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了個園丁整理花圃,又請許多人來監督...經費亂花糟蹋底層,路上真有凍死骨!

撰文者止凡
土生土長香港人,草根出身,普通打工仔,並非金融財經界人士,閒時在個人網誌分享有關價值投資及財務自由相關知識,不談投資貼士,不追逐市場,網誌瀏覽量數以百萬計。曾舉辦投資工作坊,接受多個媒體邀請作訪問、講座等,現為財經雜誌專欄作家,出版多本財經著作,包括《取之有道》、《積財有技》、《財商有價》、《財富未來》。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請了個園丁整理花圃,又請許多人來監督...經費亂花糟蹋底層,路上真有凍死骨!

先分享一個故事,話說有家公司需要管理一個花園,順理成章就要請一位花王(編按:園丁)回來打理,平日清雜草,淋水之餘,每年每季需要換時花,總之就要把這花園處理得妥當。

請了花王回來,公司高層開會,擔心這位花王沒有好好履行合約,沒有把工作做妥,於是決定請一位管工(編按:工頭、也是指監督工人的人)回來,專門監督這位花王,確保他完成所需工作。花王每次開工與完工,都需要管工核准,亦需要填很多表格,聲明每一個工作步驟都妥善完成,亦需要管工加簽。

由於公司非常注重安全,所以除了管工外,還要請一位安全主任,以免花王有任何工傷令公司被政府控告。花王因此多做很多手續,開工前要做熱身操,也要每天填表聲明自己清楚明白公司安全守則等。

有花王、有管工、有安全主任,誰來管他們呢?於是高層開會後決定請一位經理回來,專門負責這個花園的合約。合約由他設計,公開招標也好,請內部員工也好,合約期多長多短,薪金多少,由經理處理。

經理研究過合約與市場專業界別,認為可以把花王的工種細分,例如當中清潔部分可以由另一位專門負責清潔的工人來完成。採購花也不想經花王的手,改由一位專門負責採購的員工來處理。因此,除了花王,又多請了清潔工與採購人員回來。

經濟不好了,高層又開會,希望各部門能開源節流,最好能自負盈虧。高層聖旨,負責公園管理的經理立即想一些賺錢方法,但不太可能,唯有想一些減省成本的方法。經理與公司會計師商量,決定要裁員,而這個團隊入面,衡量過各人的成本效益,學歷、經驗、資格等,最後決定把花王開除...。

這故事是否很荒謬?很反智?有時我們的社會越成熟,出來的結果都相當荒謬。近期一連串新聞令我不太舒服,有感而發。

先說尖沙咀鋁窗事件,美麗華酒店墮鋁窗擊斃內地女遊客,警方立即拘捕負責抹窗的清潔工。記得以前有朋友提過,做業主的,盡可能買家居全保(編按:居家保險),並非怕自己間屋的損失,而是保障業主在損害第三方時所承擔的責任,例如自己單位爆水喉(編按:水管爆裂)引致大廈浸壞電梯、跌窗落街傷人等,一出事可能賠好多。

這事件發生後,竟然沒有拘捕業主,而是拘捕清潔工,不是協助調查,而是拘捕,實在想不通。

另一則新聞,政府把長者綜援(編按: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資格申請年齡由60歲提升至65歲,其後官員的經典回應包括:

「若有120歲命,60歲只是中年人」
「我年過60,每天都工作十多小時」

我希望沒有斷章取義,始終報章轉載有時有此情況。為推政策,需要提出此等涼薄的說話嗎?

政府又不缺錢,想了又想,此政策是否替庫房省掉很多錢呢?但原來現有申請者並不受影響,估計只是千多人(編按:幾千人)受影響。千多人,每人每月三兩千,一個月五百萬,一年六千萬,這對政府算什麼呢?這個數目,相對多個千億工程,於某年把某項目管好一點都省回來了。

還有,64歲身兼多份散工的男子疑過勞死在尖東公園長椅,隨身帶氈隨時「瞓街」(編按:睡在街頭),這是否年過60而每天工作十多小時的典範呢?我想像不到工作至過勞死,工作至有家歸不得是什麼情況,我還以為是國家任務,任重而道遠,原來只是於香港為了生活。

再有政府派4,000元的處理出現大混亂,包括不能網上填表、交表,要公公婆婆排隊取表格,硬要印出一二百萬份表格出來,但數量仍是不夠。填表時,更要提交住址證明,令部分人為難,又要郵寄回去。結果引來全城鬧爆之後,才急急優化。

其實此政策於上年已經提出了,準備了一年時間,何解出來的處理與市民期望差這麼多,是否政府太過「離地」(編按:不知民間疾苦)?

那一邊廂,醫療資源短缺,而當局並不是增加人手、資源,而是搵(編按:找)藝人和名人拍打氣短片,惹來不滿,今天更有報導指當局曾到公營醫院舉辦魚蛋燒賣「打氣小食會」,被指局方高層做法、思維「離地」。

其實有用過急症室服務的,都知道發生什麼事。普通症要入急症室,叫白車送進去,至少六小時才完成治療。這是非流感高峰期的數字。富人有得選擇,去山頂、法國、養和(編按:指日本),但窮人可能要與醫護人員一起看看打氣短片了。

近日最眼紅紅的新聞是一位81歲老伯勒斃癱瘓妻的案件審訊,原來老伯覺得自己妻子年長,怕自己早一日會先行,就會無人照顧太太,所以才先把太太勒死。犯案後本想自殺,但他希望社會知道他們有多慘,所以欲以自身遭遇向社會控訴。

此案揭示這對夫妻的困境以及政府對長者照顧和支援的不足,老伯說:「要有多點叻人(編按:聰明人)帶我們這些蠢人行。最緊要幫我們這些蠢窮人,多點選擇,多點路走,就少好多悲劇。」

這時期,除了以上新聞,當中還夾雜了不少名人、高官、大機構的官非。這個告了,那個差不多的又不告。這個找了獨立法律意見,那個差不多的又不用找。這個僭建(編按:法律未批准的建案工程)又決定告,那個又可以不告,令我們一眾法律白痴都摸不著頭腦。然而,其實這些高官有錢人的法律遊戲,或者鬥權、鬥勢的遊戲,自己玩個夠吧。低下層無意圖、能力、機心去玩,而且生活得好慘,他們只求溫飽,願望相當卑微,讓一條生路給人家走吧。

好似文章開首的故事中,出事的總是「花王」,做最基本而實在幹活的人,這就是「成熟」的香港。我們可以做的事不多,若能於追求財務自由,甚至成為社會賢達之同時,能取之有道,照顧低下層,已見佛相。施比受更有福,不是故意談佛禪,但這是替自己及家人積福的好方法,一定會報。

本文獲「取之有道」授權轉載,原文:總是向「花王」開刀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