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廟借名買地,一場意外被主委子女繼承...血淚教訓:買房寧可找專家,也不要事後悔不當初

撰文者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
租屋 合約 契約 租賃契約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別以為不動產的問題不只人有,神明也有。

前幾年,在朋友的介紹下,小蔡代書認識某間供奉保生大帝的地方庄頭廟的新任主委,他們正在和剛往生舊主委的家屬打官司,聽說小蔡代書對於不動產相關法規相當嫻熟,想聊聊看有沒有解套機會。

這事情是這樣的,這間廟位在台灣的一個小鎮,應該是神明有靈,該廟香火非常鼎盛,加上民風純樸、信眾又很虔誠,也因此廟裡現金越來越多。那時候的老主委連任多屆,是個熱心正派的人,看著這麼多的現金,放在銀行利息低;怕萬一哪一天出了甚麼事情,都是十方財,沒人擔得起;又覺得應該為保生大帝做點事情,想來想去,還是覺得買土地最穩當,不只可以讓現金不要那麼多,未來要是廟要擴建,也不用求人,而且說是幫神明買地,不會有人說三道四。 就那麼剛好,老主委起了這個念頭,附近民眾想要賣掉寺廟旁邊一千多坪的農地,經過神明同意,在中間人介紹下,雙方便簽訂土地買賣契約書,完成了這筆土地買賣。

一切那麼順利的時候,當時承辦人在完稅準備送入地政機關做過戶登記時,卻被地政事務所依農業發展條例第33條「私法人不得承受農地」駁回登記申請,土地無法登記在寺廟名下。 正當眾人不知該如何處理之時,其中一位廟裡委員出了個餿主意。

「先把土地先暫時登記在廟方主委個人名下,要是以後法令變更時,再行過戶登記到寺廟名下,不就好了嗎?」

大家聽了也覺得很有道理,加上老主委德高望重,為人又光明磊落「一定是不會有私心把土地吞掉的」。大家七嘴八舌之後,這事情就拍板定案,也寫在會議記錄裡,用「借名登記」的方式解決,更自作聰明的是,為了避免贈與稅的產生,廟方還搬錢給老主委,由老主委這邊出面付款,金流做好更加萬無一失。

沒想到,天有不測風雲,某一年,有個超級寒流來襲,高齡90的老主委竟因心肌梗塞而離開人世,什麼事情都沒交代,在一般人眼中的好走,變成廟方的一場惡夢。老主委的子女在處理父親後事時,發現父親名下竟有一大筆土地資產,申報完遺產稅後就逕行繼承登記到兩名子女名下,兩個人還來個避不見面;這段時間廟方也透過管道想要聯繫,在改選主委的時候也請新主委告知,但子女矢口否認爸爸有交代這事情,最後真沒辦法,才請小蔡代書幫忙看看。

為了這事情,廟裡搞得烏煙瘴氣,當初那個出鬼點子還邀功的委員,現在也不敢說話,最後還是透過訴訟解決,官司一打就是3年,還因為證據不足,土地要不回來。

「這只能說是廟裡的劫數吧。」新主委幽幽地說。

「天底下沒那麼多劫數,之前沒規劃清楚,怎怨得了天?」

「這種子女不認的借名登記,只有訴訟一途,就算真上法庭,這種案例能夠勝訴是少之又少,只能怪他們當初在買地的時候,遇到問題不找專業人士諮詢評估,好歹要做一個借名登記的契約去公證,現在連金流都沒有,事後想要解決,沒有那麼簡單。」小蔡代書嘆息。

說也奇怪,這官司雖然廟方敗訴,冥冥之中神明也給了公道,老主委子女得了土地,家中卻也雞犬不寧。

「處理神明的事,看最多的不是神蹟,而是人性。」他遞杯老茶給我,雲淡風輕地下了結論。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