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命愈來愈長,孤獨老也快速成長…「村落運動」讓年長者互惠互助,繼續活出精采人生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壽命愈來愈長,孤獨老也快速成長…「村落運動」讓年長者互惠互助,繼續活出精采人生

導致全球性孤獨的一個現代趨勢,看起來似乎是個好消息:年老人口的人數來到史上新高,人們的壽命愈來愈長。有誰不想活久一點呢?不過,這個趨勢也可能帶來好壞參半的結果。壽命的延長會帶來健康上的挑戰,同時使我們失去一些東西。長壽的人不僅活得比伴侶、朋友和其他摰愛之人更久,甚至活得比自己的孩子還要久。許多人失去身體上的一些能力,還有許多人活在相對與世隔絕的狀態中。

安妮的丈夫在2年前過世。現在,她一個人住在普通的郊區住宅裡,那個房子是他們夫妻倆把3個兒子養大的地方。安妮已經88歲,但腿力仍然很好。她經常在自家附近的步道健走,而且出門都是自己開車。

她說,孩子還小的時候,家裡總是像被颱風掃過一樣,但她很喜歡那樣的生活。週末要忙著到鄰居家聚會,還要出席兒子參加的各種比賽。詹姆斯喜歡交朋友,安妮則積極參與社區的活動。接下來,他們升格當祖父母。兒子很照顧他們,而且都住在附近。此外,她和詹姆斯一直維持活躍、健康的生活,而且深愛彼此,這有助於她一直處於良好的狀況。他們夫妻倆都很喜歡兒子帶孫子回家玩。他們自己也有很多朋友。

然而,隨著年紀愈來愈大,許多朋友被癌症或心臟病擊倒,他們的社交網絡逐漸縮小。2012年,詹姆斯的健康開始出狀況,有一次跌倒之後,詹姆斯開始需要長期的照顧,而這些壓力也影響安妮的健康狀況。

最後,他們決定讓詹姆斯住進安養院,讓他得到全天候的照顧。安妮將近60年不曾獨居,需要一點時間適應。不過,她靠著照顧詹姆斯讓自己保持忙碌。她陪詹姆斯去醫院看診,大多數的日子都陪在他身邊。隨著時間的流逝,有更多老朋友離開人世。在安養院住了2年之後,詹姆斯也離開了人世。

雖然安妮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但詹姆斯的過世還是帶給她很大的衝擊。時間並沒有療癒安妮心中的傷痛。兒子們輪流回家幫忙整理家務和庭院。孫子此時都已經是青少年,他們在時間允許時也會來看安妮。然而,他們的生活被運動、和朋友出去玩,以及調適社會文化和科技的許多變化占滿了。對他們來說,要適應那些變化就像呼吸一樣輕鬆自然。

但對安妮而言,外界的變化愈來愈難以適應,因為年紀真的會改變一切。「這就好像一直以來,你積極預先做好規畫,」她說,「然後你突然不用做計畫了。」覺得自己被冷落了,想要跟上時代的步伐,又很困難。

安妮的頭腦還是很靈光,心境也很年輕,但她的低沉聲音隨著年紀變得沙啞。她最近被診斷出乳癌,體力開始衰退,無法像從前那樣做那麼多事情。她不知道自己獨立自主的生活能力還能維持多久。

「這種感覺有點令人失落。」她說。「哇,死亡一直都在,只不過在過去顯得似乎很遙遠。」一想到她必須獨自面對死亡,她開始覺得孤獨。

蘇菲.安德魯斯(Sophie Andrews)非常了解像安妮這樣的年長者。安德魯斯是「銀線」(Silver Line)的總裁,「銀線」是為英國年長者服務的電話客服中心,自2013年啟用以來,至今他們已經接了200萬通電話。「孤獨被汙名化得很厲害。」安德魯斯說:「對許多人來說,我們這裡是他們唯一可以找到傾訴對象的地方。」

但是「銀線」只能幫助打電話進來的人。許多年長者認為,請求協助就等於承認失敗,尤其是總是對自己的自立自強感到驕傲的人。當年長者擔心自己會被家人視為負擔,擔心要被迫接受新的居住狀況,他們不願意向外求援的情況往往會變得更嚴重。許多年長者因為害怕失去他們珍視的獨立性,而「選擇」默默忍受孤獨。

不過,另一群人卻透過年長人口的增長,找到社會優勢。這個觀念是由一群住在波士頓的年長者在1999年想出來的:假如我們一同組成一個支持系統,互相扶持,會怎麼樣?

這就是「村落運動」(Village Movement)的起點。現在,村落運動已經在美國遍地開花,涵蓋超過350個由當地年長者組成的非營利組織。

住在燈塔山(Beacon Hill)的創立者們知道一件事:他們不想從家裡搬到養老院去住。於是他們組成一個會員制社群「燈塔山村落」(Beacon Hill Village),社群的使命是協助彼此「主導自己的生活,創造自己的未來,活出精采的人生」。他們以村落為單位,找幫手來解決他們日常生活中的挑戰,包括開車送他們去看醫生、到賣場買日用品,以及整理打掃家裡。會員也會互相推薦值得信賴的專業人員,像是水管工和理財顧問。最重要的部分是,他們定期聚會,一起從事大家都有興趣的活動,包括工作坊、音樂會和志工活動。

「燈塔山村落」啟發了全美國數百個其他的村落,包括「舊金山村落」。「舊金山村落」的執行長凱特.霍克(Kate Hoepke)告訴我,他們開的課程使會員不僅彼此連結,也能融入周遭的城市律動,「會員可以尋求和給予協助。互惠意味著你們要互相依賴,一同在地老化(age in place)。這種集體需求是促成舊金山村落的社交連結的動力。」

71歲的茱蒂.雅各(Judy Jacobs)加入舊金山村落已經好幾年了。她發現,最有價值的課程,是那些幫助會員學習如何說出自己的故事的課程,不論是透過寫作、藝術創作,或是說故事。「人們想要說出自己的故事。」她說。「我想,我們所有人都想要知道,我們在這個世界上還是很重要,我們觸及了彼此的人生。」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