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想買新上市的電玩、太太想存錢買房...婚姻夠難了,為何還要找一個價值觀差很大的伴侶?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我問了數百位年長者,要維繫長久、幸福的婚姻,最重要的是什麼?

尤其是幾乎每位專家都為同一個原則背書時。基於他們長期在戀愛關係裡外的經驗,他們要教給我們的第一堂課是:如果你和伴侶本質相似,你們會更有可能白頭偕老。

最重要的是,專家們相信,如果對方的人生方向與態度跟你南轅北轍,要維繫婚姻就困難得多。伴侶彼此相像的方式很多,但專家特別聚焦於一個面向:核心價值觀相近。

這麼多年來,我和許多走入婚姻的朋友聊過,聽過各式各樣墜入愛河的理由。對二十來歲的人們來說,理由包括感興趣的對象幽默風趣、收入不錯,當然還有外貌出眾。搜尋記憶,我想不起有哪個人說:「噢,我遇見最完美的人了。最棒的是我們有同樣的核心價值觀。」但專家的建議是,如果我們想要幸福長久的婚姻,價值觀正是我們該追求的事物。

對此,長者的觀念格外強而有力。專家不會站在羊腸小徑的起點,看不到第一個彎以後的情景,他們會全面了解地勢;什麼能讓這段漫長旅程輕鬆愜意,又有什麼會徒增艱辛,甚至使你無法走完全程。那就是共同價值發揮作用之處。

以艾瑪.席維斯特為例,現年87歲的她已經結婚58年了。她笑著說:「這是挺不賴的成就。」

結婚的時候我不知道這回事,但回過頭來看,我覺得擁有相同的基本價值觀相當重要。換句話說,如果你花錢無所節制,請和能理解這習慣的人結婚。如果你節儉成性,也必須找個能體諒你的人,因為金錢正是婚姻的一大絆腳石。所幸我們對大部分事情的價值觀雷同。

正因如此,我們真的沒吵過架,不曾為什麼事情苦惱。只要了解我們的目標大致相同,就能做成決定。我們都相信教育,同樣遵照社會道德標準,都想將子女養育成好公民,也都想撙節開支,做好財務規畫。

這裡的關鍵句是「我們真的沒吵過架」,和「不曾為什麼事情苦惱」。專家告訴我們,看似微不足道的議題也會引發爭執,因為它們其實反映了潛在的價值觀。妻子要不要買昂貴的高爾夫球桿,或丈夫要不要買新上市的電玩,都不是引發激烈爭吵的核心議題。真正的核心議題是,內心深處對「金錢」抱持的態度:它的意義是什麼,該怎麼花,以及財務規畫是否比滿足個人興致來得重要。相似的核心價值觀,就像是防止爭吵的預防接種。

你或許會懷疑在婚姻上強調相似,是一種保守、物以類聚式的心性。但這種觀點實則貫穿所有族群,包括經濟、政治、地理及種族。例如71歲的艾波.史騰,艾波和丈夫史提夫結婚47年,直到史提夫在訪談前一年去世為止。艾波是備受敬重的社群領導人,主持數個地區性組織,史提夫則是當地知名的心理治療師。他們自始至終深愛著彼此,艾波至今仍未適應孀居的日子:「我20歲時,就很愛很愛史提夫了。現在,雖然我知道在他死後我仍能向前走,但一談到他,我還是泫然欲泣。」他們的婚姻生活非常愉快。「我想我們塑造了美好的婚姻,我們的孩子甚至說,那對他們也很重要。」

這聽起來簡單,但你們必須喜歡彼此。先做朋友,試著超越一開始的紛紛擾擾,確定你們之間有深厚的情誼。我不覺得你們一定要有一模一樣的興趣,但你們必須有相同的價值觀。那十分重要,事關重大。沒錯,我想價值觀就是最重要的東西。

在被問到他們有哪些相同的價值觀時,艾波回答:

政治價值觀,覺得生活不要鋪張,有關對他人的信念,以及自己的信念。我們固然有不同的特定信念,但都深深覺得我們有所虧欠,我們的日子能過得這麼好,不只該感謝資源,也要感激時間。我們都愛旅行,也都具備冒險精神。我們喜歡同樣的人,我認為這很重要。對於朋友,我們的看法很少不一致。對於養育子女當然也是。對於我們的孩子,以及對他們的期許,我們的價值觀非常類似。

她停頓了一會兒,想了想,然後若有所思地笑了,補充說:

我想,你們也必須有類似的幽默感。那是我們共同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事實上,在他去世的前兩個星期,我們聊了一整晚,他說了某些話,我不禁大笑起來,於是他得意地看著我說:「經過這麼多年,我還是可以讓妳開懷大笑!」他真的可以。

當然,這其中有個圈套:要確定兩人價值觀一致,你必須先清楚自己的價值觀。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