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律師工作不幹,跑去日本藥妝店打工...一個台灣女孩在唐吉訶德看到的日本黑暗面

撰文者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理財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圖片:Kii
圖片放大

在唐吉訶德求生的日子

能有機會能在這樣複雜的體系中,得到這些深刻的工作經驗我還是覺得很感恩,一輩子也都會肯定自己曾經從谷底裡爬起來。

進入阪大當研究生之後,並不代表我可以停止打工,相反的我還是要為研究生的學費操心。日本是個很公平的國家,它提供很好的學習環境,相對的要付出的代價(學費)也很高。因此,在拿到目標的獎學金之前,我還是要同時在讀書與打工間掙扎。為了取得兩者間的平衡,時間變得非常可貴,不僅要妥善做好時間管理,高報酬率的工作也是節省打工時間很重要的關鍵。這段時期的我,早已經把跟上課時間重疊的麵包店工作辭掉,除了麵店工作外,還必須要再找到一個時薪更高的工作。因此,我就進到了唐吉訶德。

唐吉訶德是大阪很著名的量販店,幾乎每個來過大阪旅遊的人都會知道,它有點像是discountshop,給人的印象就是商品都很低價,種類也非常齊全。但就像是大雜燴一樣,從家電到彩妝品、食品、甚至是情趣用品,真的是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但這間店是全日本規模最大的量販店,隨著日本開放外國人免稅後,身為免稅店的唐吉訶德更就變得更為知名。

第一次到這裡面試時,我的日文口說程度還不夠好,要到這樣全部都是日本人的環境應徵工作,其實心裡非常沒有把握,但因為開的職缺是化妝品區的補貨人員,想像是不需要使用太多的日文,應該是目前的我還能負荷的工作。還記得那是位光頭店長,在面試的時候看了看我的履歷,發現我過去在澳洲曾經有過打工度假的經驗,就顯得對我很有興趣。

他請了一位將來應該是我主管的人來一起面試,那位主管只問了些很簡單的問題,就讓我回去等消息。結果第一天上班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跟其他一起第一天上班的人,領到了不一樣衣服。在唐吉訶德工作的員工,都有一套黃黑相間的POLO衫制服,但我領到的卻是一件白襯衫,還有一件黑色的背心。我問負責人事的人,制服是不是拿錯了,他說我的工作內容就是要穿這樣的衣服。

後來才知道這間店有一層樓比較不同,六樓是專門賣精品的地方,有手錶、包包、首飾,勞力士、LV甚至是愛馬仕,都可以在這裡找到。在六樓工作的部門叫做「對面」,因為主要的工作內容是跟客人面對面,直接販賣商品,所以服裝比較正式,有點接近專櫃小姐。聽說要到六樓來的普遍都要會兩種以上的語言,然後長相也不能太差。本來我應徵的是二樓化妝品區的工作,但在面試之後,決定把我放在六樓。

這樣的決定,似乎是沒經過六樓主管的同意。第一次到六樓報到時,兩位主管都沒聽說有新人要來,加上我當時一口說不清楚的日文,根本無法正常溝通。主管馬上跑去跟店長確認,一位資深的前輩跟我說,下次上班應該要去別的部門了。後來主管不知道跟上面的人怎麼討論,最後我還是留了下來。就這樣驚險的開場,拉開我接下來長達半年小媳婦日子的序幕。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來的自信跟臉皮會繼續留下來,基本上六樓主管從開始到很長的一段日子是不怎麼搭理我的。當時「對面」裡有中國人還有泰國人,每一個人的日文都非常好,日本人方面除了主管和一位很高傲的阿姨之外,剩下一起打工的人其實都還蠻不錯的,也可能是因為都還年輕,對外國人也有點好奇,尤其從第一次上班就遇到的増井,還有跟我只差一個月進來的向井。

還記得第一次上班時,頂著一頭捲捲頭的増井,在下班時站在了我旁邊。當時我對於在工作上沒辦法幫上什麼忙覺得懊惱,問他為什麼店長要把我分來六樓呢,大概是因為我待過澳洲覺得我會說英文吧!他聽到了我的自問自答,才知道原來我會說英文啊,從此以後遇到跟我溝通不良的情況時,他就會用英文跟我溝通。而向井是在増井的介紹下進來六樓的,兩個人是英語專門學校的同班同學,英文都說的非常好,増井甚至去瑞典留學過一年。向井則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不是一般傳統感覺的日本女性,而是非常洋化的那種,很成熟,甚至帶點冰山美人的感覺。

  • 分享:
left btn
right btn