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做小資族的本錢都沒有:大家到底在「裝」什麼?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孤獨感是很可怕的一種感覺,它是一種封閉心理的反映,是感到自身和外界隔絕或受到外界排斥所產生的孤伶苦悶。在人們的潛意識中,一方面,群體的力量總是大於個人的力量,而且只有找到屬於自己的群體,才能團結起來一起對抗外來的壓力,這樣可以減輕自己的壓力;另一方面,透過比較,發現自己並不是群體中處境最糟的人,內心會獲得平衡感,又可以減輕自己的壓力。

多年前,當我剛到城市生活時,無依無靠,連個落腳之處都沒有,白天跟不熟悉的同事們一起工作,晚上跟一個陌生女孩擠在一張單人床睡覺。第三天,我的錢包被偷走了,這個小偷不僅偷走我的錢財,還偷走我的安全感。當場,我真是欲哭無淚!

那時的我,一無所有,沒有任何支持,又對前途感到迷茫,覺得自己是最無助的人,就像生活在一個孤島上。

現在,有很多年輕人跟我當初的處境一樣,剛從學校出來進入社會,一沒有工作經驗,二沒有高學歷,三沒有好的人脈……做什麼事都不順,動輒說自己孤單,無依無靠,情緒低落,看不到未來的希望。

有希望才會有動力,這是不折不扣的真理。我告訴他們:「二十多歲的時候,正是人生的一個迷茫期,這是非常正常的,如果不迷茫,反而不正常了。走過了這一段,前面仍然有陽光等著。」

當妳瞭解了別人的處境後,就會發現,原來妳所處的這座孤島上,其實還有很多人,妳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這樣當妳面對一些事情時,就會更加坦然。

這就好比,以前大家都覺得自己被稱為「剩女」時,很不是滋味,當剩女成為一種現象時,就不再是妳個人的事情了,再被別人稱為剩女,妳也就無所謂了。

有一個熟齡未婚女孩,每次別人說到她的婚嫁問題時,她都很坦然:「全世界又不是只有我一個剩女,為什麼要說我啊!」有一個同學曾介紹自己的同事給她,據說是個博士,37歲,科技公司,身高大概160公分,黑黑瘦瘦的,不愛說話。

兩人見了一面,人家一句話還沒說完,她就找藉口溜掉了,事後介紹人笑著勸她還是「結了吧!」她也笑著答:「這麼多年我都等了,為什麼到最後要屈從一個不喜歡的人呢?我還是繼續等下去吧!如果過得不舒服,不是還得離婚嗎?那時我可就是『再婚』了!

人總得面對現實,調整好心態。

妳所面臨的問題,並不會是社會的個別問題,必定是普遍問題,當妳意識到這一點後,就不會手足無措,侷促不安。我們需要淡定的面對生活。妳為工作艱辛煩惱,其實大多數人都有這樣的煩惱;妳找不到男朋友,還有更多比妳優秀的人,同樣沒有男朋友;妳得了重病,到醫院,妳會發現到處都是重病患者……

生活還得繼續,在艱難的時刻,很多人跟妳一樣,都在「煎熬」,誰熬過了,誰就會取得最後的勝利和幸福。

為什麼大家都在「裝」?

那些妳所羨慕的、妳所敬畏的、妳所害怕的對象,未必真的有讓妳羨慕、讓妳敬畏、讓妳害怕的事實,或許妳只是看到了表象。

高高在上的東西,我們通常會感受到它的神祕,而正是這種神祕產生的距離感,讓我們進而敬畏或害怕。但如果妳瞭解它,就不會那麼想了,《黔驢技窮》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老虎第一次見到驢子時,覺得牠是一個巨大的怪物。有一天,驢叫了一聲,老虎非常害怕,逃得遠遠的,生怕被牠吃掉,可是,驢子終究沒什麼本事,當牠被老虎識破後,牠的末日也就來臨了,最後牠被老虎吃了。

正是因為人們想要保護自己,同時又想得到他人的認可和敬畏,所以總是力圖偽裝自己,弱者把自己裝得強大,蠢人把自己裝得聰明,窮人把自己裝得富有,醜人把自己裝得漂亮……還有人把自己裝得無懈可擊。社會中大多數人的「裝」,只是為了自我保護和一份虛榮。

婉萍是一家外商銀行的職員,從上班那天起,她就把自己歸為小資一族,「衣著考究,神情淡然,經濟獨立,有固定社交圈子,生活品味高」這是她對小資的定義。

婉萍把這些定義轉化到自己的生活中,她的衣櫥裡沒有很多衣服,但每一件都是高檔衣料的名牌服裝,她會很心疼地花一半的薪水,買一條裙子。

其實,她並不是揮金如土的女人,她也很節儉,她的薪水並不算高,除了跟姊妹們一起到高檔餐廳吃飯外,她平時在家吃得很簡單,有時候為了省錢,連晚餐也免了,甚至午餐也不吃,揚言說要減肥,其實肚子很餓,只帶一些零食吃。

