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沒聽到嬰兒哭聲了」日本上萬個死寂村落,再不生小孩,12年後輪到台灣

撰文者台科大數據研究中心
透過數據,我們聚集各領域的專家,檢視時下重要議題及產業趨勢。當我們聚在一起,用數據說話,說出有意義、有價值的新觀點。歡迎加入我們,一起用數據看世界。

網站:http://group.dailyview.tw/

海邊
圖片來源:photo-ac.com
圖片放大

聽不到嬰兒哭聲的極限村落

「這裡已經十年、二十年沒有聽到嬰兒誕生時的哭聲了。」藤田孝典在日本各地巡迴演講時,曾經聽到的一句話;在2011年的調查顯示,日本有上萬個極限村落,高達整體村落的15.6%。從政府的角度來看,由於鄉村規模縮小,必須考量是否要裁撤公共設施,諸如醫院、學校,甚至巴士路線等,結果是惡性循環導致村莊消失,或與其他村落整併,甚至村民遭強制撤離。

日本鄉下社會,貧窮是一種常態,而不是特例。或許可以往好處想,鄉下可以種菜、養雞養鴨為生,根本不必擔心沒錢這件事。可是隨著年齡增長,醫療需求與日俱增,不再是單純實務需要的問題;由於鄉下醫療資源不足,必須要搭車到很遠的地方就醫,當高齡長者還能活動時,並沒有什麼困難,隨著行動逐漸不方便,就需要靠左右鄰居的幫助,可是左右鄰居又都是老人的時候,能提供什麼幫助呢?

從藤田孝典對於極限村落現況的描述,日本的社會保障服務並不健全,必須依賴村民互相幫忙來解決,日本如此,我國應該更是如此。底層長者安享晚年的生存權利被剝奪,無力善終,可能淪為孤獨死的悲歌,會時時在報章雜誌的一角吹奏而起,這一股聲音會逐漸播放出去,瓦解民眾脆弱的安全感,更會製造社會跨世代的對立與不安。

12年後,台灣將出現極限村落

永賢村,依據政府網站的介紹,村名可能是希望後代子孫永能聰賢,位於嘉義縣六腳鄉,屬於雲林縣與嘉義縣交界的小村落。從Google Maps來看,整區以稻田為主,穿插著低矮的平房,道路狹小,算是典型的偏鄉村落。

2017年6月,嘉義縣的永賢村全村540人,65歲以上老人189人,高達35%。從人口結構來推估,5年後65歲以上老人將達到42%,10年後48%,預估12年後,也就是2029年將會突破50%,成為「極限村落」俱樂部的成員。

如上圖,紅色框框主要是第一團塊(1955年至1965年),藍色框框主要是第二團塊(1976年至1982年),此二團塊為出生人口數幾乎都在40萬人以上。一般來說第一團塊因為年紀較大,逐漸死亡凋零,人口數應該會略低於第二團塊,可是永賢村卻是第二團塊小於第一團塊的人數,應該與人口外移有關。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