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癌末,全家生計由他一肩扛起...26歲長男悲嘆:有限的薪水,害我背上「不孝」罵名

MR JAMIE 愛長照
About
撰文者愛長照服務平台

愛長照提供最實用的長照資源補助、養生保健、疾病知識、心情支持等彙整。我們是與照顧者站在一起的專業團隊,有「銀髮照顧」的相關疑問,歡迎來「愛長照」了解更多!

網站:http://www.ilong-termcare.com/
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8525carehelper/?fref=ts

賠錢 沮喪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放大

聽過的故事裡,這一段讓我最為掛心。

Kevin(化名)的母親長年患有思覺失調症(DSM-IV舊稱「精神分裂症」,2014年DSM-V更名為「思覺失調症」),長期以來情緒行為失控、生活無法自理,長久以來都依賴父親的包容和照顧,才讓三個孩子得以在學業與工作上打拚。

一直都是家中支柱的父親,近來因身體不適就醫,才檢查出,竟是惡性腫瘤末期。緊接著照顧雙親的責任、醫療支出……家中重擔,一夕間移轉到碩士畢業、進入企業工作的長子-Kevin身上。

接連而來的,是一連串令人措手不及的問題:

爸爸癌末醫療要做到什麼程度?最壞的打算下,要放棄急救嗎?

那媽媽該怎麼照顧?要將媽媽送往療養院嗎?或是日間病房?輪流照顧?看護照顧?費用怎麼分擔?媽媽的意思和大家不同時,又該怎麼辦?

家中親戚極少來往,能商討的只有出嫁的大妹,還有年紀尚輕,靠打工自付學費的小妹。Kevin皺著眉說:「每次討論都沒有結論,為這些事情不知道爭吵了幾次。」

家人間沒有共識、意見不合而爭吵,是許多需要長期照護的家庭中熟悉的景象。隨著時間流逝,爭吵的問題可能一點進展也沒有,病人的病程卻持續不斷地演進。

「小妹跟我同一國,我們都希望媽媽至少能到日間病房接受照顧。大妹跟媽媽同一國,希望媽媽能在家裡,但大妹也不是天天能來照顧媽媽的人。

爸爸的事情更是,我也希望給爸爸更好的醫療,薪水就這麼有限,能做的好少。每次看見爸爸受折磨的模樣,就覺得不忍心再看他受苦,是不是真的要放手?

我只是這樣說,兩個妹妹就聯合起來罵我不孝。這些事媽媽又都作不了主。」

家人的情感聯結被疾病衍生來的照顧決定給分割了。

可以預期,他將要扛起的不是只有照顧的責任,還有困境中做出決定的心理壓力與罪咎感。尤有甚者,其他家人在哀傷中,將對主要照顧者,予以嚴厲的指責、不孝的控訴。許多時候哀傷太龐大,讓家族中持相反意見的成員,無意識地找一頭代罪羔羊來投射他們的情緒。

長照家庭中的代罪羔羊,許多時候都是病人的主要照顧者,那個跳出來、掙扎著做出決定的人,得承受其他家族成員的情緒投射,包括:對親人罹病的哀傷、無法給出更多的無奈、對老天的憤怒等情緒。

長子,26歲。這樣的年紀,這樣的重量,要他承擔。重嗎?

關乎醫療、關乎生命,沒有不重的。

這樣的重量,在家中能不能一起被分擔?或是,在家中發生時,我們仍將無可避免地陷入紛爭?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