每次回老家,婉萍都在鄉親羨慕的眼光中,獲得滿足感,聽到人們說她有出息,她就異常的高興,父母臉上也有光彩。

人在家裡可以節儉,一旦邁出家門,就要表現得富有。不富怎麼辦,只好裝有錢,打腫臉充胖子,甘苦自知。

妳明明不善良,偏要裝善良;妳明明不強大,偏要裝強大;妳明明不年輕,卻偏偏要裝嫩;妳明明不聰明,卻偏偏要裝作很聰明;妳明明不富有,卻偏偏要裝作出手闊綽;妳明明不勤快,卻偏偏裝作任勞任怨的樣子;妳明明很邋遢,卻裝作很有風度的樣子……裝,似乎變成了一種社會常態。

踏踏實實的過日子不好嗎?為什麼要裝?這個社會競爭太激烈,如果妳不裝得優秀一點,別人會看不起妳。

妳看到的那些讓妳崇拜得五體投地的人,未必真有值得讓妳崇拜的地方,他們不過在裝而已。真正優秀的人,其實不在乎太多外在因素,因為他們有足夠的自信,讓人對他們充滿尊敬和讚賞。

妳有的,她也沒有

某次聚餐,朋友問娜娜:「妳每天規規矩矩的上下班,這種日子有意思嗎?」這個朋友當初跟娜娜同時找工作,工作沒找到,卻找到一個趣味相投的男朋友,她沒有固定工作和收入,每天跟著自由業的男朋友,過著豐富多彩的生活,兩人同居多年,一直沒想要結婚。這幾年,他們去過很多地方旅行,收入幾乎都花在吃喝玩樂上,似乎很愜意!

跟她比起來,娜娜的生活顯然平淡無奇,大學畢業後,跟男朋友北上工作,面對陌生的環境,她最大的心願就是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不要再像浮萍一樣,無奈的被水流沖到未知的下一處。

幾年後,娜娜終於實現了自己的願望,買了房子,結了婚,現在就等著生孩子、養孩子,夫妻倆再賺點錢買車,換個大一點的房子——這是他們的第二個五年計劃。日子有條不紊的過著,工作朝九晚五,週末在家打掃、逛超市買日用品,偶爾參加同學的聚會。

幾杯紅酒下肚,聽著曖昧的音樂,娜娜覺得體內有股躁動,朋友的幾句話,居然說得她有了幾分惆悵。自己原以為很幸福,也很滿足,原來卻錯失了許多……

這幾年來,她幾乎沒有跟丈夫去旅遊,從沒有逛過夜店,結婚之後,就死守著丈夫與家庭,倆人賺來的錢,全用來繳房貸。以前那些追求自己,可以滿足自己虛榮心的男人,現在也不知去向。現在的生活實在太平淡、太安靜!

第二天,娜娜把心事告訴我。其實,我的生活跟娜娜差不多,只不過工作社交圈比她廣一點,而且我對生活現狀很滿足。

我說,妳又何必傷感呢?生活方式不同而已!生活就是這樣,妳選擇了這種方式,就會錯失那種方式,有得必有失。妳朋友現在所擁有的一切自由、浪漫、曖昧,妳固然沒有,但同時,妳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穩定、家庭、充實,她同樣也沒有。各有各的滿足,也各有各的遺憾。年輕時再不羈的女人,到了一定年齡,都渴望一種歸屬感,現在這種感覺妳有,而她沒有。我敢斷定,她在向妳炫耀時,實際上是羨慕妳的,她只是希望從妳臉上的失落,為她自己找回一些平衡。

希望自己過得比別人好,這是人性使然。有一種人,當自己過得不幸時,就急切希望聽到別人更不幸的事,以此求得慰藉。妳說一些自己的悲慘遭遇給她聽,儘管她表面看來同情,實際上內心卻雲開日出。

當想要的東西,別人有而自己沒有時,一般人心裡會開始不平衡。那要如何獲得平衡呢?當然是從不如自己的人身上獲得,或是高調展示自己擁有而別人沒有的東西,然後暗暗觀察別人失落的表情,以此來暗示自己,「我過得還不錯!」

人們多少都有一些「酸葡萄,甜檸檬」心理。自己摘不到的葡萄,總是酸的;摘到手的檸檬,卻是甜的。從心理學角度來說,一個人的行為,不符合社會價值標準或未達到所追求的目標時,為減少或消除因挫折而產生的焦慮,保持自尊,就會合理解釋自己不合理的行為,讓自己能夠坦然接受現實。

也就是說,妳手上有葡萄,她沒有,但她說妳的葡萄是酸的;她手中有一顆檸檬,卻告訴妳,她的檸檬是甜的、很可口。妳信嗎?遇到這樣的人,說這樣的話,妳會怎麼辦?首先表示理解,接著表示同情——注意,是同情對方,而不是自己,最後,繼續享受自己的生活!千萬別被對方牽著鼻子走,充當了別人的安慰品,最後還毀了自己的生活。

