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利用每年的家族聚會與兒女討論身後事…死亡是人生必經之途,與其逃避不如趁早準備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她利用每年的家族聚會與兒女討論身後事…死亡是人生必經之途,與其逃避不如趁早準備

幾年前我就開始召集我那3個已經成家立業、並分別居住在3個不同國度的兒女和媳婦、女婿們,共同商討並慎重地告訴他們,最好趁死神辦尾牙摸彩還沒有抽到我之前,我想要開始實施家庭年度聚會(Family reunion)的計畫。利用一年一度10天的聚會和聯誼,把咱們過去在顛沛流離的單親歲月中,所流失的親情和幸福感,全部再一年一年地把它補追回來。

我活著的時候能辦幾次算幾次,我走了以後,希望他們也能繼續辦下去。我們已經連辦了4年,全家人的關係更緊密、感情更親密,彼此也更了解。

我不是刻意掃興,而是認為應該打破跟子女談論死亡的禁忌。因此,我每年總是會利用聚會的這一段期間,陸續傳遞出我對死亡的看法。譬如臨終時,我不希望因為他們對我的不捨,卻讓我變成得經常進出醫院加護病房且一絲不掛地扮演著被強制依賴著插管和機器的活死人。我最好能夠在熟悉的家中辭世…。

而且我也告訴他們,自己已經在台灣簽了放棄急救以及器官捐贈的意願書,而且我也會在遺囑中交代清楚。因為孩子們孝順,都希望我能夠活得久一點,所以一開始特別忌諱且排斥這些話題,並希望我不要老是談這些攸關死亡的議題。可是幾次下來,我發現我們之間已經漸漸有了些正面的認知與共識,而在心理上也開始正視他們的母親已經老了,而且離死亡會愈來愈近的事實。

因為死亡代表着永別,他們當然不希望也不願意,因為我是他們兄妹在世界上最大的精神支柱。若他們心理上毫無預警,或還沒有準備的前提下,有一天我突然永遠離開他們,對他們而言無疑是世界上最嚴重的災難。就因為我不希望如此,才用心良苦地提前開始這堂如何面對摯親死亡的課程。

而且如果人生過了70歲,還選擇逃避,緘口不言死亡問題,也未免太自私、太懦弱、太不負責任了。既然死亡是人生必經之途,也是躲不過的命運,所以我也會跟子女們分享,一些友人在面對死亡的態度。我認識一位美容化妝師圓圓,每次基金會有重大的活動,必須粉墨登場時,我總是會找她幫忙。包括拍攝全家沙龍照也由她一手包辦,孩子們都認識、也很喜歡她。

沒有想到這麼敬業、乖巧又長得漂亮的女孩,竟然40出頭就得到了卵巢癌。但她還是很樂觀地出來工作。每次我都會在她的化妝箱裡,偷偷地塞個紅包,給她加油打氣,鼓勵她絕對不要對生命放棄。

後來她的病情轉為嚴重,不能再出來工作,我還是會用手機鼓勵她。直到有一天我人在國外出差,我們辦公室的人打電話告訴我,圓圓她走了。有位男士受她之託,特別交代等她的後事全部辦理妥善,一定要記得來跟我道謝,感激我這20多年來對她的關照。

我記得她生前的一次聊天,我開玩笑地告訴她說,我將來要樹葬,而且要葬在我們「麻二甲之家」大門口的榕樹下。然後再放風聲說我死後不放心,晚上「先生嬤」(安置中心的孩子們對我的稱呼)還會經常來巡防。如此一來,就沒有壞人和小偷敢來找我們的麻煩。

害得她差點笑破肚皮。但她表示她想海葬,我說大海太冷了,妳既是化妝師、又長得像花般的漂亮,應該要選擇花葬。結果她真的埋葬在陽明山的花叢裡,永眠在芬芳中。對於達觀的人而言,死亡不過就是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地方,帶著微笑去休長假和睡長覺,而且再也沒有人世間的任何痛苦和煩惱。

今年我們的家庭聚會選在加拿大,由在地的女兒和女婿主辦。主要也是因為我年紀大了,已經無力再負荷長途的旅程,因此專程再飛來探望女兒一家的機會應該不多,也有可能是最後1次了。

因此女兒特別珍惜這一次我們相聚的時間。她們夫妻花了半年多的時間,利用工作之餘上網去搜尋資訊,才能以難得的好價格安排我們10幾口到加拿大的愛德華王子島PEI(Princes Edward Island)湖邊的別墅去渡假。

我們擺脫塵囂和世俗的一切,在草坪上和孫子們玩起老鷹抓小雞的遊戲,晚上和台灣媳婦及2位洋女婿打衛生麻將,這種天倫之樂千金也難買。

人的一生幾乎都是在跌跌撞撞和傷痕累累中,爬起來再破牆而出。因為沒有人能解開「前世」的因果,也沒有人知道真的有「來世」,所以我們要用開放的態度來善待「現世」的每一天。如果能做到今日生乃幸福,而今日死則圓滿矣,也許正是死亡對生命的意義所在。

人生既然沒有不散的宴席,那麼死亡對於我們更是無足輕重了。因為當我們存在的時候,死亡還沒有來;但等到死亡時,我們已經不存在了。出生到死亡也許需要很長的一段距離。生是一種動態的持續,而死卻是永遠的。因此我們要珍惜活著的每一天,而且要好好的活,因為我們會死亡很久很久…。

我們可以感知到死亡,可以為此做準備,我們應該為此感到安慰。我想我是一個有福氣的人,因為我有勇氣跟我的子女討論死亡,並隨時為自己的死亡做好準備。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