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冠軍經理人—諾曼.波斯瑪

做價值投資 要能忍受「不舒服」

做價值投資 要能忍受「不舒服」

從事價值投資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加入坦伯頓集團22年的富蘭克林坦伯頓成長基金經理人諾曼‧波斯瑪(Norman Boersma)說:「尋找、等待股票價格跌到(相對於其價值)非常、非常便宜的折扣出現時。」因此,做價值型投資「必須是個有耐心、有紀律的人!」

波斯瑪在2011年、基金表現落後指數時上任,負責管理資產規模高達183億美元(約合新台幣5,490億元)的富蘭克林坦伯頓成長基金(他目前所操盤的另一檔基金—富蘭克林坦伯頓世界基金,還榮獲2014年「晨星最佳基金獎(台灣)」與「Smart智富台灣基金獎」全球股票型基金得主的肯定)。當時,英國知名基金評論機構Citywire曾以〈波斯瑪的耐心會有回報嗎?〉為文,質疑這檔基金因為堅持價值投資造成績效大幅落後大盤。

然而,3年的時間過去,歐美市場大幅翻揚肯定了波斯瑪的堅持。今年1月底,這位連在國外都鮮少受訪的坦伯頓全球股票團隊投資長,接受了《Smart智富》月刊的獨家專訪,暢談他22年的價值型投資心得。以下為專訪紀要: 

《Smart智富》月刊問(以下簡稱「問」):你在這家公司工作22年,接掌這檔基金3年,整個職業生涯都在做價值投資,有什麼感想?

波斯瑪答(以下簡稱「答」):我認為要做價值投資, 在個性上, 須要有容忍「不舒服」的能力(predisposed to be uncomfortable)。做跟市場大多數人相反的事情,你必須要有能力感到很自在,即使你不是「羊群」的一員。從行為學的角度來看,如果你從小就是一個喜歡跟著人群走、喜歡做風雲人物的人,可能就無法當一個好的價值投資者,因為我們必須要能夠後退一步,做出跟大多數人不一樣的抉擇。這是我的一個觀察。另一方面,你也須是個有耐心、有紀律的人。

:你2011年接手坦伯頓成長基金經理人以來,有改變投資流程嗎?

:投資內容會有改變,但是,這檔基金的投資流程存在已經很久了、經歷許多景氣循環,而且在多數循環能夠表現得不錯。之所以如此,正是因為我們有一個一致的流程和紀律。因此,對我來說,改變這些(流程)是沒有益處的(counterproductive)!

:不過,2008年至2011年時基金績效曾落後大盤,如果基金投資流程和投資邏輯是對的,為什麼會落後大盤?

:你知道,我們是價值型投資人。價值投資的精髓,是「趁市場有極大不確定性時進場,然後等待不確定性淡去」。大部分時候,這些不確定性是在個股層面。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