如果妳唸書時,聽到一個不求進取的人對妳說:「妳每天看書,累不累啊?」妳可以大聲對他說:「不累!」

如果妳談戀愛的時候,聽到一個剛失戀的人對妳說:「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妳不怕被騙嗎?」妳可以大聲對他說:「不怕!」

如果妳升職調動,要到陌生的城市去獨當一面時,聽到工作能力差的人對妳說:「去那麼遠的地方工作,好玩嗎?」妳可以大聲對他說:「好玩!」

帶上面具再跳舞

參加過化妝舞會的人,都會被它的神祕、新鮮和刺激所吸引。參加舞會的人,要不就是戴著眼罩,要不就是化著濃重的眼妝,每個人都精心裝扮,而改頭換面,以至於無法輕易辨別出彼此的真實身分和本來面目,所以,大家玩樂的時候,更放得開,沒有顧忌。

其實,人生就好像一場化妝舞會,每個人都帶有面具。這是所有女人都應該儘早知道的生活真諦。

或許,當妳聽到「面具」一詞,會聯想到「虛偽」、「狡猾」、「不誠實」等詞。其實,如果妳能稍微觀察一下周圍,就會發現別人的「面具」,而且人們會根據時間和場合,選擇戴不同的面具。

例如一個教師,在學生面前可能十分嚴肅,而在自己孩子面前,卻十分親切;一個學生,在師長面前會刻意表現出乖巧、聽話的樣子,而在同學和朋友眼中,他可能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調皮大王;一個員工,在老闆面前表現出謙虛、能幹的形象,而在家人面前,可能就是個不愛做事、愛玩的人。

瑞士心理學家榮格提出人格面具這個概念,他認為面具是展示給他人看的公開自我。出於自我保護,人們總是將真實自我隱藏在面具之後。也可以說,擁有人格面具是人的一種本能,完全不受人格面具制約的人,是很少見的。

在現代社會,戴上人格面具不僅是迫不得已的事情,更是十分必要的。它讓我們能夠與人,甚至與那些我們並不喜歡的人和睦相處,為各種社交提供了多重可能性,它是社會生活和公共生活的基礎。它的作用不僅是為了認識社會,更是為了尋求社會認同。若不戴面具,反而會影響人際關係以及生活品質。

有一個女孩,在長輩和老師面前,表現出文靜的一面,與他們交談時,很有禮貌,虛心聽取意見;與同學在一起時,則把自己的個性展現無遺。

當她開始工作時,為了在老闆和同事面前留下好印象,她非常勤奮,不僅完成份內工作,而且還幫助同事,任勞任怨,勤懇負責。平時她也刻意注意細節,穿戴整潔。老闆無意中說的話,她會記在心上,這讓老闆覺得她是個很細心又有耐心的人,連她最討厭的同事受到老闆表揚時,她也附和他人一起微笑祝賀。同事和老闆都對她留下了認真可信的好印象。

她在工作上遊刃有餘,與同事相處融洽,很快就得到了升遷的機會。

這個女孩表現出來的這些特質,不過是她人格特徵的一部分,而正是這張面具,讓她獲得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面具並不代表虛偽,它最大的功能,是讓別人看到妳想展現的一面,隱藏自己某種不便表露出來的情緒,讓妳與周圍的環境和諧相處。

我們在生活中會碰到各種處境,遇到各種人,既有陽光坦途,也有激流暗湧;既有正直磊落的君子,也有詭計多端的小人。在這種複雜的環境中,妳如果不留意說話的分寸或技巧,往往就容易自找麻煩,惹禍上身。

女人應該學會適應周圍環境,然後想辦法改善,若是無法改變大環境,也要學會保護自己。不要隨便亂說話,待人處事謹慎一點,儘量避開暗礁和險灘,讓自己處於進退自如的有利位置,掌握主動權,對自己會大有好處。

特別是很多職場女性,難免要參加一些與公司有關的社交活動,下班後,跟同事一起喝茶聊天,既有助於聯絡同事情誼,又能知道公司大小訊息;平時要積極參加公司的各種聚會,有必要時不妨與同事、上司打打「社交牌」。

但是,無論任何時候,妳都不要把自己的內心在別人面前展露無遺。人與人之間,只要有利益衝突,就很難有真正的友誼。如果妳輕易亮出底牌,表現真實性格、想法或情緒,甚至動了真感情,就有可能留下無窮隱憂。

當然,一個人如果過度沉溺在自己所扮演的某個角色裡,長期壓抑本性,就會一直處於一種緊張狀態,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感到很累。所以,我們要在適當時機,把面具卸下來,在親人和朋友面前,展示真實、放鬆的自我。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