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女神淪為敗犬,年近40的她感慨:只是想找個在台北市有房的男人,這樣的條件有很過分嗎?

撰文者徐佳馨
徐佳馨,現職為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畢業於世新大學廣電系、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學傳播卻因緣際會進入房產業,多年來在海納百川的房地產業裡看市場也看人生,擅長以淺顯方式解釋法規、政策與市場趨勢,除採訪與廣播、電視節目外,專欄散見聯合新聞網、YAHOO奇摩房地產、東網台灣、NOWNEWS、商周財富網等媒體,著有《房市專家教你買一間會賺錢的房子》、《30堂千萬房產課》。


女人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在這個時代,感情有時候不純粹是感情,過程中還多些盤算,偏偏盤算一多,正事總會受影響,小桃就是這樣。

「如果能在26歲遇到Mr. Right,交往兩年,28歲結婚,30歲生第一個寶寶,32歲生第二個寶寶,然後幸福快樂過一輩子,這樣就真的太完美了。」小桃從大學時就是在姊妹淘中這樣說的。

若從外表來看,小桃也是中人之姿,雖然沒有大眼高鼻,可165公分的身高,纖細又一頭長髮,化起妝來是頗有姿色,走在路上也算回頭率頗高的妹。也無怪從她大學開始,身邊有不少男孩追求,小桃家境還不錯,爸媽寵自己也挑,在學校的那幾年,她愛的是高帥,離開學校之後,她更期待高富帥,只是在眾人面前,不想被貼「拜金」標籤,說得那麼明白罷了。

「我沒有甚麼條件啊,就是工作穩定、個性好、比我高、順眼,這樣就好了。」小桃都跟朋友這樣說,和小桃熟的人都知道,就算有了上述條件,沒有一間在台北市房子的男生,是別想跟她繼續下去的。

所以,在大學畢業之後的那幾年,小桃在一間還算知名的大公司擔任行政,生活規律,依她的聰明才智,不用太努力就可以對公司有交代,所以她把大把時間用在積極尋找對象上。平日上班之餘,下班和周末假日就是和姊妹淘下午茶,或是積極認識新朋友。那些年和朋友聊近況時總繞著「A不錯,家庭單純收入穩定,家裡有間房子,但就是矮,不行;B挺好,長得高大斯文、個性也溫和,如果有房子的話,那就是他了,真可惜。」話題打轉,日子倒也舒心愜意。

就像是老天存心開她玩笑一樣,這幾年遇到的男生若是所有條件都有的,就鐵定沒房子;有房子的,總有著讓小桃挑剔的外表或是個性缺陷。就像「人生海海」裡面那幾句「有人愛著阮,偏偏阮愛的是別人,這情債怎樣計較輸贏」,在外人眼中,看似條件不錯,旁邊卻總是沒有人。

這一路走來,中間當然也有過幾個還不錯的男生,例如C君。符合小桃的條件,雖然名下沒房子,是個體貼上進的男生,很疼愛小桃,手邊也存一筆錢,身邊姊妹都覺得應該是這人吧,最後小桃還是敗給了「婚後不想付房貸」的心魔,和C君沒有結果。

青春的日子過得很快,耗著耗著,轉眼就過了她當年預定結婚的28歲,身邊依舊沒人,雖然很多人幫她介紹,隨著房價驚驚漲,她對男生外表要求稍微寬鬆,卻更堅持「有房子」這事情。

「要是婚後還要繳房貸,這樣很辛苦的,我也不希望嫁過去比現在生活水準差,這樣有很過分嗎?老天爺真的很奇怪,我開的條件又不高,怎麼遲遲都沒有對的人來?」小桃常常都會跟身邊人這樣抱怨。剛開始朋友還會搭腔,身邊有不錯的對象也願意幫忙介紹。時間一久,大家也知道她的毛病,深怕裡外不是人,許多機會就這樣默默錯過。

雖說時間花在什麼事情上,就會在什麼事情上有成就,偏偏在感情上好像不一定如此。小桃尋覓多年,終究是沒有得到她所期待的結果,到了將近40歲的年紀,婚姻場上永遠有更年輕更正的妞,她總算想通要「好好過自己的生活」,至少把時間放在可以掌握的事情上,其中之一就是工作。要命的是,這幾年對工作得過且過的心態,都直接反映在薪水和職位,等她回頭想要好好拚搏工作,一方面年紀大了力不從心,二方面同事和長官都認定她是打算找個金龜婿回歸家庭,在那個容錯最高的年紀沒有什麼代表作,眼看著和自己同期進入職場的朋友升官加薪,小桃也只有徒呼負負。

至於她生命中曾經出現的ABC君和其他人,因為還有些同行情誼,比較有消息的就是C君,輾轉聽說C君和同公司新進同事交往,以結婚為交往前提下,倆人感情進展迅速,婚後用積蓄在市郊買間房子,不久生了個女孩,一家三口過得甜蜜幸福,這也是後話了。

或許,小桃在夜闌人靜的時候會回想起這一路,很多事情如果能從「一起努力」的想法起個頭,過程也許辛苦,亦當然會犧牲些甚麼,但只要遇到對的人,一起攜手,或許,幸福並沒有那麼難。

有時候,太過於執著某些事,到最後會發現,除了剩下那些執著,也沒辦法留下些什麼。

延伸閱讀:我們逃離台北了!夫妻搬回台中:年薪少30萬卻買了兩間房,天天看小孩更是無價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