金不一定挺得過。於是,他決定要放棄蓋住宅,改做商業地產。

2000年,王建林轉做商業地產,打造大型購物中心。他下了決心,資金流要快,因為資金就是房地產的血脈,一秒鐘都不讓資金停泊,所以萬達商業地產公司完成一個建案的時間,平均12到18個月。相較於台灣完成建案的平均時間是30個月,萬達開發速度可說是一般建設公司的2倍快。

建案完成之後,他會馬上做兩件事:

第一,把所有店鋪的租金,統統高估,乘以十年,拿著還沒收到、高估的租金向銀行談判,以租金增加貸款,再把貸款投入下一個建案。

第二,在最短的時間內,出售商業中心裡的辦公室。拿到的錢再投入下一個建案。

因為蓋得快,重新融資得快,所以他的錢源源不絕。他開發的商業地產,在中國遍地開花。開發完中國的精華地段,他就看準海外,狂買澳洲、舊金山、英國等精華地段的地產,開發商業中心。

過了二十四年,2012年,他58歲,萬達地產成為中國第一大、世界第四大的房地產公司、持有物產面積1,300萬平方米。2015年,萬達持有物業面積達到1,700萬平方米,成為全球第一大的不動產公司。

美國的西蒙公司(Simon Property Group),道瓊代號是SPG。SPG是標準普爾100指數的成分股之一,也是全球最大的商業地產開發商,全美最大的零售地產上市公司。公司核心業務包括商業地產投資、開發、出租及物業管理。

美國西蒙公司成立於1960年,當時名稱為Melvin Simon& Associate(MSA),主要從事房地產開發。1993年上市。2010年時,市值300億美元,收入40億美元,淨利7.5億美元,是世界第一。

美國西蒙從開始房地產開發,到成為全球最大商業物業管理公司,花了五十年。到2014年6月30日,萬達商業地產總持有面積(包括建造中)達到2,950萬平方米,超越了美國西蒙,當時美國西蒙擁有面積為2,450萬平方米。

SPG花了50年成為世界第一,萬達只花了25年就超越,速度是它的2倍。

中國化工vs陶氏化學
中國化工集團公司是中國最大的基礎化學製造業,創辦人任建新是個傳奇人物。任建新二十七歲那年,是一名在偏遠的蘭州任職的小公務員,管理鍋爐機械。

一次出差,任建新發現中國的鍋爐會「結垢」。「結垢」是造成鍋爐低效率運轉,得消耗大量的煤炭。任建新回想,自己曾看過一篇「Lan-5硝酸酸洗蝕」的得獎論文,論文裡提到的溶劑配方,似乎能清洗爐垢,提升鍋爐效率。

任建新帶了七名團員,研發、製作,創造出第一款清洗爐垢的溶劑,然後用人民幣1萬元資本額成立中國第一間工業清洗公司,打出「小到茶壺,大到原子彈,全能洗」的宣傳口號。

任建新的第一筆生意,是洗了一只茶壺,收益只有人民幣0.2元,自此之後卻一飛沖天。一年裡,他做到第一筆人民幣1萬元的生意,資本額翻了1倍。

幾年內,任建新專洗乙烯、大化肥、石化、化工機械,逐步包攬中國的工業清洗項目。1995年,併購中國107家化工企業,A股上市。自此搖身一變,成為為中國最大、實力最強的化工龍頭企業。再經過十年,資金出海,併購擴張,極有戰略。

才過了二十年,當初賺0.2元的清洗公司,已經成為人民幣2,440億元營業額的企業。當初的1萬元資本,已經翻為2,725億元。

陶氏化學公司(Dow Chemical Company)是美國最大的化學公司,成立於1897年,總部設在美國密歇根州米特蘭,經營範圍有高新材料、農業科學和特種化學。陶氏化學年營業額450億美元(2009年),是世界第二大化學公司。從1897年發展到2014年,總共花了一百多年。

陶氏化學花了整整一百年,才達到2,000億營業額的規模,任建新只花了20年,速度是陶氏化學的4倍快。這是眾多中國企業中的兩個經典案例。好的中國企業是絕對會成長的企業,成長不只是長「大」,而且「大得很快」。

A股企業不只長得大,還大得快
A股裡的企業,正在成長中,並長成世界最大。

萬達成為第一大商業地產王,中國化工集團成為世界第一大化學公司⋯⋯這些公司成立在一無所有、市場極度飢渴的年代,製造出史無前例的好產品。萬達蓋出第一間附廁所的房子(一般都是公厠);海爾做出第一台放進德國壓縮機的冰箱;雙匯賣出第一隻蓋了標籤的豬⋯⋯在極度匱乏的市場,這些公司推出讓人驚豔的產品,站穩腳步,開始做大。

這個市場讓我困惑,忍不住去探究,為什麼A股裡的企業,成長那麼快?後來,我發現,他們有一種特殊的策略─「蛇吞象策略」,也就是「不夠好、不夠強,沒關係,就用買的,買下全世界最強的公司、品牌,再取得號召力、名聲、技術、實力,從內到外,一夕讓自己成為世界競爭的主角。」

以長電科技(600584)併星科金朋為例。2015年年初,長電科技宣布收購世界第四大半導體封裝測試企業星科金朋(STATS ChipPAC Ltd.)。2013年年末,星科金朋總資產人民幣143.94億元,營收98.27億;長電科技同年資產,75.83億,營收51.02億。以規模看,長電科技併星科金朋,就是小吞大、蛇吞象,一張口就吞下去了。

長電科技併購星科金朋之後,從全球第六立刻成為全球第三,直接超越矽品(2325)的規模。長電科技蛇吞象的併購,引起我強烈的好奇心,搜尋近年來的併購案:萬達併購美國影院AMC,中國化工併安迪蘇(蛋氨酸)⋯⋯都是蛇吞象的案例。這些企業靠著吞併比自己更強、更大的企業,讓自己成為業界龍頭,過程大部分只花二三十年。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些企業吞得下去,憑什麼?後來發現,推動這股力量的,是這些企業有「神一樣的隊友」,那就是─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我簡稱「超級銀行」。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