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2天只能1人出門、小病打針要在醫院等12小時…電話專訪第2大疫區,封城後的黃岡市青年

撰文者商周財富網編輯室
商周財富網編輯室為讀者嚴選包括國際財經、全球股市、致富者成功心法以及與上班族生活理財的內容。
獨家》2天只能1人出門、小病打針要在醫院等12小時…電話專訪第2大疫區,封城後的黃岡市青年

黃岡市,這個距離武漢市車程僅1個多小時,人口將近630萬人的城市,是這次武漢新型肺炎的重災區。根據黃岡市衛生健康委員會資料,截自2020年2月3日,黃岡市累計病例為1,246例,僅次於疫情爆發地武漢市的5,142例,是全中國第2大的疫區。

透過新聞報導,多數人對於武漢市封城已然不陌生。同為疫情高度密集區的黃岡市,同樣也陷入了宛如戒嚴般的狀態。距離黃岡市對外道路封閉,已經11天。周圍的縣城鄉道,除了官方管制外,部分道路也被居民以障礙物截斷。原本熱鬧籌備的農曆年,也在全城自主隔離中,黯淡了下來。

「商周財富網」團隊跨海電訪在武漢工作、居住的在地人小宇(化名),從農曆年前至今近1個月,出門次數不過3次。在家隔離的他,目前靠著過年前囤積的存糧維持生活…

除了醫院、超市
路上一片死寂

「城早封了!」接通電話,還沒等我噓寒問暖,小宇馬上回了這句話。


黃岡市的疫情,比我想得嚴重得多。還記得2019年12月初,小宇還半開玩笑地跟我說沒事,疫情已經被控制住了。沒想到1個月不到,形勢急轉直下,演變成全球草木皆兵的局面。

黃岡市中心的超市門口,原先車水馬龍。現用鐵柵欄圈起了排隊隊伍,除此之外路上幾無行人。
圖片放大

糧食沒問題,我接著想到的即是:醫療物資足夠嗎?

「基本上普通口罩還是能買到的,但要醫療用的那種,那肯定是沒有了…(醫院)看病的人特別多,聽說有人光是去醫院掛上號,就排了6~7個小時。然後接著打針,又再排了6~7個小時。」字裡行間,也透露出他的不可思議。


形同戒嚴
從社區開始管制進出

除了封閉對外聯絡道路,市政府對疫情的控制更深入社區。2020年2月1日,黃岡市「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發布緊急命令,要求市區範圍內每戶家庭每2天僅可指派1名家庭成員採購物資。除了因生病就醫、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在超商和藥店上班外,均不得任意外出。


「小區(編按:台灣慣稱社區)門口有人會嚴格把關、登記,肯定出不去的!現在就靠家裡過年買的菜支撐,也盡量不出門,很怕出什麼事。」這一命令,讓原本車行不多的市區,更顯空寂。


「我記得是大年30吧(2020年1月24日),市政府就把聯外的高速禁行了。我們現在就是輪流上班,不出門上班就在家遠端工作。私家車基本上都不讓走了,出行只能走路或騎自行車。我家算近的,騎到公司40分鐘左右能到。那些住得遠得、動不了的,就不知道怎麼樣了…」沒了大眾運輸,甚至連動力交通工具都無法使用,令人難以想像土地面積是台北市約64倍大的城市,居民該怎麼維生。


成立隔離醫院
外省醫生自願組醫療團

醫療資源的不足,除了體現在口罩、醫用防護服稀缺外,也對醫院收治患者的容量,造成龐大壓力。


「有些以前是老年醫院的,現在都改成專門收治患者的醫院。但很多供電容量都不夠,所以得緊急再拉電。其實醫生也不夠用,所以有些外省的醫生組成自願醫療團,專門到黃岡來加入輪調。」


「因為醫療資源不足,有的地方也演變成衝突…有些患者沒地方治療,就跑到街上逐個敲門,然後故意拿掉口罩…現在就希望14天隔離期過了(距離發布禁止出門的緊急命令),會好一點。少了些接觸,應該疫情就會慢慢減少吧…」


講到語塞處,通話也變成了尷尬的寂靜。說多了都是無奈,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


「我也不知道會拖多久,目前通知是2月14日開始恢復正常上班,但你知道的…現在情況也拿不準。」掛斷電話前,小宇緩緩地說道。

新投運的大別山醫療中心,用作隔離醫院,有1,000個病床
圖片放大

結論》

有人說這場瘟疫是一面照妖鏡,照出社會的不足、人性的缺陷,還有部分官僚腐化。病毒並不會挑選人感染,它放大的,只是潛藏在我們周圍的問題罷了。身在一海之隔的台灣,除了懷著罪惡感地慶幸,自身環境尚未陷入如此境地。也只能默默祈禱疫情能夠早日走出陰霾,回歸社會常態。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